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主持人语


□ 陈 村


假如没有网络,我们可能永远不会邂逅一些人。我相信每个人都有他的好,只要聚集起来,展示出来。网上正应了“大狗小狗一起叫”的名言,我们听到丰富的音色。
小转铃曾用“楚茨”之名出现在网上,此名来自《诗经》中一首丰收之后祭祀祈福的诗。她是在读的理工科大学生,发帖很少,但写得用力,说得严重点,常用血写而不是墨写。她自爱,自尊。早些时候在《我的外公》二帖中,她保存了外公的自传,一个普通的上海市民晚年回顾一生。自传结在“十月,金婚纪念,儿辈建议全家旅游杭州志庆。晚景欢乐,夕照满天。七十四岁(1995年)六月,街道修志工作完成,南市区志初版油印问世。“有杂志开出“民间语文”栏目,这类文字记录了民间真实的脉动。它难得地以外孙女的笔道出,是三代人之间的心理沟通。本期刊载的是她悼念父母的文字,她安葬父母的当晚所写,写得没有章法。一个人身处旧语说的“如丧考妣”,绝无再求工稳的念头,只一段段要碎下来。我上网看罢只跟了“读了”二字,让帖子提起来。在网友们的跟帖之后,她有这样一段话:
“本来不想再回这帖子了。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深夜,我疲倦得几次忽然栽倒在桌上睡着,脑袋当中几乎一片空白,能打下完整的句子已属不错,根本无法抚平文字上的皱褶,让它变得节奏舒缓起来。但是我想,潦潦草草也罢,言不及义也好,我应当给今天作个记号,所以我拼了条老命写完了,然后睡觉,然后一夜噩梦不断。我诉说得很艰难,也很无趣,理当遭到宛然流转等的鄙视。大家都向着我,还哄我说伟大,我很高兴,但是有些受宠若惊。说宛然是冷血,我不能同意,因为终究会有人没能被怜悯堵住了口,我也挺高兴。我也喜欢郡种充满了实在的温情细节的文章,但是都要在心情平和的时候才能写得出来,是写给大家看的。而我的文章,很自私,是写给自己和爸爸妈妈看的,几近于在发一种久违的嗲,因此也就省了那些忆甜思苦。”
“我对爸爸的感情非常复杂,一不小心就成了宛然流转说的‘在努力的拼凑关于父爱的词语’,大概吧。我只是不知道如何说爱他而已,因为我曾经如此地恨过他,我的父亲,我最后的至亲。”
“谢谢所有怕伤害我而夸我的人。谢谢所有为这篇私人的文章所感动的人,你们的感动才令这篇文章变得宽容博大,虽然终究是瑜不掩瑕。而我也热爱它的缺陷,因为它生来如此。普普通通,正如我们—家。”
网上有很多纪念亲人的文章,大多写得感情真挚、单纯。像小转铃那样,把失去亲人的那种状态写出的很少。
人小的时候,对许多小东西入迷,长大了,目光渐渐朝上。年轻时看大不看小,动辄要说到人类、宇宙。网上有些不肯长大的人,他们爱小不爱大,对一草一木一鸟一兽非常入迷。古清生就是这样的…位。他写过许多植物,还写了如何吃它们的烹饪法,因此在网上颇有人缘。他写动物,那篇《我爱老鼠》我读后曾说,如我是老鼠,要将此文刻碑传世。,蚂蚁这种动物,比人类的数量大得多,比人类的历史也长得多。它们恐龙都见过!已不知多少年了,它们兴致勃勃地在地球上生活,勤劳勇敢忠诚。无数种动物灭绝了,它们依然毫无“挂了”的迹象。蚂蚁要是有它们的史书,一定比我们的史书精彩多了。不知它们是否有口口相传的爱好,哪天被破译出来无疑惊天动地。
古清生写动物跟著名的《昆虫记》不同,他要说说自己跟动物的纠纷,读来十分亲切。在此我忏悔少年时的恶行:为证明那句“热锅上的蚂蚁”,烧饭时我曾把那小生灵捉来放在铝饭锅的锅盖上,看它们如何奔突踉跄直至蜷缩一团。也曾用食物吸引蚂蚁,然后举起放大镜聚了焦追杀。人心中是有恶的吧。丰子恺的《护生画集》无法再提了,最势利地说,它们也并没半点碍着我,我的虐杀罪大恶极。我们总是不习惯“地球是大家的”,我们希望地球上剩下人类自己和所谓的益虫益鸟益兽,对动植物施行种族灭绝毫无恻隐之心。写到这里,我倒是希望人类放聪明一点,不要让蚂蚁像告别恐龙一样看了我们的笑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2005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