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名人手稿随想录


潘真

  据说,要真正读懂《随想录》,不能不阅读《随想录》手稿。因为读手稿可知,这部大书中很少有哪一篇是一挥而就的,往往几经修改。除了遣词造句上的斟酌,更伤脑筋的该是政治上的考虑吧?感谢手稿,不然,我们何以了解一篇名作孕育过程中的种种曲折呢?今天的电脑,虽靠修该软件也可保留作者思路的走向,但与生动鲜活的手写体毕竟不可同日而语了。

  穿行在"妙笔华章——上海图书馆藏中国文化名人手稿展"中,我嗅到了一种属于历史的气息,敬畏之心油然而生,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本文标题,是观展时想到的,因为一眼就看见了巴金名著《随想录》的手稿。

  据说,要真正读懂《随想录》,不能不阅读《随想录》手稿。因为读手稿可知,这部大书中很少有哪一篇是一挥而就的,往往几经修改。除了遣词造句上的斟酌,更伤脑筋的该是政治上的考虑吧?

  《随想录》的创作,缘于香港《大公报》副刊的约稿,时间是乍暖还寒的1978年。当时的巴金.正处于对"文革"的痛苦回忆、深刻反思之中。"随想录"专栏在《大公报》一开就是八年,巴金用全部的人生经验倾心创作,直面"文革"给中国带来的灾难。要"说真话",就难免触碰敏感题材,专栏因此几经风波,作者和报纸都承受了一些压力……

  感谢手稿,不然,我们何以了解一篇名作孕育过程中的种种曲折呢?今天的电脑,虽靠修改软件也可保留作者思路的走向,但与生动鲜活的手写体毕竟不可同日而语了。

  吴祖光名剧《闯江湖》的手稿,也是我感兴趣的。1990年代中期,我去北京组稿,曾登门拜访吴祖光、新凤霞伉俪。其时,吴先生正为一桩跟他无关的不公平事件拍案而起,那份忘年的激情令人印象深刻。这样的激情,在创作中是如何挥洒的呢?

  话剧《闯江湖》,从1964年开始搜集材料,写提纲,与导演、演员讨论确定人物;此后,准备多年的《闯江湖》全部素材和剧本提纲被抄家者洗劫一空;直到1978年末,吴祖光重新起笔写《闯江湖》,"写《闯江湖》,不知让我哭了多少次,留了多少泪。"这部手稿,居然由五六种不同的稿纸拼成:剧本提纲写在"北京京剧团"信笺上,第一幕写在笔记本上,第二、三幕写在打孔纸上,第四幕写在绿格文稿纸上,第五幕写在红格文稿纸上……是激情来了提笔就写,手边有什么纸就用什么纸?还是……?当事入已远行,没有人能够告诉我了。

  顺便记一笔:那次组稿后,新凤霞很快应约寄来了稿子,当然是手写的,笔迹稚拙,还埋伏着个把错别字、病句,文章布局也不够合理,甚至开头先把我这个约稿人描绘了一番。但读罢全文,我被她的真情深深打动了——真情,这才是好文章的第一要义啊!所以,删掉那个不相干的开头、改掉错别字和病句,我就发稿了。报纸出版后,那篇短文收获的赞誉最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上海艺术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上海艺术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