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秘的依尔嘎


□ 孙玉民(赫哲族)

◎ 孙玉民(赫哲族)

在严寒没有过去,皑皑的白雪没有消融的得勒乞山上,北国独有的花卉依尔嘎从悬崖间的石缝中顽强生长出来,盛开出一簇簇鲜红的花朵。一大片大片的花朵,在寒风中像无数旗帜般摇摇曳曳,映红了山下淌着冰排的黑龙江。母亲生她的时候正赶上采这种好看的草药花的时候,于是就给她起了这个美丽而又硬硬实实的名字——依尔嘎。

依尔嘎12岁的时候,家里来了一队专打日本鬼子的八路军,他们大部分都是比依尔嘎大不了多少的男孩子,穿着各样黄不棱登的破旧军装,又给挑水又给扫院子,待人可好了,他们忙活完之后就一边哼着打鬼子的歌曲一边练瞄准。依尔嘎看着那个端着步枪半蹲着,手腕上长着紫色痣的小八路,简直入了迷,是他给她做了一只木头雕刻的小鸟,她喜爱极了。她想,自己如果像小鸟一样在天上自由自在地飞就好了。

“小阿哥,你真好,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叫雁来,你呢?”他正正单帽,扭过头温和地问。

“我叫依尔嘎,你看见山上的红花就会记住我的名字,因为那花也叫依尔嘎!”

“那么,你以后看见了天上的大雁,就会想起我的!”

依尔嘎抬头往天上看了看,天上没有大雁,她若有所思地问雁来:“我也想和你们一起飞,去打鬼子,这样我们还可以天天在一起。哎呀,可是我会想阿妈的,会想死的,你不想阿妈吗?”依尔嘎半天没有听到回答,再看雁来双眼正刷刷地流着泪,好长时间才告诉依尔嘎说,他的父母都被日本鬼子害死了,八路军就是他的亲人。

依尔嘎看见他那俊秀的大眼晴里有一种凛凛生威的神色。

不久,日本鬼子为了让八路军无处落脚隐避、与群众联系不上,控制了黑龙江沿岸,修筑炮楼暗堡,架设机枪,并实行了最毒辣的手段,把黑龙江沿岸零散居住的赫哲人,赶进千里之外的深山和大沼泽,集家并屯形成数个部落。一路留下凄惨的血泪悲歌,出发时的30多人,达到目的地只剩10多人了。部落里野兽出没,蚊虫密集,泡沼的浮水腥臭难闻,瘟疫蔓延流行,横尸遍野。阴险凶残的日本鬼子还在饮用水里投毒,企图把赫哲人灭绝在深山。依尔嘎的母亲才30岁,就被瘟疫折磨得整天在撮罗子里躺卧不起,浑身轻得像一片风中的薄纸,飘飘忽忽的。一名日本军官拿出一口瓶药,装出和善的表情对依尔嘎的母亲说:“你把它吃下去,病就会好的!”她不信,但凶残的日本军官命令鬼子硬是把黑色的圆粒药丸灌进了依尔嘎母亲的嘴里,不到天亮她就上吐下泻,含恨离开了人世。依尔嘎的阿爸从野外采草药回来知道后,一腔子血液烧红了他的头颅,也烧没了他的理智,他很快地找出从江边偷偷带来的猎枪,不顾一切地冲进鬼子兵营,一边开枪击毙着鬼子,一边寻找那名鬼子军官,还没找到那个军官就被暗地里开枪的一个鬼子击中倒下。当这个鬼子端枪来到他的跟前,他猛地跃起,夺过枪,并深深地刺透了这鬼子的前胸,与日本鬼子同归于尽。依尔嘎的舅舅听说连续发生的惨象之后,夜里从劳工队里跑出来,不知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那名日本军官悄没声息地用刀干掉了,然后带着依尔嘎逃进了无边的荒野……

依尔嘎决意要死了。

她在牛棚里手捧着一碗做豆腐的卤水,她想用这碗卤水结束自己12岁的生命,她没有立即喝下去,是在等着与她同样命运的小伙伴阿娜。阿娜说,我们要一起死,但死也要死得好看!现在依尔嘎正在雪中盛开,我去采几朵回来戴在我们的头上一起死去,你可等着我呀!

依尔嘎静静地捧着大海碗等着小伙伴阿娜。灰黑色的卤水像一个无底的深渊贪婪地摄入了依尔嘎苦难遮挡不住的美丽容颜。她与舅舅那次逃进大荒原后,舅舅为了给她找吃的迷了路,再没回来,眼看就要饿昏的依尔嘎被一个日本婆娘遇见领回家去,原来这个日本婆娘就是大渔霸的老婆。这日本老婆子又刁又狠,冬天扔给她一件有眼的麻袋片,让她赤脚放牛,和她一起的阿娜也和她一样整天挨打受骂,打得浑身没有一个好地方。第二年老5团的八路军从这里路过,那个小雁来与她在山上不期而遇,小雁来让她参加八路军一起走。她回去把一双自己偷偷打好的草鞋带上,走到半路她又改变了主意,没有跟小雁来参加八路军。她想,如果丢下同甘共苦相依为命的小阿娜,她更会吃苦的,不知要受多少打骂。依尔嘎怎么也不放心,最后还是改变了主意。于是,她又悄悄地回到了这个大渔霸的家里忍到现在。可是她实在受不了这个痛苦了,生不如死,她与小伙伴决定离开这个痛苦而黑暗的世界

依尔嘎想到这里,抬头望了一下高远的蓝天,想着如果雁来现在来了该有多好……她很想他。

依尔嘎毕竟是个孩子,她顽皮地用舌头舔了舔卤水,先试探着好不好喝,一股奇苦麻木袭击了她的味觉,她赶忙吐尽了异味,一脸的苦不堪言状,死比活着的痛苦还苦还可怕。她仿佛看见碗里黑不见底的卤水像恶魔狞笑的眼睛,焦急地等待她的生命结束。她望着碗里,一股仇恨涌上心头,她猛地把卤水倒掉。这时,远处有了赤脚踩雪的脚步声,她知道阿娜回来了。于是她心生一计,仰面躺在草地上装死。阿娜回来一看,她仰面躺在草地上,手里握着空碗,以为她先喝下去了,就极悲痛地扑在她身上号陶痛哭起来:“你不是说等着我,我们一起死去吗,你为什么不等我,留下孤单单的我呀,呜呜呜……”

分享:
 
更多关于“神秘的依尔嘎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