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命运


□ 于立极

  此刻,我的身体伴随地铁飞驶的节律摇晃着,在旅途的倦顿中关闭了亮着的思维,只留下一根灯绳。对了,就是这种久违的感觉呀,半梦半醒的恍惚中,你可以超越尘世的规则,跟大自然许许多多东西做匪夷所思的交流。比如现在我的眼里,地铁就是有生命的,我能如此清晰地感受到。你听,它在歌唱!以在城市地下隧道里穿行的方式演奏乐曲,轻敲耳膜的音符单调却充满哲理,迅疾把你从一个时空带往下一个时空,那种穿越黑暗飞逝的感觉,让你无限憧憬,又在其中生出没法把握的惆怅。
  “我到地儿了,再见了您!”被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惊醒,灯绳拽下,我的思维重被点亮,双目搜寻到了一位六十上下的男人,在与朋友告别。一瞥之下我失望了,不是他,也不可能是他呀!每次到北京出差,听到操浑厚嗓音说北京话的男性,我总会不自觉地转头注目,宛如一个瞬间通电的机器人。尽管我明白,死去的人不会回来,但我就是忍不住!原因很简单,我最崇敬的已故恩师唐健竹就是北京人,上课总是一口流利的北京话,把你说成“您”,把地方说成“地儿”。他学识渊博,讲课深入浅出,堂堂都能让同学们听呆了!以至十多年后,同学聚会的时候总会有人怀念地说:听唐教授的课真是人生的一大享受呀!我没有到站,却神差鬼使跟随那个男人出了地铁,正是前门。这时入夜,夜空上一轮圆满的皓月,静静地悬挂着,把整个城市铺陈成一个白银世界。那种别样的圆满让人突然记得,今天是八月十五呀!这个日子对我来说非同寻常。
  沉思中那个男人不见了,似乎完成了一种冥冥的指引。我穿过地下通道,信步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每次来北京都要到这里看看的,我把这里看成祖国的心脏。也许你猜得出来,做出这种比喻的人大约来自医学界,是的,我在医科大学工作。旅途中曾有人问我,你们医生的内心是否很坚硬很冷漠?也许医生见惯了太多的生生死死,眼睛里有些过分冷静了。想想吧,医生面对死神不能镇定以对,和病人家属一样哭哭啼啼,如何拿得起手术刀?但医生也是人,职业后面掩盖的可能是更深沉的情感,并在某个快乐或痛苦的时刻完全显露出来。
  呵呵,你说你看得出来,我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当然,如果你愿意,我把这个故事讲给你听。
  我们的医科大学有四家附属医院,员工大都具备医生和教师双重身份。出诊之余,我担任解剖学讲授课程。每当我给新生们上第一堂解剖课的时候,总是眼睛潮湿。我会难以抑住双手的颤抖,恭敬地把一个头骨端放在讲台上,然后深深鞠上一躬,打开CD机,在贝多芬雄浑的《命运》交响曲中讲述一个生命的故事……
  也许你想到了,这个头骨,便是已故去的唐健竹教授的头骨。
  我是从一个海滨小镇考入医科大学的,唐教授担任我们解剖学课程的讲授。那时市场经济刚刚起步,大学里相对纯净一些。在同学们眼里,唐教授渊博精深的学识和正直谦和的人格是我们的偶像。时间长了我们渐渐了解到,唐教授独身一人,妻子前几年过世,没有续娶。同学们常去他家,作为他最得意的门生,我更是经常泡在他那里,偶尔帮他做家务。更多的时候,唐教授什么也不让我做,而是让我坐下来闲谈或一起欣赏音乐。他拥有当时少见的CD机,对自幼家贫却喜欢音乐的我有着莫大的吸引。
  十年前的那个八月十五,在我的记忆中仍然清晰如昨。接受唐教授同过中秋节的邀请,从没想到它在我以后的生命中有多么重要。我来到他家门前时,夜空已是恬静如水,月光滤网一般铺过来,将人的心过滤得清清静静。我敲门进门,坐在教授家客厅的沙发里,面前是丰盛的节日菜肴。师生举杯,其乐融融。食物会让人很快乐,对吗?我当时是很快乐的。就在我以为这就是节日全部的时候,唐教授起身打开CD机,把一张折射七彩的碟片轻放上去,为我放了一张唱片。音乐奏响时,我愣住了:多么美妙的音乐呀——我被牢牢吸引住,继而酒酣似地陶醉了。好像觉得那金属般闪亮的音乐就在我心灵深处起源,在浑身血管中和血液一起流淌,难忘的往事、悲欢离合、宠辱得失……从我眼前一一闪过,我时而懦弱恐惧,时而又勇敢坚强,我的浑身渐渐积蓄起无坚不摧的力量……渐渐我的双眸湿润了,在夕阳的抚慰下两行热泪抑制不住飞流而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