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郭尔罗斯:低语与守望(组诗)


□ 徐赋

徐赋

敖包得根

敖包得根,小小的村庄

一直住着我的第一声啼哭

一直住着我的乳牙,住着祖先的骨头

泥土之上的,是我记忆的草木葱茏

总是春暖,总是花开

老榆树的枯枝,悄然挤出一点一点的绿

阳光宽敞,玛尼杆扯起了禄马风旗

萨满的颂词站在哪里

都有回音。鸟呜正好挂在上面

暖烘烘的炊烟,接住

所有纷至沓来的日子,从不声张

满是稻谷气息的手,一层层

剥落,薄如蚕翼的月光

而我必须收起,内心的一切忽闪

其实,我一直都在,不曾远离

只允许,留下一种声响

洁白的马蹄,携着清浅的河水

奔跑在,开着五色花的草原

亮出,宛若刀锋的长调

古龙驿

古龙驿,明清遗落的一枚坚果

收藏着太多的流放,流放

沙子一样,野草一样的流放

在蒙古长调中,流水般

一页一页翻过

在转折和迂回之后

失宠的达官,墨客,骚人

背负铁一样冷硬的荣辱

丢下四书五经,咽下吟诵的诗句

用泥草垒起四不漏的家

左手点起灯火,劈材,喂马

右手开荒,捕鱼,种田,养鸡

马蹄声,注定要迎风响起

把那荒凉的月越磨越亮,渐渐温暖

今夜,我借古驿的一隅

饮两三杯陈年老酒,月光缓慢后退

潮湿的气息弥漫开来

是时候了,马嚼夜草声再次响起

借着最后一丝光亮,我看见

一只鹰从天上,俯冲下来

在那一瞬间,风吹痛了骨头

开出了花

古驿道

古驿道上,那漫长的裂痕

残留着大清王朝的影子

在郭尔罗斯草原上低语或聆听

八百里快骑踩出的这根线

与历史相互对视,杳无尽头

串连起三百年的遗韵

烟与火,离与合。生生不息

是的,这里的天空如此高远

那滞重而激烈的马蹄声

比风更硬,比风更满

一次次漫过山粱,蹚过江河

起伏着涌向秋天的平坦

站在古驿道上,这久违的荒凉

成为我柔软的一部分

我是愿意迟缓和敬畏的

而野花,流水,荒草,羊群

对我的去向,一无所知

我在空旷中转过身来,一缕炊烟

在滑落的夕光中,扶摇直上

风吹草低

浩荡的郭尔罗斯

有那么多的草,连着天

追着水跑,凝聚起来的力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Tags:罗斯 郭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