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双城记


□ 陈蔚文

双城记
陈蔚文

  陈蔚文 七十年代中期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供职媒体,现居上海。在《大家》《天涯》《钟山》等刊发表小说及散文若干,作品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出版散文及随笔集《随纸航行》《情感素材》等。
  
  北海
  
  让我想想,十八,或是十九岁那年,我第一次出门远行,去了广西南端的北海,为什么去这样一个遥远的地方?也许因朋友说,那有个银滩,沙滩上皆是银白的沙,我想像阳光下闪亮的一片海滩,把第一次远行的目地的定在那儿。
  真远哪,那会儿没直达火车,要先坐车到一个小站再转火车,下了火车继续坐长途车。出发时,妈哭了,我从车窗后见她在那向我张望掉泪,我没哭,我感到很羞愧,小时回浙江老家呆一个暑假我也哭得泣不成声,为什么长大了心肠竟这样硬起来。况且,是去这样一个远地方,况且妈妈都哭了,我只觉像逃学成功孩子一样,按捺不住雀跃。向来严格的父母为何会同意我去那么远的地方,现在想来都觉不可思议,大抵我当时执意到孤注一掷,对了,想起来,那阵子,家里亲戚,尤其几个舅舅轮流做我工作,他们列举了许多女孩出去学坏的实例给我听,苦口婆心——曾写过篇小说《胭脂北投》,取材于此:
  小舅严峻地分析了“外面世界”的混乱动荡,物欲流淌人与人之间赤裸的金钱关系及残酷竞争等等,尤其女孩,到了那种繁华都市等同于跳进了火坑,想不学坏都难了!当然,那种经得住考验,能成气候的女孩也不是没有,但那种女孩的定力意志决非胭脂能比,人家那是咬牙做好了不成功则成仁准备的!
  胭脂抱定了决心走,也不与小舅争,只说,经历是最宝贵的财富,呆不下去我回来不就得了,我哪里会跟自己过不去呢?
  小舅的表情就有几分沉痛,说,回来?怕到那时你就回不来了!去了外头的女孩哪个还想回来?!还回得来?
  胭脂有些想笑,她觉得小舅把出去的女孩都说得跟进了旧时怡红院一样。难道那繁华些的沿海城市都是长三堂子不成?胭脂其实也知道,母亲和小舅反复游说她,主要不是怕她吃苦,就怕她跟坏了男人,弄出什么不清不楚的牵扯。唉,谁说女儿是妈的小棉袄,没结婚的女儿分明是妈心里一颗小炸弹!
  胭脂最后就差对着党旗宣誓了:我一定洁身自好,对金钱诱惑与不轨男人保持高度警惕,保证出污泥而不染!
  小舅走时,一脸的无奈痛心,像眼睁睁看着外甥女往火炕跳而他无力援手。胭脂觉得小舅一定想,自己就是存心去自甘堕落的!
  胭脂心里其实不无茫然。她不知道等待她的会是什么,命运是否真会有个转机?她就是想出去透口气,想赶紧丢了单位这块索然无味的鸡肋。她读到句话:你的生活是过了一万天,还是一天的生活重复了一万次?她觉得这个问题问得直指人心,问得她心里发紧。二十六岁了,是女人不尴不尬的年龄,她要趁着三十没来快逃,从L城向北,去到一个有无限可能的城市。那城市是立体的五光十色的,每日都在制造故事与传奇。她不想像她的女同学那样被家务被老公的晚餐孩子的尿布缠着,大染缸就大染缸吧,人又不是荷花真能一尘不染。

  临上火车,胭脂母亲眼睛红红的,像胭脂此去捐躯殉国一般。
  胭脂说,要不,妈,你学人家岳飞的妈,在我背上刺“洁身自好”四字吧,现在纹身挺时兴……
  到达时深夜。穿过一条街,夜宵摊林立,记忆中至今弥漫颠勺的熊熊火光,炉上煲着海鲜粥,海浪腥气与葱姜味在半空横冲直撞,它没能引发食欲,只是提醒我:这的确是个陌生的南部城市!才四月初,空气中有股霓虹的湿热气。
  这是一家朋友拐着弯介绍的私人公司。这家公司是做什么的我至今没弄清楚,总之常请政府部门吃饭。一幢三层小楼,一个高挑丰满的四川女孩职位是秘书,工作是烧饭,她总买一种蜜汁叉烧,从买的频率可看出她是个执着的人。她的另个身份我在某个早晨才知道:去顶楼找副总有事,他不在,路过他的临时卧室,掩着的门里瞥见一片眼熟的雪白膀子。不过他们间似乎并非只是情欲关系,副总高胖,一把好歌喉,《三套车》唱得可乱真胡松华。他俩在一起三年,公司另外经营家小卡拉厅,副总唱歌时她在暗中坐着,他的浑厚歌声仿佛全涌向了她,卡拉厅里,她坐的地方形成一个深的漩涡。我看不得她痴情状,替她不平,觉得他既对她有情,就该离了同她结,他凭什么蹉跎她?她不语,目光忧伤。坐在那里的她,体态丰腴,肤如凝脂,说话有四川口音,平时只看言情书刊,她名字我早忘了,却一直记得她目光。她和那副总的事说来再普通不过,但彼时她的目光是要把其他都挡在外面,顾全他的坚定,这使我不能像忘掉随便一桩寻常暧昧一样忘掉她。
  几月后,我跳到一家大型娱乐机构公关部,主管是个矮墩墩学酒店管理的男人,业余爱好把他和一些来酒店住宿过的名人合影给女同事看。老实说,那些名人只在他点拨下才勉强显得像名人,没一张熟面孔。工作时间,他的脸孔如高山缺氧。另几个同事,一个学绘画的重庆男孩,还有个漂亮女孩,从百色文工团来的,她姓农,这是我头次知道有这个姓。我们三人颇要好,平时工作多是做些宣传文案,画画海报之类。北海当时是风头最健的几年,娱乐业昌盛,小姐到处都是,四川来的尤其多,差不多占了北海半壁江山。公司就吸纳了不少美女资源,并且还有源源不断的美女投奔而来。有次招聘,我们被调到大厅轮值,那晚轮到我,两个高挑丰满的北方女孩背着包进来,向我打听招聘的事。招聘部门在二楼,她们纯正的普通话让我忽然有了冲动,我暗示她们招的是非正当职业,你们这么年轻,做什么不好呢?其中一女孩奇怪地看我一眼,“不应聘这个,谁奔这地儿来!”,我无话可说,指指楼上,她们掉头走了,一阵风似的,是迫切开工,怕误了好时机的急。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