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评曹禧修《中国现代文学形式批评理论与实践》


□ 左怀建

  《中国现代文学形式批评理论与实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5月初版)是青年学者曹禧修的第一本学术著作。著者围绕形式批评的相关课题孜孜矻矻,不断探索,走过十多年艰辛的研究路程,自然也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
  众所周知,近百年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始终存在重文学的思想文化意义分析,而轻文学的审美研究、形式诗学研究的倾向。新时期以来,一些学者将西方形式理论如苏俄形式主义、英美新批评、法国结构主义及其叙述学、语义学、符号学等运用于现代文学研究,以弥补过去研究中的不足,确也取得了一定成果,但总的看,这种研究又矫枉过正,难免另一偏颇,即漠视中国现代文学产生的具体语境和现代文学本身的特性,任意套取西方这些诗学理论对现代文学进行强制性分析、阐释,也同样使现代文学远离它自身。这种机械照搬西方形式理论的批评、研究将现代文学当成演练西方形式诗学理论的演练场了,无意中流露出西方中心意识。该著正是从这里开始提出自己的问题,并进行较圆满的解决。
  论著从黑格尔、日而蒙斯基,马克·肖勒等人那里取得理论支援,重申以下观点:就内形式上讲,“真正的艺术作品都必然是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结合”。“内容之为内容即由于它包括有成熟的形式在内”,形式之为形式即在于它“包括有成熟的内容在内”,“形式即内容,内容即形式,形式与内容是有机完整的统一体。”(论著第88—89页)由此出发,论著反对文学批评中的内容决定论。认为内容决定论范式使文学等同于社会学、政治学、文化学、哲学、历史学、宗教学、心理学等,而独没有“文”学,文学本体性被遮蔽。也不赞成对文学进行纯粹语义学、符号学、叙事学等范式的形式主义分析,认为这种形式主义分析“把文学研究等同于自然科学的研究”,漠视文学表达的模糊性、可变质(恰是文学灵性之所在),同样不是文学研究的通途。论著解放思想,放开视野,立足现代,反观古典,决定“走出已有理论范式的边界”。
  曹禧修和他的博士导师、博士同学共同讨论得出的“从形式分析进入意义”的新的研究思路和方法包括两个基本点:(一)坚持内容与形式两不偏废。认为“在文学研究中,发现文本的形式特征是必要的,却又是远远不够的,只有把它们与作者特定的表达意图、语境及读者对象相联系起来考察,才能进一步显示它们的诗学意义”(论著第90页)。“对文本内容的分析始终是从形式的把握人手达到理解和发现意义的目的。”须“始终把内形式的分析作为文学活动思维的逻辑起点和对象”(论著第91页)。(二)坚持“有机综合的分析视点”,体现“有机统一的理念”,最大限度地包含文学的“张力结构”所带来的文学表达的不确定性,“其真正的目的是守护文学的灵性”(论著第91页)。从而打通以往文学外部研究与内部研究的隔阂,彰显因这两种研究范式的不健全而被遮蔽的文学的诗学意义。
  论著的形式批评实践主要以鲁迅小说和巴金小说《寒夜》等为个案进行。
  论著指出,要想更准确、深切地把握鲁迅小说的艺术世界,探摸鲁迅小说诗学的具体魅力,运用小说修辞学的知识、理论和技巧无疑是新的路径。而且这种修辞学知识、理论和技巧的运用不能仅仅保持在以往对鲁迅小说叙述话语、叙述视角(叙述人称)、叙述顺序、叙述声音、叙述腔调的对比、揣摩和研究上,还须更进一层,从鲁迅小说“叙述结构”破冰。著作从“读者”这一“鲁迅诗学研究关键词”出发,认为正是鲁迅的“读者意识”决定了其小说的叙述结构。众所周知,鲁迅本是一个有强烈自我意识的作家,他对物质、庸众的排斥与对精神、个性的张扬代表着一个时代共同的审美情绪。但是鲁迅从来不是一个主张“为艺术而艺术”的人,其文学活动一开始就有明确目的,即启发民众。但是鲁迅又从来没有停留在对民众的这种启发上。其实,在对民众进行启发的同时,他先对自己的启蒙进行了质疑。一方面,自我和民族历史的沉疴使鲁迅对自己的努力能否达到预想的结果表示怀疑,另一方面,现代主义背景下,鲁迅深感到人与人心灵之难以通约。在此基础上,鲁迅提出自己的生命哲学:“向绝望抗战”。因为鲁迅清醒地窥破:希望之于虚妄,正如绝望相同,然而,绝望之于虚妄,也正与希望相同。鲁迅代表着现代知识者的深沉思虑、坚强意志和奋勇姿态。如此,鲁迅的创作就始终徘徊、矛盾于“书写自我”与“顾念读者”(发声、启蒙与怀疑、停止自己所开展的发声和启蒙)之间,由此决定其小说叙述结构必是多元化的,多层次的。论著将鲁迅《阿Q正传》、《狂人日记》、《示众》、《伤逝》等小说的叙事结构归纳为序文结构、情智结构、反比结构、封套结构、象征结构、铁屋子结构、否定之否定结构等。其中最具有理论建树意义和启发性的是对“情智结构”和。否定之否定结构”的诗学分析。情结构针对普通读者设计,它主要通过语言文字言说,主要内容是“呐喊、助威和启蒙”,智结构则针对智性读者而设计,它主要通过结构言说,其主要职事是“探讨国民性”。两种结构统一在一个文本里,由此造成鲁迅小说所呈现的社会意义和美学意义的表与里、显与隐,双方相互支持又相互消解。鲁迅小说的先锋性和复调特征也由此而来。如《狂人日记》,从情结构上讲,彰显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均是吃人的历史,并大声劝转吃人的人不要再吃人了,因为将来是容不得吃人的人活在世上的,体现出五四历史进化信念,但是从智结构言,作品又传达出对五四觉醒者的质疑及对历史能够改变的不坚信。二者之间的张力结构,使作品的意义空间得到极大扩展。所谓“否定之否定结构”,即“对否定者进行否定”的结构设置,这种结构使鲁迅小说中人物灵魂、精神世界得到多层面、多视点的透视,作品的思想意义和美学意义也由此得到丰富和深化。如著作正是从把握《伤逝》的“复否定结构”为突破口,分析作品不同的结构层面对应人物(包括隐含作者、叙述者、主人公)不同的话语意义,重点结穴在对主人公涓生灵魂的审判,得出结论:“伤逝”即“对伤逝者的伤逝”,涓生是一个“逃避忏悔的忏悔者”,从而完成对一代知识分子精神模式和生命状况的深度表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评曹禧修《中国现代文学形式批评理论与实践》”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