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秘的依尔嘎


□ 孙玉民(赫哲族)

◎ 孙玉民(赫哲族)

在严寒没有过去,皑皑的白雪没有消融的得勒乞山上,北国独有的花卉依尔嘎从悬崖间的石缝中顽强生长出来,盛开出一簇簇鲜红的花朵。一大片大片的花朵,在寒风中像无数旗帜般摇摇曳曳,映红了山下淌着冰排的黑龙江。母亲生她的时候正赶上采这种好看的草药花的时候,于是就给她起了这个美丽而又硬硬实实的名字——依尔嘎。

依尔嘎12岁的时候,家里来了一队专打日本鬼子的八路军,他们大部分都是比依尔嘎大不了多少的男孩子,穿着各样黄不棱登的破旧军装,又给挑水又给扫院子,待人可好了,他们忙活完之后就一边哼着打鬼子的歌曲一边练瞄准。依尔嘎看着那个端着步枪半蹲着,手腕上长着紫色痣的小八路,简直入了迷,是他给她做了一只木头雕刻的小鸟,她喜爱极了。她想,自己如果像小鸟一样在天上自由自在地飞就好了。

“小阿哥,你真好,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叫雁来,你呢?”他正正单帽,扭过头温和地问。

“我叫依尔嘎,你看见山上的红花就会记住我的名字,因为那花也叫依尔嘎!”

“那么,你以后看见了天上的大雁,就会想起我的!”

依尔嘎抬头往天上看了看,天上没有大雁,她若有所思地问雁来:“我也想和你们一起飞,去打鬼子,这样我们还可以天天在一起。哎呀,可是我会想阿妈的,会想死的,你不想阿妈吗?”依尔嘎半天没有听到回答,再看雁来双眼正刷刷地流着泪,好长时间才告诉依尔嘎说,他的父母都被日本鬼子害死了,八路军就是他的亲人。

依尔嘎看见他那俊秀的大眼晴里有一种凛凛生威的神色。

不久,日本鬼子为了让八路军无处落脚隐避、与群众联系不上,控制了黑龙江沿岸,修筑炮楼暗堡,架设机枪,并实行了最毒辣的手段,把黑龙江沿岸零散居住的赫哲人,赶进千里之外的深山和大沼泽,集家并屯形成数个部落。一路留下凄惨的血泪悲歌,出发时的30多人,达到目的地只剩10多人了。部落里野兽出没,蚊虫密集,泡沼的浮水腥臭难闻,瘟疫蔓延流行,横尸遍野。阴险凶残的日本鬼子还在饮用水里投毒,企图把赫哲人灭绝在深山。依尔嘎的母亲才30岁,就被瘟疫折磨得整天在撮罗子里躺卧不起,浑身轻得像一片风中的薄纸,飘飘忽忽的。一名日本军官拿出一口瓶药,装出和善的表情对依尔嘎的母亲说:“你把它吃下去,病就会好的!”她不信,但凶残的日本军官命令鬼子硬是把黑色的圆粒药丸灌进了依尔嘎母亲的嘴里,不到天亮她就上吐下泻,含恨离开了人世。依尔嘎的阿爸从野外采草药回来知道后,一腔子血液烧红了他的头颅,也烧没了他的理智,他很快地找出从江边偷偷带来的猎枪,不顾一切地冲进鬼子兵营,一边开枪击毙着鬼子,一边寻找那名鬼子军官,还没找到那个军官就被暗地里开枪的一个鬼子击中倒下。当这个鬼子端枪来到他的跟前,他猛地跃起,夺过枪,并深深地刺透了这鬼子的前胸,与日本鬼子同归于尽。依尔嘎的舅舅听说连续发生的惨象之后,夜里从劳工队里跑出来,不知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那名日本军官悄没声息地用刀干掉了,然后带着依尔嘎逃进了无边的荒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