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光明沦陷


□ 许 旭

廖红梅喊杨铁牛起来吃饭的时候,告诉了他一个消息:黑子的媳妇昨晚跟人睡了,黑子正薅住她的头发往死里揍呢。铁牛一下子睁开了眼,他觉得这消息就像媳妇随身带进来的油烟一样还有些滋味。他嬉笑着问:跟哪个?媳妇拉长了脸不答,铁牛便收了脑袋,蜷缩在被窝里想像黑子媳妇的那两条象剥了皮的青蛙一般细嫩白净的大腿,想着想着竟来了兴致,就喊媳妇过来。媳妇回转身问啥事,铁牛一本正经地说:你不是说今天上街吗,也不换换衣服?说着伸出胳膊拽过媳妇,要脱她的衣服。媳妇脸一板说:邪货儿,只要送了电,人家也跟你睡。说罢,屁股一扭,走了。
铁牛懒洋洋地起来,把饭扒到嘴里,才觉得没有胃口,便丢了碗,抬脚出了门。媳妇喊住她说:天阴这很,不弄点儿烧柴好过年?铁牛很夸张地抖了抖披在肩上的褂子,歪着头瞅了瞅四围山上的天幕,说:冬天的太阳就像我一样爱睡懒觉,过一会儿它就会起来的。媳妇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没屙泡尿把自己照照,也敢比太阳。见媳妇收了脾气,铁牛赶紧说:我去打听一下黑子的媳妇跟哪个睡了。说罢,不等媳妇答话,拔腿就走。
铁牛惶急地走到公路上,就有人迎着他说:电老虎儿,黑子的媳妇跟人睡了,黑子没去找你的事儿?铁牛并不在意,只问:咋就跟人睡了呢?那人说:还不是没有电?铁牛一惊,想说偷情咋就跟没电扯到一块儿了呢,怕有推卸责任之嫌,便没说出口,只在心里抱怨媳妇没把话说清楚。这时,又有人围了过来,铁牛方才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要说这事也是怪黑子,谁叫他恁迷《水浒传》!停电以后,黑子的心里就一直悬着林教头的去向,想来想去,就想到了陈半仙,偏偏陈半仙是个半拉子,书看得半懂不懂,头脑中的一部《水浒》大部分是自己的创造,说出来的自然是牛头不对马嘴。黑子不听倒还罢了,越听心里越悬。昨天晚上,黑子实在熬不住了,就骑了车子上街看电视。黑子的媳妇估摸黑子不会回来了,就留了一个男人在自己被窝里过夜。没想到,黑子看毕电视又摸黑回来了。
几个男人把一个平常的偷情故事极富主观色彩地演绎一番之后,都忍不住笑弯了腰。笑毕,便问铁牛啥时候来电。铁牛装出不怀好意的神情,说:等你们的媳妇都跟人睡了再来。有人就说:我又不喜欢看电视。铁牛没想到他竟是这么瓷实的男人,便调侃道:死守不是办法,我倒有个防止媳妇跟人睡的小窍门。那人眯了眼睛问:啥窍门?铁牛神秘兮兮地说:耳朵使过来,我悄悄跟你说。铁牛说一句,那人笑一声,说完之后,两人都是哈哈大笑。
众人忍不住,便说是铁牛的经验,应该好好推广。铁牛大大咧咧地说:推广可以,你们哪个的电费交了就给哪个说。众人一听,哄地一声就要散开。铁牛急急地喊道:真不怕媳妇跟人睡呀?有人问:村干部的电费都交了?铁牛又抖了抖褂子,把衣兜抖到面前来,摸出一本收据说:我这就开票去的。那人说:我们看了收条自然会交的。铁牛便骂,恶恨恨的样子:就是来了电,也不给你们这些龟儿子送,非等你们的媳妇跟人睡了不可。众人不理,各自走开。......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