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村官


□ 许建国

  ●许建国

  一

  “青石板,板石青,青石板上钉钢钉,一颗一颗亮晶晶……”儿时的夜空是青石做的,水洗过一般明净,钉着颗颗晶莹的钢钉。

  青石板上钉钢钉,那是多难啊。宋定山这样想着,手里的锤子砸下去,钉头一歪,指头破了。水泥墙上钉钢钉不比青石板容易,他“唉哟”一声,拽过手指,搁嘴里吮一下,任殷红的血液“啪嗒”“啪嗒”滴到地上,一锤一锤,坚持把墙上的牌匾钉牢。

  如愿当选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以后,宋定山就着手布置自己的办公室。房子是财政专款建的,有专家设计的图纸比照,盖得典雅别致。深蓝色琉璃瓦顶,纯白色立面,浅黄色廊柱,十分清爽。门檐伸出,两柱分列,各挂着一块牌子,右边是红字,上书“柿坡村党支部”,左边是黑字,写着“柿坡村民委员会”,显出庄重。自己盖房子的时候就没个图纸,只能把城里的高楼大厦缩小,弄个火柴盒儿住下。

  办公室早已粉刷好了,买来栗色桌椅,配上联想电脑,就有了生气。尽管没有接上网线,只能翻翻纸牌,挖挖地雷,那也无关紧要,电脑本身就是个多功能游戏机嘛。侧面还有一个书柜,空荡荡的不好看,就托人在县新华书店买来几套书籍,二十四史、文学名著一类,还有那个《中国大百科全书》,贵得吓人,竟然要八千块钱。这年头,越是没人买的东西就越贵。宋定山没敢拆开封装薄膜,肚里就那二两墨水,哪里看得懂呢?再说,村里也没有这笔添置家当的钱,都是自己掏的腰包,任期一到就把它搬回家去。

  最费思量的是身后一面墙壁,白花花光溜溜的,没一点儿气势。国家领导人会见外宾,背景就挺丰富的,要么是万里长城蜿蜒伸向远方,要么是国色天香的牡丹争奇斗艳。县长也行,把全县最高的山峰搬来,云山雾海间,一座高峰巍然耸立,不看县长,只看高峰,就叫人油然生出敬意。村里的山中不溜秋的,拍下来肯定不好看。弄个啥好呢?思来想去没个准儿,宋定山只好找来矮三谋划。

  矮三先前当过民办教师,书教得还有些味道,就是时间紧巴,收入也紧巴,顾不了家。妻子三番五次地唠叨,矮三一气之下就丢了粉笔头,专心专意地扛锄头。

  矮三爬上沙发,窝在比自己的身子还高的靠背里,摇头晃脑地说:“大领导就不说了,单说你这样的村官儿,以及跟你同级别的企业老板们,多是在身后悬一横幅:大智若愚、难得糊涂、知足常乐、宁静致远一类,别人嚼得稀烂的词句,挂那儿有啥意思?或者,苏东坡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毛主席的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这些词句好是好,可不一定跟自己的身份、地位、喜好相匹配呀。宋书记,依我说——”矮三卖个关子,不吭声了。

  宋定山一把捞起矮三,故意恶牙狞腮地说:“我的官儿当滋润了,这少得了你娃子的好处?莫跟我装模作样的,说,挂个啥好?”

  矮三蹲在沙发上,拱起双手:“最贴近柿坡村的实际,最符合你的身份,最能让老百姓接受的,莫过于一句话……”

  宋定山凑近矮三,盯着他的嘴,听他一字一板地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柿子。”

  宋定山咂摸一遍,回过味儿来:“矮三你娃子好不厚道!我看你神神道道的,这以为能鼓捣出啥了不起的东西。不过是《徐九经升官记》里的老话,把红薯改成柿子罢了,三岁的娃子都知道。莫说稀烂,简直是面糊糊儿。不行,不行……”

  矮三拽过宋定山的胳膊,分辩道:“老瓶装新酒,旧曲赋新词,更有说服力和影响力。《东方红》不是陕北民调吗,填上新词,照样唱出了老百姓的心声。《辣妹子》是湖南小曲,赋予时代节奏,同样红遍了大江南北。”

  宋定山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算了,这事儿就交给你。找刘光义写好,裱了给我送来。”

  宋定山跳下椅子,仰头端详着牌匾: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柿子。没有搬来成堆的柿子,倒比一堆柿子更有分量。压在肩上,叫人不敢马虎呢。矮子到底是离心近。

  宋定山正在心里赞许矮三的才华时,背后一个人一把抱住他,吼道:“我看你今儿往哪儿跑?”宋定山扭头一看,是菊子,还没来得及脱身,菊子又咋呼道:“山子,你娃子拎灰桶的时候怪实诚的,说带哪个就带哪个。当了芝麻大点儿的官儿,就飘起来了。竞选那会儿说的水都点得着灯,要带领村民脱贫致富,让大伙儿过上幸福生活啊:要贴心解决邻里纠纷,让乡亲们过上安稳日子啊。现在呢,油都点不着灯。你说,连个边界都解决不了,你当的啥书记?”

  宋定山被箍得有些喘不过气儿,喊:“血,血……”菊子吼道:“大老爷儿们又不来月经,哪儿来的那东西?”低头看时,血已经糊上了裤腿。她松了宋定山,跳开来。宋定山丢过一块钱,命令道:“到卫生室里给我买两个创可贴来。”菊子快怏地拾起了钱。

  宋定山包好手指,端坐到老板椅上,望着菊子说:“菊子,我再提醒你一遍,山子不是随便喊的。你们选我当了这村官,镇委还发了文件,你就得规规矩矩喊我宋书记。这不只是对我宋定山的尊重,而且是对村支部、村委会的尊重,对基层政权的尊重,对一级组织的尊重。你这样目无党的领导,是要吃亏的。”见菊子低了头,宋定山缓一下口气,接着说,“人与人之间也应该相互尊重,我在中建三局武汉建安公司广厦项目部第三施工队带班的时候,手下四十多个人都恭恭敬敬地喊我宋总,公司里正儿八经的总经理也不是直接喊宋定山,而是亲切地叫我宋老板……”

分享:
 
更多关于“村官”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