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蝙蝠洞走笔


□ 林登豪

□林登豪

在周宁宾馆匆匆用罢早餐,我登上越野车沿着山路盘行了四十多分钟,就抵达礼门乡溪兜村。沿村子绕行,小车到了岔路口,无大路可通,下车后,背上摄影包就走。我们轻快的足音共鸣着山野的清新。我抬头凝望,流水淙淙的盘龙溪,就投影视野了。

我们沿溪溯行,只见盘龙溪水清澈见底,晶莹剔透,犹如洗尽铅华少妇的风姿;风荡微波,水下的奥妙,历历在目。经过的深潭,颜色由蓝渐渐过渡到绿,通透凝重,给我留下和田玉的质感。溪床有不少俏石铺就,两岸危石峭壁峥嵘四周。高耸处翘挂悬泉,深潭飞瀑,烟雾腾腾,飞溅散珠,一道道水帘或宽或窄,或急或缓,比之虎啸龙吟的九龙漈而言,少了雄浑,却多了倩秀,犹如待字闺中的美眉,纯净温婉。那边的金龟瀑,细水娟流,舒缓自如;这边的水帘瀑,滴珠溅玉,一帘接踵一帘,似碧玉连环,分外妖娆。一路上,鸟飞蝶舞,仿佛走进“鸟鸣山更幽”的情景;转身回眺两岸,奇花异果,把一涧溪水点缀得诗情勃发。

我们不知不觉来到水流尽头,只见一道高数十米,陡峭似削的石壁突兀在视线中,壁下静卧一泓见底的潭水,纯净、甘甜、醇美。潭水中两巨石好似巨人兄弟,将去路封住。面对此情此形,我的情绪一落千丈,以为此处别无去路,疑是到了天之涯海之角,靠近细瞧,却见一扇巨石悬空倒立,底部清水荡漾,形若闸门的巨石中间,却露出一个上狭下宽的尖形洞口,周边长着青草,一股清水从中慢慢溢出。这就是张扬到极致的“生命之门”——洞口的形状惟妙惟肖,与女性敏感的器官巧似,浑如天作之合。靠洞口的方位上停着小小竹排,岸边站着的老大爷,拿起长竹竿,要引渡我们进入妙景。

竹排悠然地向洞内划去,道道荡漾的涟漪如村姑的微笑,喜迎天下游客,穿过生命之门就是龙宫洞。到了洞口,只见怪石横陈,有块顽石以压顶之势扣在了洞顶。在漂移的竹排上,我只感到它就扣在自己的头顶上;缓缓蠕动,洞内光线昏昏暗暗,空气既潮湿又阴凉,确比外面低了好几度。我们就穿行在众石下的缝隙间,石壁上极为湿润,伸手触及就留下水迹,我感到自己的脑袋似乎快靠上壁顶,连忙缩紧脑袋,提醒大家要小心谨慎,当心碰头。艄公收起竹竿,用手掌在崖壁上左一下右一下轻按,竹排随机改变了方向,灵巧地穿越在巨石缝隙间,我们静下心来细细观赏,前方隐约有了几丝光影,潭水也开始变色了,或青或绿,清凌凌的令我只想与她亲密接触。闪烁的阳光悄悄越过石缝,亲近潭水,一泓又一泓的溪水似翡翠般晶莹剔透,但却深不见底,我的直觉告诉自己此处定是深潭无疑。正当我们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时,一道黑影自眼角滑过。哦,蝙蝠!一位眼尖的女士尖叫着。老大爷笑道:“里头的蝙蝠有的是,多的时候有上千只呢。只不过现在游客多了,蝙蝠似乎也少了很多。”说话间,突然眼前豁然开朗,竹排已驶出了龙宫洞。我们上了岸,登上木梯,翻过十多米高的巨岩,七拐八弯,终于到了蝙蝠洞。这是个可容一百余人的大岩洞,洞中潭水清浅而静谧,空气新鲜、清凉。

