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娘家的点点滴滴


□ 朱敏敏

娘家,一个永远充满着温馨的词;娘家,一个永远充满着回忆的词;娘家,一个永远让女儿充满愧疚的词……哪怕再过几十年,娘家的点点滴滴还是令女儿回肠荡气……

娘家的路

娘家的路起了个耐人寻味的名字——天钥桥路。
懂事时,和小伙伴们北起徐家汇,南至中山南路,把个天钥桥路来回走了两圈,怎么也找不到一座桥。最后见通向徐家汇的起点有点坡度,就一致“考证”为就是这“桥”。于是隔几天就来这里一次,幻想突然冒出个仙童,领我们进一回汉白玉雕成的天堂看看。父亲知道了,笑着对我们说:“这里原来的确有座桥,只是座小木桥,搁在臭水浜上,两人一走上去,木桥就‘咯吱、咯吱’晃个不停。”
幻景一下子破灭了,我们几个伤心了好一阵子。
那时候,这条窄窄的石子路上没有汽车,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力车、自行车在这里穿行,偶尔,也有几辆三轮车打这儿经过。沿街都是些又小又矮的平房,最高的就是娘家三层楼高的启明新村,最大的大概要数徐家宅院,那是个很大的本地院落,里面住着最早搬到徐家汇的徐氏后裔。他家有个石白,过年时,母亲总带着我拿了些糯米去那里舂粉。徐家很客气,从不收费,见我们母女俩身单力薄的,就叫了孙儿帮忙踩石臼,母亲就让我在一旁用条小棍轻轻地拢粉,我特别喜欢干这活,挺好玩的。
不过,那时候,最感兴趣的是领着弟弟去家对面的第四女中看传说中的嬷嬷。这一带许多人家都信仰天主教,家中有供台,徐家汇还有个教堂,可是看惯了都不如想像中的嬷嬷神秘。于是,我们常常躲在第四女中的门外,睁大着眼睛,静静地候着嬷嬷,一等就是几小时。可是,每次只见到放学后叽叽喳喳蜂拥而出的女孩子,从来也没见到嬷嬷。于是,讲的人又说嬷嬷晚上出来,晚上,我们是断然不敢出门的,我家后面不远就有守着牛棚的大狼狗,奶牛棚后面是农田,农田的深处是墓地,徐阁老的墓也安在那里,晚上风声乍起,树叶瑟瑟作响,我们就吓得靠紧外婆不敢吱声,哪里还敢出门看嬷嬷呢?
后来,先是南端迁了墓地、奶牛棚,渐渐地农田越变越少了。突然,有一年农田上盖起了几幢四层楼房,楼房底层开了几家商店。母亲非常兴奋,带着我们去参观了一回。我们不满足,瞒着母亲去买了几颗泡泡糖,一路吹着泡泡跳跳蹦蹦回到了家。
北端变化大些,有了文化宫、小商店、旅馆、徐闵线起点站。逢到夏季的夜晚,我们悄悄地溜进文化宫,女孩子追萤火虫,男孩子捉蟋蟀,倒也挺有趣的。
路也开始变了,先是石子路变成了柏油路,接着,柏油路拓宽。文革后,我去了农场。三年后,我背着行李调回了上海,突然,一辆56路公共汽车由南而北驶来,我傻了眼,伫立在路旁,静静地候着第二辆、第三辆。回到家,还没开门,邻居们看见我从农场回来,不说别的,一个个兴奋地对我说:“看见吗?我们这儿通车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