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说是一种想象的状态


□ 梁 鸿

  
  直觉、阅历、想象力
  
  梁 鸿:你特别重视小说创作的直觉,并认为自己的小说理论差一些,许多时候要靠直觉来判断创作的价值。那你认为对于一个作家来说,理论或理性意识与直觉意识之间到底有没有冲突?
  阎连科:许多时候是有冲突的。在中国,在我们的视野之内,至少没有特别好的理论家也是特别好的小说家。反过来,也没有作家是很好的理论家。像人家萨特,那只能是个例外。萨特不仅用他的小说表达他的哲学观念,而且他还有很好的小说修养,所以他不仅是哲学家,也是拿诺贝尔奖的作家。就此而言,似乎直觉意识与理性意识肯定是有冲突的,为什么会是这样,我说不清楚,但事实就是这么一回事。所以,直觉对作家是非常重要的。尤其像我这样没有正规读过大学的人,直觉就是生命。没有敏锐的直觉反应,压根就不要去搞什么创作。
  梁 鸿:那么,阅历呢?阅历是不是也很重要呢?
  阎连科:当然,阅历是很重要的。我们没有见过足不出户、丝毫没有阅历的人成为作家的。但是,我以为一个作家的想象力和敏感远比阅历重要得多。比如爱情吧,任何人都会失恋,但同样一场爱情的失败,对于有的作家来说,可能成为他一生写爱情的无限之源;可对于有的作家,可能就是一篇平平的爱情小说而已。一个作家生命力有多长,不在于你的生活阅历多复杂;再复杂,它最多供你写一、二部长篇罢了。你看50年代的许多作家,他们靠阅历来写作,一部《保卫延安》,一部《烈火金刚》,一部《铁道游击队》,还有《野火春风斗古城》《红日》《红岩》《红旗谱》《创业史》《暴风骤雨》等等,后来呢?当然,他们后来不再写作还有别的原因。问题是,他们有的还在写,而所写的作品是一种重复。这是阅历的雷同所致。
  梁 鸿:但是,现在的作家恰恰缺乏一种想象力。如卫慧、棉棉、九丹这一批作家。
  阎连科:所以说,想象和敏感远比阅历更重要。还比如,你是一个右派,有许多的磨难,然这些磨难一本书、两本书就可以写完了,那以后你写什么呢?一个作家的生命力有多长,不在于你的生活阅历,而在于你的想象力。但是,你也必须承认,像卫慧、棉棉、九丹这样一批作家,至少她们以她们的敏感记录了她们的生活,表达了这样一群人的生活状态,这是我们所无法完成的。可是,往后再这样走,可能就比较困难了。第二部,第三部就不行了。如果她有想象力和才华,就可以肯定,她们能继续走下去。如果没有,那就很难说了。
  梁 鸿:相当程度上是一次性创作。
  阎连科:不过,人家都还非常年轻。年轻就是本钱。
  梁 鸿:是不是中国作家缺乏一种真正的想象力的执著的东西?它并不是个人的原因,可能是一个民族的思维性格和文化环境决定的。
  阎连科:也有想象力特别丰富的,如莫言,如刘震云后期创作的《故乡面和花朵》。还有一种,特别执著,如张承志执著的纯洁性和对一个民族的爱,达到了一种极致。......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