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喜欢文学由来已久


□ 秦景棉

  喜欢什么,就去干什么,那绝对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一位朋友喜欢逛商店,称购物是享受。同样的事情换成我,就等于受罪,远不如坐在家里看看书、敲敲字,或去听听文学讲座来精神儿。

  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读书、敲字、听课,就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项主要内容。现代文学馆、北京东图等地,都设有文学讲座。这对于从小“营养不良”的我来说,无疑是丰盛的精神大餐,岂有不摄取之理。王蒙、迟子建的课,由于座无虚席,我是蹲在台下的小马扎上,仰着头听的,两个多钟头保持一个姿势,腰酸了,腿麻了,脖子僵硬了,浑身上下窝巴得难受,但心里头舒坦。

  在一日日手捧文学佳作赏读中,在一次次聆听名家讲课中,我获得了知识,汲取了营养。和文学这个梦中情人相依的日子里,心情是愉悦的,情怀是温润的。心灵变得更加纯洁,精神变得更见爽朗。的确,文学像心灵的鸡汤,有着良好的滋补作用。

  1987年,我从山西调回北京,就像刘姥姥走进大观园。得知东图有文学讲课,立刻报了名。下班后,顾不得吃晚饭,骑上自行车,直奔讲课地点。刘绍棠、王愿坚等人的课,听得入迷。上学的时候,缺了这一口,一旦有机会,绝不愿意放过。

  记得1996年的冬天,有一次去文化宫听课,雪下得很大,马路上铺了厚厚一层。这种情况下骑自行车,相当吃力。刚出家门口,没骑几步远,连人带车摔在了马路上。爬起来,推着车子踩着积雪奔跑,速度太慢,唯恐迟到。再次骑上去,俯下身体用力蹬,车轱辘拐进硬邦邦的车辙里,一打滑,又摔倒了。含着眼泪爬起来,又战战兢兢骑上去。雪下得更紧了,马路上的积雪在一层层加厚。我变成了雪人,膝盖摔疼了,胳膊肘戳破了,嘴里冒着哈气,眉毛结了冰,后脊背却汗津津的。到了课堂,听老师解读名著,谈文学创作,简直就是精神上的舞蹈。我陶醉其中,路上的艰辛以及其他烦恼,统统抛到了脑后。

  追忆起来,我对文学的喜爱是由来已久的。我喜爱文学,是从喜欢语文课开始的。时常纳闷,我们儿时的课本里,为什么没有唐诗宋词,没有名家的散文、小说。当时背诵的小学课本,至今记忆犹新。比如“春风吹,春风吹,吹绿了柳树,吹红了桃花,吹来了燕子,吹醒了青蛙,吹得小雨轻轻下,大家都来种葵花,大家都来种蓖麻”。再比如“树老根多,人老话多,莫嫌我老汉说话哆嗦。你钱大气粗腰杆壮,又有骡马又有羊,入社好像吃了亏,穷人沾了你的光。手拍胸脯想一想,难道人心喂了狼?老汉心里有本账,提起账来话儿长……”这些课文,显然无法同高雅优美的唐诗宋词相比,但当时能读到的文字,也就是语文课本。我高声背诵这些顺口溜的时候,依然乐在其中。

  我用学到的有限文字,递交第一篇作文的时候,就得到了老师的赏识。小学、高小、初中高中,十多年下来,几乎每一篇作文都被老师当成范文,在课堂上朗读,讲评。一次又一次的鼓励,激发了我对语文课的浓厚兴趣,厌烦数学的我,到了语文课堂上,精神大振,过节似的,心里洒满了阳光和喜悦。

  高中毕业后,从华北大平原,去了一个拥有六万多名职工的保密军工厂。深奥难学的自动化仪表专业,迫使我不敢有丝毫的分心,我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掌握专业知识上。这个时候,文学暂时藏在了心底。在技术上能够独当一面后,尤其当上师傅带了徒弟,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对文学的喜爱复燃了,偶尔看到一本文学杂志,眼前一亮,如同见到了梦中情人,心里暖暖的,柔柔的,一片玫瑰色彩。

  那日,走进工作室,换上拖鞋,将桌上一台需要校对的电子电位差计通上电,利用预热的时间,赶紧拿出那本杂志,贪婪地读起来。看罢梁晓声的短篇小说《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感慨颇多,就在那天,我第一次萌生了也想写点什么的冲动。

  身处山沟,消息闭塞,加之上班后,一头扎进摆满精密仪器仪表的工作室,一呆就是半天’,不动窝儿,孤陋寡闻。也曾把自己写的东西给报刊寄去,但多数都被退回来了。那个时候,没有文学爱好者切磋,更没有文学老师请教,只能四六不懂地写,一次次虔诚地将稿子寄出去。

  终于,我的第一篇文章在山西日报发表了。这期间,多篇散文、小小说被总厂厂报采用。厂党委书记从报刊上读到我的文章,派我参加总部首次举办的文学笔会。在那里,遇上一位老师,他来自省城太原,脑瓜子上缀满头衔,在文学爱好者眼中,高不可攀,充满神秘感。他看了所有作者递交的稿子,单独把我叫去,指着鄙人那篇拙文鼓励道:写得不错嘛。

  不久,厂里接到通知,让我到赵树理文学院进修学习三个月。井底之蛙走出了山沟,才知道外面的天空有多大,学员中高手云集。我突然感到,自己读书太少,文学功底太薄,也许根本没有资格喜爱文学。晚上,独自坐在宿舍里,如饥似渴地翻阅借来的书,恨不能多长出几双眼睛。面对众多好书,只恨心急眼慢。

  调到北京后,如同饥饿的孩子不会挑食一样,在业余时间里,抓住什么读什么。对文学讲座也格外喜欢,下班后,顾不得吃晚饭也要去听文学讲座,大雪天也不肯耽误一节课。我时常感叹,人人都认识的那些个汉字,经过大师的组合、编织,就变成一篇篇一部部魅力四射的文学作品。手捧老师推荐的佳作,静静地阅读,在文字中畅游,和文学耳鬓厮磨,是一种无法言表的享受。

分享:
 
更多关于“喜欢文学由来已久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