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江南亦沧桑


□ 林轩鹤

江南似乎天生就是那种一枝一叶总关情的地方。
“闲把琵琶旧谱寻,四弦声怨却沉吟,燕飞人静画堂深。欹枕有时成梦雨,隔帘无处说春心。一从灯夜到如今。”贺铸的这首《减字浣溪沙》将江南人连诉苦也忘不了捎带上些清音雅韵的情趣表现得淋漓尽致。
自古江南多才俊,从古时的虞世南、骆宾王、张若虚、范仲淹、秦现、贺铸、陆游、范成大到现代的朱自清、鲁迅、徐志摩、戴望舒,数不胜数。山川灵秀的江南不仅造就了无数诗人墨客,更赋予他们一份灵性、无数神来之笔和犹如暮雨纷飞的佳句。
江南,在居易的诗里吟过,在东坡的词里诵过,在米芾的画里赏过,在薛涛的琴边听过。
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风帘翠帷,烟柳沙堤,绿水逶迤,画舫百里。
江南,在江枫渔火的愁眠中,在轻烟笼罩的寒水间,在暮雨如雾的小桥前,也牢牢地印在我的心上。
江南飞花曼舞,风絮低回,这样的景致多少是有些暧昧的。当流水携着落花、轻絮,徐徐自城中流过,江南的空气便无端透着风月的芳香了。那千年前的旧景象穿越岁月的长河而来,这时,仿佛见到满腹经纶的才子们在河边吟咏,而对岸总有曼妙女子斜倚在雕梁画栋的檐下,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流苏,顾盼生姿地朝着河的那边张望,或者在暮雨黄昏,见佳人纤纤玉指捏一把油纸伞,侧立桥头,像入了画一般。紫箫寒月满长空,佳人在绿水影里,在红藕香中……
江南是唐伯虎与秋香的江南,是白娘子与许仙的江南,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江南,是七仙女和董永的江南,江南的故事在一年年的花开花落中流传百年千年。
江南是清水芙蓉般女子的江南,有“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的清丽,有“沉鱼水中”的倾城,有“恸哭六军,冲冠一怒”的倾国,也有“莆苇韧如丝”的坚贞……
如今,我冒着蒙蒙的烟雨,穿梭于江南幽深的小巷,从静谧和安详中读出那份属于江南的别致韵味,以及那些浸润着江南人文精神的亭台楼阁、灵山秀水,留恋于有过许多传说的秦淮河畔、莫愁湖上,安坐在紫金山间的石阶,畅游于群山环绕的紫霞湖中。难道冥冥之中,我与江南有着一份天生不解的情缘?
不必说中山陵的庄严巍峨,不必说明孝陵的古朴典雅,不必说雨花台的别样景致,不必说梅花山的傲冬梅香,在江南,文化传统和人文精神已融入一座城市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融入城市里居民平静而又丰富的日常生活,成为一种弥漫于整座城市的氛围与气息,你可以用耳朵听到,用鼻子闻到,用双手触摸到,但你很难从心里彻底读懂。我是脚步匆匆的游客, 自然更无法读出风物之后难以言说的那份神韵,和隐藏于江南城市背后的那份沧桑。
回溯到7000多年以前。在那洪荒的远古,勤劳、善良的先民们就在这平原上繁衍生息,用自己的睿智创造出了光彩夺目的河姆渡文化。河姆渡遗址1973年被发现,其中出土的稻谷,经鉴定为世界上迄今最早的人工栽培稻谷。而河姆渡这个词,本身就充满着神奇和诗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