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与现实(中篇)



  五点三十分。她下了办公室,预备回家休息。要走十分钟路,进一个城,经过两条弯弯曲曲的小街,方能回到住处。进城以前得上一个小小山坡,凭高远眺,可望见五里外几个绿色山头,南方特有的楠木林使山头胖圆圆的,如一座一座大坟。近身全是一片田圃,种了各样菜蔬,正有老妇人弓腰在畦町间工作。她若有所思,在城墙边站了一会儿。其时天上白云和乌云相问处有空隙正在慢慢扩大。天底一碧常青,异常温静。傍公路那一列热带树林,树身高而长,在微风中摇曳生姿,树叶子被雨洗过后,绿浪翻银,俨然如敷上一层绿银粉。入眼风物清佳,一切如诗如画。她有点疲倦,有点渴。心境不大好。和这种素朴自然对面,好像心中撞触着了什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与她一同行走的一个双辫儿女孩子说:
  “大姐,天气多好!时间还早,我们又不是充军,忙个什么?这时不用回家,到公路近边坟堆子上坐坐去。到那里看看天上的云,要落雨了,再回家去不迟。风景好,应当学雅人做做诗!”
  “做诗要诗人!我可是个俗人。是无章句无韵节的散文。还是回家喝点水好些,口渴得很!”
  双辫儿不让她走,故意说笑话,“你这个人本身就像一首诗,不必选字押韵,也完完整整。还是同我去好!那里有几座坟,地势高高的,到坟头坐坐,吹吹风,使人心里爽快,比喝水强多了。倒真像□□先生说的,也是一种教育!”
  “像一首诗终不是诗!”她想起另外一件事,另外一种属于灵魂或情感的教育,就说,“什么人的坟?”
  双辫儿说:“不知道什么人的坟。”又说,“这世界古怪,老在变,明天要变成一个什么样子,就只有天知道!这些百年前的人究竟好运气,死了有孝子贤孙,花一大笔钱来请阴阳先生看风水,找到好地方就请工匠来堆凿石头保坟。我们这辈子人,既不曾孝顺老的,也不能望小的孝顺,将来死后,恐怕连一个小小土堆子都占不上!”
  “你死后要土堆子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处!有个土堆子做坟,不太偏僻,好让后来人同我们一样坐到上面谈天说地,死了也不太寂寞!”因为话说得极可笑,双辫儿话说完后便哈哈笑将起来。她年纪还只二十一岁,环境身世都很好,从不知寂寞为何物。只不过喜欢读《红楼梦》,有些想象愿望,便不知不觉与书中人差不多罢了。“坟”与“生命”的意义,事实她都不大明白,也不需明白的。
  “人人都有一座坟,都需要一座坟?”她可想得远一点,深一点,轻轻吁了一口气。她已经二十六岁。她说的意义双辫儿不会懂得,自己却明明白白。她明白自己那座坟将埋葬些什么;一种不可言说的“过去”,一点生存的疲倦,一个梦,一些儿怨和恨,一星一米理想或幻想……但这时节实在并不是思索这些问题的时节。
  她愿意及早回家,向同伴说,“我不要到别人坟头上去,那没意思。我得回去喝点水,口渴极了。”
  双辫儿知道她急于回去另外还有理由,住处说不定正有个大学生,等待她已半点钟。就笑着说,“你去休息休息。到处都有诗。我可还得跑一跑路!”恰好远处有个人招呼,于是匆匆走去了。留下她一人站在城墙边,对天上云影发了一会儿痴。她心中有点扰乱,与往常不大相同。好像有两种力量在生命中争持,“过去”或“当前”,“古典”和“现代”,“自然”与“活人”,正在她情感上相互对峙,她处身其间,不知如何是好。
  恰在此时有几个年青女子出城,样子都健康而快乐,从她身边走过时,其中之一看了她又看,走过身边还回头来望着她。她不大好意思,低下了头。只听那人向另一同伴说,“那不是口口,怎么会到四川来?前年看她在北平南海划船,神气多美!”话听得十分清楚,心中实在很高兴,却皱了皱眉毛。她轻轻的说,“什么美不美,不过是一篇散文罢了。”路沟边有一丛小小蓝花,高原地坟头上特有的产物,在过去某一时,曾与她生命有过一种稀奇的联合。她记起这种“过去”,摘了一小束花孥在手上。其时城边树丛中正有一只郭公鸟啼唤,声音低郁而闷人。雨季未来以前,城外荒地上遍地开的报春花,朵朵那么蓝,那么小巧完美孤芳自赏似的自开自落。却有个好事人,每天采来,把它聚成一小簇,当成她生命的装饰。数数日子,不知不觉已过了三个月。这些人事好像除了在当事者以(“以”似为“心”,可能因形似而误排一辑校者按)上还保留下一种印象,便已别无剩余!她因此把那一束小蓝花捏得紧紧的,放在胸膛前贴着好—会儿。“过去的,都让它成为过去!”那么想着,且追想着先前一时说的散文和诗的意义,便进了城。
  郭公鸟还在啼唤,像逗引人思索些不必要无结果的问题。她觉得好笑,偏不去想什么。俨然一切已成定局,过去如此,当前如此,未来还将如此。人应放聪明与达观一点,都不值得执着。城里同样有一个小小斜坡,沿大路种了些杂树木,经过半月的落雨,枝叶如沐如洗,分外绿得动人。路旁芦谷苦蒿都已高过人头。满目是生命的长成。老冬青树正在开花,香气辛而浓。她走得很慢,什么都不想,只觉得奇异,郭公鸟叫的声音,为什么与月前一天雨后情形完全一样。过去的似乎尚未完全成为过去;这自然很好,她或许正需要从过去搜寻一点东西。一点属于纯诗的东西,方能得到生存的意义。这种愿望很明显与当前疲倦大有关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2009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