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师三人行


□ 毕星星

  我进小学以后很幸运,功课好又听话,孩子乖巧,很得老师宠爱。学习好有名的,语文算术,双百连双百。引人注意的是1958年,大跃进组织写诗,天下都编顺口溜,我10岁,成了全县有名的小诗人。中央领导来县里视察,经常拉了去即席献诗,是远近有名的小神童。有一年联校布置展览,高头小学有我的专栏,栏题是:品学兼优毕星星,他的作诗更出众,出口成章诗意浓,人人称他小列宁。

  升了六年级,我们班换了一个班主任,带语文,姓荆。

  头一天报到,晚上上自习。

  乡村太穷了,小学没有像样的课桌。我们小组,四条长凳围着一张八仙桌,坐八九个孩子。一盏小灯,小瓶瓶添上煤油,搓一条灯捻,插进细细的铁管子,扣住瓶口,点着了真叫灯光如豆。我家里早年有人上学,不知道怎样留下一盏玻璃罩子灯。一个玻璃灯台,上面一个葫芦似的肚子,装煤油。铁制的灯口,外边立着四根弹簧片,夹住灯罩。里面有两片圆弧形的贴片包夹,中间露出一道缝,灯捻在里头点着。这是罩灯的核心部位,我们都叫它蛤蟆口,有了这么个小件,灯光从蛤蟆口吐出,炽白光亮,能照亮一大片,一个大桌子满够用了。这也是那个时候乡村最好的照明灯了,现在如果看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电视剧,乡下大户人家,无非乜就是点个玻璃罩子灯。

  我们围住大桌子看书,教室里有点嗡嗡的,有人小声说话,商量做题。

  讲台上发出怒吼:谁在说话?哪个桌子说话?

  荆老师一声断喝,那声音大得怕人,那是家长在怒打孩子之前才那么大嚷的。他呼哧呼哧大步走过来,到我们小组的方桌边站住,一把抓过罩子灯,端起,猛地朝砖墙砸过去,哗啦一声,罩子灯摔得粉碎,铁灯口掉在地上,拖着灯捻滚来滚去。墙上一摊子煤油溅起,又顺着石灰砌缝淋漓着淌下来。 我们都被吓呆了。我们这一桌没有人说话呀。 满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都吓傻了。谁见过老师发这么大的火?谁见过老师把一盏盛满煤油的玻璃罩灯摔碎在墙上?肯定谁也没有见过。全村未必还有另一盏玻璃罩灯。

  “以后谁再说话,就和这个桌子一样!”

  空前的威慑起了作用,没人敢说话了,那是死寂的一般宁静。开学第一天,伙伴们领教到了荆老师的厉害。 家里心疼那一盏玻璃罩子灯,母亲大概找了学校。有一天放学,荆老师让我留下。

  “那盏罩灯是你的?”

  “你的也不怕,我赔你!”

  过几天他给了我一件罩子灯,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光有灯肚,没有罩子,更差劲的是没有铁制的灯口,没有蛤蟆口。这灯,大概和废品差不多。我不敢分辩,认了拿回去。

  老师砸了灯,你还敢叫赔?我的厄运大概从此开始。荆老师隔三差五总要寻我个不是。

  我们这里把挨老师训砍,叫挨嚷。“嚷”这个意思不全面,嚷只是大声叫喊,我们说的“嚷”,包含了大声、训斥、神色凶狠等等内容。我是班上挨“嚷”最多的学生。 荆老师的凶悍和置气,全校有名。五年级新来的马老师,歌儿唱得好,她带全校的音乐,五年级沾点光,能多学多唱。一天晚自习后,荆老师给我们讲话,放学晚了。教室里不安静,嗡嗡嘤嘤的。突然~声动听的歌声传过来,那是马老师教他们班级唱歌儿。那歌声飘来,婉转悠扬,撩拨人心。乡村娃娃见过什么,立刻陶醉神往,教室里一刹那安静下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