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知识积累的终点并非原创的自然起点


□ 崔 平

  一、扼杀原创的“学术积累”观念
  
  中国的传统思维气质与学术的严格精神不对称,喜欢经验性地提出粗放观点而不慎于分析论证,这一认识风格不但钝化了思想锋芒,而且常常让似是而非的论断大行其道。作为其表现,在学术研究道路问题上,就存在一种很有市场、似乎严谨博大但实际肤浅的观念,即认为学术原创只能在继承人类全部知识的条件下进行,因而必须首先成为饱读诗书的“博学之士”,完成学术积累,然后才有创新思维的资格。而人类的知识宝库虽然有限,但相对人的短暂生命而言却具有难以负荷的无限性。因此,学术积累操作变成了恶性的开放积累和无限积累。于是,在中国历史上,有许多学富五车竟未立片言或虽暗怀大师雄心却未及着手实践的悲剧。诸多此类尴尬,似乎并没有触动中国学魂而引起怀疑和反思,因为没有任何限制意识的学术积累仍然是常被提到的原创资格标准。
  在客观上,关于原创的传统的学术积累要求具有对民族原创意志的麻痹作用。由于不加限制的学术积累具有近乎无限的漫长性,所以,一个人在其所处的任何学术道路位置上都可以给自己找到推卸原创责任的理由——时机未到,从而心安理得地放弃原创行动;另外,出于相同的原因,一个人甚至可以判定自己永远没有能力完成学术积累而根本打消原创冲动,安分守己地蜷曲在故纸堆中。两相结合,不加限制的学术积累必然造成一个人对原创的敬而远之态度。不仅如此,其逻辑放大效应为,造成民族原创责任的代际推诿,即整个一代人判定自己学术积累成功的不可能性,并在学术积累的社会传承幻觉基础上,把完成学术积累的希望赋予下一代,从而将原创的责任转嫁后人。因此,如果一个人从生到死乃至整个民族都着迷于“学生”这一自我定位,以习得他人创造的知识为上乘境界,满足于终生学习,自诩永做学生,以“老学生”、“好学生”身份自我欣赏和相互恭维,那么,原创势必被神化而退出人间,“原创难”在人们的心底便被悄然偷换为“不能原创”了。
  然而,在潜意识当中,文明古国、文化大国观念又刺激出中国一些学者强烈的原创地位欲望,时而泛起呼唤“大师”的冲动,为“大师”的缺失而抱憾和焦躁。但尽管如此,还是不愿去反思自己的传统学术观念,批判和纠正社会性的学术行为模式。相反,仍然站在那种无限化的学术积累立场上奢望原创,似乎并非行动方向有问题,而是在学术积累上勤勉不足。于是,越是缺乏原创,就越加苛责和鞭策积累。一种吊诡就此出现:在一个全都皓首穷经而无人从事原创研究的社会,怎能涌现原创理论和大师?由此看来,必须认真分析原创的认识论本质,相应确定它对学术积累的特定要求,从而澄清原创和学术积累的关系,为原创开拓出一个现实生存空间。
  
  二、原创操作呼唤才情灵性:
  
  在知识形态上,原创只能是关于特定事物的普遍存在原理的认识,其中必然包括关于认识对象的最高普遍原理的创造性发现。因为“原创”的原始创新含义折射到知识的逻辑结构中即为,在知识的逻辑秩序中占据第一位置的最高原理具有首创性。相反,如果第一原理是历史给定的,新论断只是在此基础上的逻辑发展,那么这种新论断就不能被严格地称为原创,因为其知识可能性已经蕴涵在原有知识中。虽然有时人们也在它首次现实显现的历史意义上宽泛地称这种继发性认识为原创,但在严格的逻辑意义上却并不是真实的原创。显然,那些占据认识的更低逻辑序位的应用性认识就更加远离原创。于此,也侧面看出为什么把原创认识限定在“普遍原理”范围内。因为,按照知识的一般构成逻辑,优先存在的知识必然具有相对高级的普遍性。原创知识的这种逻辑性质映射性地决定了它与认识历史的关系,即只要把关于一个知识体系内容之间关系的判断模式推广到当前认识内容与历史知识内容之间,就很容易地断定,原创相对历史知识必须具有非蕴涵性,即不能是以历史知识为根据而逻辑地展开的认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学术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学术月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