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归(短篇小说)


□ 霍君

  作家子木的老婆惊愣住了,呈现在她眼前的不是记忆里小村该有的样子。一点都不是。她看到的小村太不像小村。像一只巨型的子宫。

  她的丈夫和村民们安静地在子宫里睡着。那份安静是纯净的,是不含一丝杂质的。它的纯净,它的清澈,是因为它还来不及诞生,没有经历过尘世的洗礼与涤荡。站在子宫前边,她分不清哪一个人是她的丈夫子木。子宫里的人太相像,他们都保持了婴儿最原始的状态。一样的安详,一样的混沌。

  女人找不到打开子宫的那道门。它根本就没有门。

  女人有些后悔,当初不该把子木送到这里来治病。

  女人只好在小村里住了下来,开始建造属于自己的子宫。她想,走进子宫,就可以找到子木了,那样,就可以把子木领回家了。

  最先发现子木有病的是子木的老婆,她发现坐在电脑前写东西的子木经常脖子伸得长长的,嘴巴张开着,左手或者右手的几根手指在电脑和头部的那段空间搅动着。搅动几下,子木的鼻子就凑上去闻闻,很费力的样子。然后,再接着搅动。老婆以为子木沉人到他小说的某个隋节里了,就没太在意。做夫妻将近二十年了,她已经习惯了一个所谓作家的癫狂。因为习惯,便漠视了。渐渐地,子木的老婆就觉出不对劲来了。她发现,子木整天坐在电脑前,实际上一个字都没有写。子木不断重复的那个动作,和他的写作一点关系都没有。子木的老婆去捉子木那几根在空中搅动的手指,子木从老婆的掌心里抽出他的几根手指,依旧继续着他的搅动。老婆的话语里带了泪水腔,子木,咱不写了,不写了,咱去医院,好不好?

  子木的手指在搅动。妈妈,是你病了么?

  我是你的老婆,不是你妈妈。

  妈妈,你不喜欢子木了么?妈妈,子木犯错了么?

  搅动停止了。满脸的惊恐,满脸的不安。两只陷在深深期待之中的眼睛伸出无数条触须,每一条触须都带着尖厉的哨音朝着女人抽打过来,鞭鞭都打在女人的心上。女人在心被抽碎之前,终于对子木说,好,我是子木的妈妈,那子木要听妈妈的话。女人这样说,子木放下心来,无邪天真的笑灿烂地开在脸上。

  那,乖孩子,跟妈妈去医院?

  子木被老婆牵着往外走,突然,子木站住了,妈妈,我要穿衣服,我要戴帽子。子木的老婆伸手拽了拽子木身上的半袖衫,乖孩子,你不是穿着衣服么,而且,你的衣服也很漂亮,也很干净呀。子木有点任性了,我要穿长袖衫,外边有太阳,我不要太阳看见我的头我的手臂,它会把我的东西偷走。子木老婆的忍耐力受到了挑战,声音明显高了好几度,太阳会偷你什么,你头上要是生了虱子,说不定还会拿了几颗去,可是你连虱子都没有!女人不光说,还动了手,动作粗鲁地去拨弄子木的头发。子木被吓到了,两只眼里汪了比空气还要热的泪,妈妈,太阳不偷虱子,它会偷了子木的思想,子木没有思想了,还怎么写小说呢,写不成小说,就挣不来稿费,挣不来稿费就不能给妈妈买好看的衣服。几颗泪水伸长了嘴巴热烈地亲吻着子木鼻子下方的一串清涕。女人的屁股有千斤重,两条腿打颤,就快要支撑不住上边这坨分量了。屁股此刻要的不是腿的支撑,它想重重地摔在地上,连同女人的绝望。女人的两条腿到底还是站稳了。绝望暂时被保存起来,等待着向希望转化的机会。其实朝希望转换的路刚刚开始,女人这样安慰自己,给子木找帽子,找长袖的衣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