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多嘴屋



  《霸王别姬》——人性中的悲凉
  
  我们喜欢看别人的文章,喜欢听别人的歌,喜欢别人家讲的故事,因为在这个故事中或多或少就发生在自己身上。
  饮食男女,谈论的,最多的还是爱情。爱情是手中那朵永远不会凋零的花。是梦幻中的彼得·潘,他会带着你,走向最神奇的梦想之旅。只有爱情是那尘世中不会被污染的雪域高原,是直指灵魂的乌托邦。
  看过李碧华的文章,内容不似别的小说描写的那般引人入胜,甚至在看后,心里会觉得压抑,会有种透不过气的窒息。无论是笔下的男男,还是男女,都会让你忍不住的问:为什么会这样的结局?让你有无法理解的冲动,这种冲动感在三番几次后的阅读中,慢慢会释然。本身的爱情,是双方的你情我愿,只是对于某一个人来说,付出的,还是多一些。然后造就了这般的爱,这般的凄苦。似迷途中的,无法达到彼此的对岸的孤灯。苦,是必然的,苦中带甜的滋味,自己也是知道的。
  《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生死桥》中的丹丹,结局都不怎么好,甚至在一些玄幻的文章中所透露出的那种压抑感如《青蛇》中的青蛇,《逆插桃花》中的那位男子,《月媚阁的饺子》。《青蛾》等等,中间透露的是一种人性的悲凉。
  这些文章或多或少都看过一点,自我觉得最好的是她的《霸王别姬》。“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是这部小说的评论,也是整个文章的开头,一语点破玄机。
  或许是先入为主吧。以前电影里放过这部片子,记忆中的影片总是有着昏黄的光线,五彩斑斓的脸谱,还有那一出场让人们忍俊不禁的葛优。谁都无法释怀哥哥在中间的精彩演出,那细腻的表演,那慎密的心思,和那种不能释放的感情,成就了程蝶衣,也成就了哥哥——张国荣。
  张国荣,蝶衣,真是入戏极深,在戏内,他陷入虞姬,在戏外,他陷入蝶衣,一生一世也无法抽身,在这个尘世中,凡人堆里,他被世人的目光,折磨得遍体鳞伤。“蝶衣啊,蝶衣,你是不风魔不成活,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段小楼的这句台词可算是对陈蝶衣的概括,也一语道破了张国荣的艺术生命。是的,他扮演的名旦程蝶衣,仍然是虞姬在实际生活中的替身,程蝶表对段小楼的失望实则是对一种艺术精神的苛求。把主人公的双重性格塑造得淋漓尽致,一招一式都颇显匠心。尤其他的眼神,在不同的对象面前简直能变换温度;面对段小楼无法掩饰住内心如火的仰慕,而和菊仙交锋时又冷若冰霜,更多的情况下则处于惶惑与矛盾中,深不可测……
  《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是一位追求完美的理想主义者,分辨不清人生是戏抑或戏是人生,甚至可以说,他的灵魂已经被虞姬的精神主宰着了,他在幻觉中把舞台无限地延伸了。
  其实,他——段小楼一直都是知道的,知道他的心思的。最后,他终于明白了,只是,在明白的背后,他的背影是如此的悲凉和凄婉。这就是那个时代的悲哀么,没有什么是永恒的,人......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幽默经典》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幽默经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