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当一年村支书


□ 闫春林

  当村支书其实是一件十分意外的事情。

  在村里,我应该算得上是一个追求上进的青年,每天农余时间除了看书就是胡乱写作,偶尔在地、县报刊上发表一篇小文章,邮递员给送来三两块钱的稿费单,让人们觉得新鲜开眼,与众不同,都认为这孩子是块好料,将来一定有出息。

  1997年,村里发展年轻党员,人们都说应该发展我,所以,我就入党了。在村里入党倒也简单,写个申请填个志愿,报到乡党委就是预备党员,半年后自动转为正式党员,没有严格的审查,没有庄严的宣誓,平平淡淡。那一年,我25岁。

  入党一年后,我进了领导班子,也就是村“两委”(支委、村委)领导班子,但人们不习惯叫支委、村委,仍然沿用1980年代“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前的称呼,叫“大队”,直到现在。

  我担任的职务是宣传委员、民兵连长、大队公安员。其实都是虚挂的。自从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大队的干部就不多了,不像以前书记、副书记,主任、副主任,这个委员那个委员,大队部弄一大堆干部。小队还有队长、副队长,组长、副组长等等。责任制以后就是三个人成立一个村支部,一个书记,一个主任,一个委员,有能兼职会计的兼上,不能兼再配个会计,最多四个人。其实其他三个人也都是个配角,什么事大都还是书记一个人说了算。一年的工作是春季挖造林树坑,秋季栽树、修路,年底收提留款(年底收提留款是一项最硬性的任务)。

  1990年代,种地人最怕的就是年底交提留款,当村干部的最怕的也是年底收提留款。但怕交也得交,怕收也得收。其实是时代造就的社会原因,可不少村民不理解村干部,觉得村干部一年到头啥事不干,就知道一天要钱,种地人苦巴巴种一年地哪里有钱交?村干部也知道有些村民确实是没钱,但种地交钱现行政策,你不交钱难道叫村干部给你贴啊?双方都有难处,又都有道理,有时候言来语去说着说着就吵起来了,甚至也有打起来的时候。所以,那时农村的干群关系很是紧张,谁当村干部谁是坏人,立马就成了全村人的对立面了。

  1998年我当了一年村书记。

  年底,乡党委书记张会宇来村里稳定村领导班子,组织全村党员搞投票选举,意思是走个形式让原任村支书继续当选。原任支书是我姨夫,跟张书记的关系很好。不知是张书记的工作没做到位,还是原任村支书再难得人心?选举结果一出来,张书记闹了个大傻眼,原任村支书闹了个大傻眼,我也闹了个大傻眼。不曾想,原任的四个村干部除了我其他三个一个也没被选上。得票最多的竟然是我,其次是新人周义庆、胡长青。

  张书记真的傻了,但又不能过于显得失去姿态和领导风度,他表情有些不太自然地说:投票结果有些出乎意料啊,这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在成长啊。那好,既然大家选出来了,那下一届大洼沟的村支书就是闫春林了。说完,会议不欢而散。张会字没有和我说话,也没有和我做什么交待,好像我和这次选举并没有什么关系,看也没看我一眼,他悻悻然跟着原任村支书就走了,去原任村支书家吃饭去了。

  我感觉自己有些尴尬和难堪,张书记让我在大洼沟人面前失了面子,张书记这种态度倒让我回到现实中来,既然我得票最高,说明大家支持我咧!这个村支书我干了!我要挑起这副担子!

  第二天,我就主动跟我姨夫要过“大洼沟村党支部”的公章,并召开了大洼沟村第一次村干部会议。我担任村支部书记,周义庆是代理村主任(候选),胡长青是支委委员,我们谁也不会做会计,我提议让我的好友陈金明当会计并兼职村团支书。周、胡表示同意。

  于是,大洼沟新的一届、共有四人组成的村级领导班子,在选举后的第二天便宣告成立了。

  新官上任一把火

  新一届大洼沟村的“大队干部”在全体村民心中总得有一个新样子,有一套新的做法。我们四人开会,最后决定:一、我们四个村干部一律免去职务补助。按常规每年每个干部的职务补助是400元。今年我们不要了,义务当村干部,不领一分钱补助,可为全村减少提留款1600元。二、坚决拒绝乡里摊派的一切不合理费用的收缴项目,减轻村民负担。三、乡里来了下乡干部大队不再开支招待,一律到村民家里吃派饭。四、坚决做好今年春节期间的合理用电及合理收电费工作,杜绝往年春节期间乱“偷电”的现象。

  随后,召开了全体村民大会,我向大家宣布了以上决定。村民们一听果然欢呼雀跃,赞不绝口。

  我上任不久,春节就到了,我们决心先从治理过年期间偷电的事情人手,争取打第一个漂亮仗。

  村里接通电还在1970年代,各家没有其他家电,撑死也就是一两个十五瓦的灯泡,所以没有安装电表,每月月底按总表走字儿摊到各家各户的灯泡上,一个灯泡也就是几毛钱,谁也不觉得多。大包干以后,人们开始富裕了,不少人家就买了录音机、电视机,更多家都买了烧火用的吹风机,各家各户的用电量不同,再摊派就不公平了,也没法摊派。所以,用电量大的家就安装了电表。安了电表就出现了新的问题——偷电。特别是春节这几天,大洼沟的人们有个习惯,大年三十、初一晚上每家每户的院子里必须临时装一只100瓦的大灯泡,从傍晚一直着到第二天天亮,这一夜,全村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可就费了电了。本来是有电表的家按实际走字儿掏电费,然后再从大队总表字数中减去各户电表走字儿的度数,把余下的摊派到没电表家的各个灯泡上,这才是公道的。

分享:
 
更多关于“我当一年村支书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