蝙蝠洞周围遍布原始次生林,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怪树倚壁婀娜,古木苍劲洒脱,好一派的天然工艺品。就在“仙女床”石壁光溜如削的悬崖上有无根枫树,不见丁点土质,整棵树好似用胶水粘在石壁上一样,身粗如海碗般大小,高约四丈有余,树直枝茂,不知是如何成长的,真令人感叹大自然的顽强生命力。石崖周边还有两个长满灌木花草的石球,宛如大盆景,更像仙女抛向人世间的绣球。紧紧缠绕的根系逆向伸长的“鸳鸯树”,在危岩上缠结成一方平台,坐在这些根系上面,似乎坐上莲花宝座,让人匪夷所思。既是“鸳鸯树”,应该是先天约定同生共死的生命默契吧。蝙蝠洞景区内岩奇洞幽,春暖之时,满山杜鹃竞相争妍,把荒山野地装点得生机勃勃。野生罗汉松、银杏、红豆杉、野葡萄、野含笑、野甜槠都是十分难得的高山树种,这些珍稀之树,演绎着一篇篇亘古的生存传奇。

瞧!那边数十米高的山腰上,碧草幽幽,花奇果异,藤蔓纵横,盘枝错节;有树临崖迎风,却无上山之路。阳光洒在一块长满绿色青苔的石头上,石头尖翘,有如犀牛出洞;那边突出的大石,又似河马下水。“山神岩”雄伟壮观,超凡脱俗,风骨神韵,形似神更似;边上的“神象岩”,古藤和树根把它点缀得栩栩如生,听说还是玉皇大帝赐给山神的坐骑。“燕子矶”酷似回首翘望的大燕,据说是仙女的宠物;石洞上方有块悬空的圆石名为“仙女床”,传说是仙女沐浴后小憩之所。

大洞后依然是巨石,石与石相拥相守,产生了无数神秘而各不相同的洞。这处洞群据说是洞上有洞,洞中有洞,洞外有洞,迂回环绕。我们沿着简易的木头梯子爬上巨石,左旋右转、钻进钻出,时窄时宽,四周都是不知深浅的蝙蝠室,不少的洞穴都是黑糊糊的。我瞅见身边有一小洞,猫身钻入,借着微弱的光线慢行,眼睛却紧盯着头顶,岩壁上到处都是凹凸不平的蝙蝠窝,底下却是叮咚作响的碧水;行不多久,果然,岩顶上挤着一堆堆的蝙蝠,少则几十只,多则几百只,这么多倒挂石壁上的蝙蝠,不愧是一大奇迹,令游人叹为观止。我突然灵机一动,打开相机的闪光灯,按动开关,闪光灯一亮,它们受惊时争先恐后,翩翩起舞,形成美丽的弧线,极速冲击我的双眼。我连续按亮闪光灯,使自己大饱眼福。不知蝙蝠们欢迎我这突然造访的不速之客吗?哦,蝙蝠,这一出没夜间的会飞的哺乳动物,赋予溪谷洞穴神秘的色彩。

离开幽暗的洞穴,我立即往亮处走去,阳光又开始拥抱躯体。我遽然转身,只见盘龙瀑的飞流直喷,白练荡腾,烟雾翻滚,犹如飞龙舞半空,格外激越。我在潭边选了一块大石头悄悄坐下,在爽快的长瀑旁,我一时无语了,好似亲近了肃穆的场景,宛若我面对的是正襟危坐的高僧。面对千年的流响,我的双眼凝视跌落低处的涧流,凝视汇纳飞流的深潭,哦,从高处跃下的涧水,几经跌宕,终积成潭,动静之间,变幻莫测,像人生之曲折。

忽然,我发现不远处有块较长较平的大石板。立即移动脚步,仰卧之上,我仰望着天之澄明,放飞思绪的双翅,任其自由驰骋,寻觅天人合一的感觉。我陶醉在这恢弘的天籁中,猛然悟到,凡人存在大千世界中的真谛。感谢千年不竭的溪流活水激起我的思路——溪流是村庄的血脉……

离开蝙蝠洞,我又见溪水潺潺,清浅可人,绿树碧草,临风招摇,石壁临空,古藤轻垂,我用大自然之钥,打开心扉之门,洞中清泉浣洗了自己心之劳累,在花草茂林修篁中有条小径,自箬竹深处蜿蜒而出。我漫步在返程的路上,突然发现此时此地的天空格外湛蓝,我的心湖也湛蓝湛蓝的……

责任编辑 贾秀莉

分享:
 
更多关于“蝙蝠洞走笔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