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博士姚一可


□ 袁雅琴

姚一可是个精致得很到位的女人。她的精致不是小家碧玉式的,也不是古典式的,而是一种极其儒雅的,现代的,从容的精致。她的这份精致里透露着知识分子的气质与清高。
当然,姚一可有清高的资本,经济管理学博士毕业,还是学校里为数不多的女博导。最主要的是姚一可有出众的外表,她白里透红的脸上清清秀秀地挂着一副无边眼镜,永远告之你她丰富的内涵。时尚的发型不具有知识分子的古板,染了一点黄色,微微卷着一点洋气。淡淡的口红始终在诉说一种自然。衣服也是极时髦别致的,瞧一眼就知道是高档的那种。另外极有成熟女人丰韵的味道。姚一可在学校和社会上算得上一个打眼的人物了。她不像有些女博士,只有内才而外表却不敢恭维,姚一可不同,上天对她很厚爱,内才外才全占有了。弄得人家对她妒忌得不行。所以,姚一可时常惹人闲话。
或许这与姚一可一直是独身有关。她曾经有过一段粗糙的婚姻,都解散八年了,姚一可还没有一点重新成家的迹象。挑挑选选中,岁月无情地流失了,也带走了姚一可的青春与梦想。八年了,她仿佛一直活在梦里,她的感情生活里一直坚守着一份寂静同时也拥有一份喧嚣。也难怪学校里不少女同事在提及姚一可时,总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情,姚博士怎么怎么的,口气里透着不屑。对于别人的议论,姚一可从来都是一笑了之的。她相信自己的层次,别人是不可相比的。因为自己的出色,别人议论是理所当然的事。一个女人,如家庭不幸福不美满,事业再成功,也是缺少了点什么。但姚一可不这么认为。她觉得自己这样也很轻松很自由,当然,也有些自恋。
自恋的姚一可常常开着一辆银灰色的小轿车,穿行于人们的眼光之中,也穿行于流言蜚语中。只让人们看到她车尾升起的一缕灰尘,远远的,模糊人们好奇的双眼。
又是一个双休日,姚一可是闲不住的人,不仅要在校外上课,还要去兼职的单位显显影。大家乐意请她,一个风度十足的女博士的光临,会让人们觉得极有面子。今天,姚一可清早就把车开到了环城集团公司,公司吴老总笑逐颜开地把姚一可请到了办公室。今天他们要召开公司策划会,姚一可是他们的高级顾问。姚高参为我们创造了不少的财富啊。吴老总见人就这么夸耀一番。而姚一可总是一副矜持的样子,不多说什么。在公司高层里,姚一可是唯一的女性,也便给他们的谈话带来了一种美好的色彩与氛围。即使姚一可不说话,静静地坐在那里,他们也觉得很满足。吴老总还很激动。姚一可感觉得到。
姚一可的声音很好听,她说话很有感染力,毕竟是高校的教师,口才极好。姚一可一说话,会场的人都会听得着迷,她慢条斯理地说着,把一个个道理分析得透彻,一层一层的分析,让大家明白,吊起大家的口味,如同一个美丽的女人在一件一件脱下衣装,激起大家的期望,而在最后,姚一可会戛然而止,最后的道理她会让大家自己去想,又好比女人的衣装在脱得只剩下内衣内裤时,便不再脱了,点到为止的好。
中午,姚一可身着火黄色风衣步入豪华餐厅,这是吴总每次在她来特意安排的。姚一可来的次数不多,每年就是三到五次吧,所以,每次都搞得像迎接贵宾似的。请,请。吴总在姚一可面前有些点头哈腰。姚一可并不以为然,也许是受到这样的礼遇太多,受宠不惊。她总是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优雅地和他们举杯,有时候还陪他们抽几支男人烟。
一可,下午有何安排?当吴总在姚一可耳边说这句话时,姚一可着实吃了一惊。可没有人这样叫她的名。除了她读博时的导师外。今天吴总可能喝多了吧。姚一可吐了一缕好看的烟圈,回答道,已经有安排了。
哦,那就下次再给你安排活动吧。吴总也不为难人家。显得极善解人意。
一可,一可。姚一可发动车子的时候,耳边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叫唤。她的思绪有些乱了。怀想是那么的沮丧,去年这个时候,她还幸福地和导师呆在一起做学问,他们短暂的爱情让枯燥的学问变得生动而活泼。那时候,姚一可进京读博,她的才情风度征服了同样有才情风度的导师。导师大她八岁,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一贯清高的姚一可一见他便心神不定了,那种感觉真是不可思议而又妙不可言,有的人天天见也没有任何感觉,而有的人一见便让你难忘。姚一可有一种预感,会发生故事的,会的。因为导师看她的眼神也充满了一种不可言传的期待。这是心灵感应么。对爱情久违的姚一可一下变得多愁善感起来。都是成年人了,怎么弄得像怀春少女一般,她竟然没心思做学问了,可博士的帽子不是那么好拿的,姚一可努力克制自己,不可动心,要一门心思学习。姚一可在导师面前,装着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从不主动找他,她宁可关上门悄悄的想念。可是,真的很苦,姚一可都苦了好多年了,一个人的生活难免没有孤单的心事。白天的风光之后,总得落下夜晚的泪水。枕边虽也偶尔有男人的陪伴,但毕竟是过眼烟云,消失得极快,渗透不到骨子里去的。而且极少有魂牵梦绕的心动。而导师的笑容,却让姚一可有了内心深处的渴望。
压抑着自己的渴望让姚一可很是难受,终于她病了。那天导师给她打电话,问候她的病情。姚一可说,没什么,小感冒。导师关切地说,好好照顾自己,改天看你。姚一可一时感动得不行,她想即使病好了,也要装出病的样子,好让导师有一份理由来看自己。导师真的来了,一见姚一可,便说,你脸色不太好啊。姚一可坦然道,好多天都没睡好觉了。导师不知其因,问怎么弄的,不习惯吧。想家人吧。姚一可听他这么一说,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想家人,想谁呢。儿子一直在父母家,姚一可没操多少心。除了想一想儿子外,姚一可没什么可想念的。姚一可不跟导师说自己的残缺的婚姻家庭。故意绕开话题说起了课题的事。导师说,好好休息吧,身体要紧。导师走后,留给了姚一可满屋的落寞。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