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当代文学”的评价问题


□ 王彬彬

  陈晓明如今却潇洒地一转身,举着“中国立场”的大旗,教训起别人来,这怎不令人惊讶?另一个让我惊讶之处,是陈晓明忽然对“十七年文学”的主流作品大唱赞歌。对“十七年文学”的颂歌,从有些人的喉咙里发出,并不令我奇怪。但陈晓明也对“十七年文学”的主流作品称颂起来,且声调高昂,大有后来居上,成为“领唱”之势,却不能不令人瞠目。
  
  2009年,有着一股“盘点热”。“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研究界中的一些人,也“盘点”着“60年的中国文学”。“盘点”的结果,是“成就辉煌”。
  在这颂歌合唱中,陈晓明是具有代表性的一位。陈晓明对“今日中国文学”的歌颂,我毫不惊讶。我所惊讶的有两点。一是陈晓明忽然强调“中国立场”,强调要拒绝西方的文学尺度,强调中国文学不必向世界文学看齐。坦率地说,即便强调文学评价同时要有“中国立场”,强调评价本民族文学不必完全依照“世界标准”,并非没有一点道理,由陈晓明来以教训的口气高声强调这一点,也有些滑稽。多年来,一直有人提醒、劝告陈晓明要有“中国立场”,要注意“中国语境”,要顾及中国的现实,不要把西方时髦理论盲目地往中国和中国文学身上套。对这些提醒、劝告,陈晓明要么反唇相讥、要么嗤之以鼻。而2009年却潇洒地一转身,举着“中国立场”的大旗,教训起别人来,这怎不令人惊讶?另一个让我惊讶之处,是陈晓明忽然对“十七年文学”的主流作品大唱赞歌。对“十七年文学”的颂歌,从有些人的喉咙里发出,并不令我奇怪。但陈晓明也对“十七年文学”的主流作品称颂起来,且声调高昂,大有后来居上,成为“领唱”之势,却不能不令人瞠目。
  
  一
  
  关于“中国立场”问题,后面再说。先说“十七年文学”的问题。
  上个世纪从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的几年,有所谓“伤痕文学”和“反思文学”的兴起。当时,有一个叫李剑的人写了《歌德与“缺德”》这样的文章,对揭露伤痕、反思历史表示了强烈的不满。但李剑的文章立即激起批评界和广大读者的满腔义愤,批评界对之进行了集体声讨。当时的批评家们,对《班主任》《伤痕》《枫》《许茂和他的女儿们》《记忆》《邢老汉和狗的故事》《犯人李铜钟的故事》《李顺大造屋》《芙蓉镇》这一系列作品,予以了热情的肯定。当时肯定这些作品的批评家,许多人已离我们而去。但其中较年轻的一些人,至今还健在,还在发表着对文学的看法。
  80年代中后期,有所谓“先锋文学”的兴起。徐星、刘索拉、马原、莫言、余华、苏童、格非等一批被称为“先锋作家”的人,一时间成为议论的焦点。“先锋文学”也造就了几个不遗余力地为之辩护的“先锋批评家”。如果我的记忆不错,陈晓明就是由“先锋文学”所造就的批评家。在“先锋文学”遭遇不少人的反感、质疑时,陈晓明一篇接一篇地发表着长文,从不同角度阐释“先锋文学”的意义和价值。“先锋文学”之后,有所谓“晚生代”登场。“先锋批评家”中的一些人,以陈晓明为代表,又顺理成章地成为“晚生代”的颂扬者和阐释者。
  批评界肯定“伤痕文学”和“反思文学”的理由,是这些作品具有着难能可贵的品质。对个人命运的关注,以及作家主体性的显现,是这些作品所具有的可贵品质之一种。而接通了、承续了“五四”文学的人道主义精神,则是这些作品所具有的另一种可贵品质。这二者其实是密不可分的,或者说干脆就是一回事。对这些作品的这种看法,后来成为“定论”,进入了文学史著作。例如,洪子诚所著的《中国当代文学史》,在论及“伤痕文学”时,就说:“这些艺术上显得粗糙的作品,提示了文学‘解冻’的一些重要特征:对个人的命运、情感创伤的关注,和作家对于‘主体意识’的寻找的自觉。”(1999年版第240页)。而陈思和主编的《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则以《“五四”精神的重新凝聚》为题,论述这一时期的文学现象,认为这些作品“在批判现实方面达到了50年代以来从未有过的深度和力度,由此展现的知识分子的主体精神也出现了‘五四’以来罕有的高扬”。(1999年版第190页)。
分享:
 
更多关于“关于“当代文学”的评价问题”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