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发丝招魂


□ 午夜咖啡

  (一)
  “将女人的头发缠到门前的树上,口念花咒,就能得到女子的芳心。”在一本《清明祭》的书里写着这句话,那是外祖父书柜里一本破旧的泛黄的书,封面上的字已经抹去,只剩下一枝梨花还一样的干净如同初春的梨花经春雨洗过一般散发着香味儿。
  当我掀过中间一页时,猛地发现一根女人的发丝,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依然像是刚从女人头上取下一般色泽,之所以认为是女人的,完全是因为发丝很长且有淡淡的香味,不禁令人遐思发丝女子的容貌定是妩媚的娇羞,清净的晨曦,独坐梳妆台,梨花木制的梳子梳理着别于花香的发丝,指尖微微颤抖起来,这女子与自己虽未谋面却似故友,一股爱慕之情心底泛起,触得发丝的手指暖暖的却如一股寒气直传到脑后,不觉头皮发麻,闻闻手指的香味女子隐隐浮现眼前。
  外祖父家的山村,完全是清白的世界,到处是梨花开满的景色,大片的梨花如同厚厚的积雪压在枝头。到处落满梨花的花瓣,香气整整的将一带山水间缠绕。
  顺手将那一缕发丝缠在门前的树上,不是亵渎那未曾谋面的女子,不是为得到那女子芳心,只是心灵深处感觉一丝暖意,少排解心中无聊的空虚。
  发丝随风东飘西飘最后竟不动了,我赶紧闭上眼睛,在心灵里默念花咒
  蓦的树间似浮现一女子,白衣罗纱,一阵香气将她吹走倏然不见了。
  
  (二)
  清晨微雨下个不停,我却喜欢带着这破陋的纸伞徜徉于湿湿的石路上,衣服不可穿多,觉寒刚好。绿色顺着柳枝留下来,想脱了色的油画,满眼绿色间便是白色做底,寂静的道路让人感觉异常的孤独,蓦然发现远处一女子伸手摘花却娇羞地迟疑,反复几次后可怜地站着,看不清女子的容貌,但白色的衣襟如同梨花做成一般还带着香味,长长的发丝散发熟悉的香味,如古人相识却不愿打扰女子的悠闲,女子却无意间看到了远处呆站着的我,含羞的低头转身离去,想挽留却不知如何开口,顺步走过雨水打湿的风景,心中不免几分惆怅,摘一枝梨花可惜无人共香,阔步向前惊地发现女子又徐步迈回,想必念及那一枝梨花。我不愿真见得那女子,转身从一旁走过。
  “陋伞遮雨半,单衣不耐寒。雨滴新叶翠,湿径无人喧。恰是寂寞时,人比梨花淡。花开径须折,素手伸欲难。见客含羞去,再逢更何难。撷取相思去,香气随风散。方欲踏步归,佳人去又还。”
  诗可以自我慰藉,每次写完仔细端详数遍然后烧掉,就像那女子我又何必一定要见到呢?一种心思而已。在这隔世的意境中迟迟不想离开,仆人是轻易不敢进我的房间的,不愿任何人打扰我的清静。明日将启程返回喧哗,世事又将占据我多半的时间,不知那个分别多时的女人过的如何,也不知那个令我厌弃的男人过的怎样。总之,明天我无法逃脱的要返回喧哗的事务之中。
  再也见不到如此诗意的画面,如此纯美的女子。
  
  (三)
  夜未央,月色罩着一切,白的一片此刻更甚,将夜色打落。只有树丛中存得一地夜色,近日写了不少诗稿,潮湿的纸页很难点着,烟气熏走了余香,不远一女子也跪拜树前,念念有词,不免心中恐惧,一股凉气窜上心头,正是那日相识却未谋面的女子,泛黄的纸钱燃出黄色的火焰映黄了女子的脸,白皙的脸如同一朵盛开的水莲花,淡淡的忧愁如寒风催葬下花瓣的无奈,我被那情色迷住。
  夜下,我们各自焚烧着自己的忧愁,想必她烧的是对身世的不满,而我也不自己知道我烧的是什么。远远望去,两团火苗起起落落,映亮了祭拜者的脸。对视几眼却始终没有说话,就像那月亮和漫天的白星整夜厮守却相互无言。
  将关于这个女人的诗稿送过去,嘴角微微翘起,女子似明白一切,似乎早已读过这首诗,白皙的素手轻捏诗稿倏然如抚着我的脸颊,不觉发热,暖暖的涌向心底。她淡淡的一笑,低眉将诗稿点着,坐在她的身边如一对故人,静静看着一页纸焚成灰。
  “我的志向呢?我的事业呢?我越发的发现我没有志向可言,什么又是真正的成就一番事业呢?文垂千古吗?那恐怕是身后事,我看不到,那些人更看不到啊,现实一点就是金帛而已,成就事业就是拥有金帛。我不知道怎样才算有所作为,我只能埋头古境,古境的潮湿熄灭了我年轻的心,我要燃烧,但我的青春,定要燃烧。”我竟向一个陌生女子讲了肺腑之言,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的所作所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