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忧伤


□ 赵 瑜

  一
  
  夏天里,我拿着一个凉席子找赵四儿,已经是半夜了,我把赵四儿从架子车上拉下来。
  我们白天商量过了,要是晚上睡不着觉,就去寨外的小树林里睡觉,天亮了,还可以和大人们一起捉幼蝉。
  赵四儿打着哈欠,半梦半醒地跟着我。
  到了那个小树林里,我们才发现,已经睡满了人。
  有一个位置挺好,却被一只狗占着,我和赵四儿想把它赶跑,可它看了看我们俩,哼哼两声不理我们。
  没办法,我们俩只好睡在靠近小树林的路上。
  这个小树林的地面是硬的,适合铺一个席子就地而睡。
  也许是有虫子的,但那些熟睡的人们像被妖怪借走了灵魂,那身体是不怕虫子咬的。
  风徐徐地吹过来,那风就像母亲扇的,我们一会儿就睡着了。
  天亮的时候,我们听到一阵笑声,我睁开眼,发现一只狗在我们旁边的一棵树根那儿尿尿,骚味儿被一阵风吹过来。因为我们两个睡在马路上,早晨起来下地的叔叔们不得不从我们身上迈过去。有一个小驴驹儿,不懂事,故意踩了一下我,我大叫一声醒来,就看到树林里的其他人,还有我哥哥,他们都坐在那里看着我和赵四儿。
  仿佛,我是他们放在路上的一个道具,他们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个牲口在迈过我们的时候会踩到我们。
  我们最后搬到小树林里的时候,有个比我们大的孩子说,还是驴子爱踩人,连小猪都知道绕着他们走。
  这群大人们,真无聊,竟然不叫醒我们,拿我们当试验品。那天,赵四儿也被驴子踩了,但像个瞌睡虫,头一挨席子,就又呼呼地大睡起来。
  
  二
  
  五亮的叔叔在一个乡里当公社书记,给他们家盖了一个平房。
  于是,他们的房顶上也成了我们晚上睡觉的好去处。
  每天看过电视,我们就去他们房顶上看大人们在上面打牌。
  我和赵四儿趁着大人们打牌的时候,就躺在了他们家房顶的一个角落里睡了。
  经过一天的暴晒,那房顶还有些热,但我们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昨天晚上,我们想在这里睡,可是,被那些大人们占得满满的。
  我们没有拿席子,因为,如果我们拿了席子,说不定会被那几个大人给赶出来的,所以,我们就当作是瞌睡了,席地而睡。
  那屋顶上的地板也太热了,我和赵四儿边睡边打滚。
  终于有风吹过来了,那些大人们也开始睡觉了。
  这个时候,我和赵四儿却被一泡尿憋得不行。我小声对赵四儿说,我憋得不行了。赵四儿也说,我想尿尿。
  可是,我们不能起来,因为,我们怕一起来就被那些大人们识破了。于是,就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假装睡着了。
  那些大人看了看房顶上没有空隙了,就沿着梯子下去了。
  我们半夜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有些冷,我们从楼顶上往下面尿尿,声音很大。我记得,我还用尿写了一个字呢。
  我和赵四儿把旁边一个叔叔的被单扯了过来,盖在身上睡着了。天亮的时候,那个叔叔大叫,这两个小家伙,这两个小家伙。
  楼下的一个大人问另一个人,昨天晚上是不是下雨了。
  那个人说大概吧,下了两阵雨呢。我和赵四儿就哈哈地笑。
  我在心里说,那两阵雨也太小了吧。
  
  三
  
  有一年夏天,我们家为了省劲儿,就在两块地的地头上各打了个麦场。
  于是,父亲睡在北地的场里看麦子,我和哥哥就睡在寨外的麦场里看麦子。
  我和哥哥分开来睡,本来我想睡在那些麦垛上面的,可是哥哥反复说睡在上面会得皮肤病,会痒得不得了。
  我知道他在吓唬我,可是,还是觉得很害怕,就答应他,让他睡在麦垛上面。
  我睡在地上面。
  睡到半夜的时候,忽然听到哥哥一声大叫从麦垛上跳了下来。
  他也太不小心了,一下跳到我的身上,我惨叫了一声,才听见哥哥大声地说:“下雨了,下雨了。”
  我睡意正浓,不想理他,就说,下小雨吧,管他呢,正好睡着凉快。
  我哥哥揪着我的耳朵就把我揪了起来,说,起来盖麦子。
  我忘记我们睡在场里的主要任务是看麦子了,就很听话地起来,把被单塞进旁边的桶里。
  哥哥跑得很快,他一边把一段绳子扔给我,一边说,去拾几个砖头过来。
  哥哥把一块很大的厚塑料布盖在麦垛上,然后从我手上接过绳子和砖头,把每个绳子的两头绑上砖头,然后很快就把麦垛盖好了。
  那雨下得很大。哥哥就把架子车掀起来,又用一块小塑料布盖住,就那样,我们睡在了下面。天亮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全湿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