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梅城三隐士


□ 徐锁荣

梅城是一座江南城市,有很多古建筑瑰宝,为了保护这些古建筑瑰宝不被开发商拆除,梅城三隐士:作家刘青藤、画家冯爱莲和书法家周养鹤联名给市长写了信,却等来了威胁的匿名电话。他们没有退缩,他们手挽手大义凛然地挡在了推土机前面,冲突陡然进入高潮……

一、梅城

梅城是一座江南城市,地理位置大约在长江中下游。说是大约,是因为小说里的地理位置是不能太确定的,确定了容易招惹麻烦,但有样东西可以确定,那就是京杭大运河从市中心穿城而过。因为有了一条河流,城市就多了几分柔情和水意,也多了一些历史的沧桑感。京杭大运河,在古时是南北交通枢纽,从隋炀帝下江南选美,到乾隆三次南巡,走的都是运河,而且都在梅城下榻。梅城不但梅花灿烂,而且美女如云,所以皇帝都爱来。不但皇帝爱来,宰相也爱来,钦差大臣也爱来。皇帝来了,白天体察民情,发表施政纲领,晚上就在美女的簇拥下,载歌载舞。那时候,梅城没有歌剧院,也没有夜总会,就连皇帝下榻的御院,也赶不上当今市府的小会议室宽绰,于是州府官员就将美女送上龙船。州府选来的美女,不仅能歌善舞,而且诗书琴棋,无所不通,尤其是江南丝竹,更是调弄得美轮美奂,皇帝坐在船舱里,船头有美女唱歌,船舱有宦官簇拥,弹着琴,吹着箫,船在水里缓缓地走动,两岸是万家灯火笼柳烟,皇帝就沉湎在如诗如画的境界里了。
梅城除了出美女,还有一样特产,那就是梅花.梅城的梅花,跟别处的不一样,别的城市的梅花,一般都开在山上,或者公园里,相对要集中一些,于是就形成了景点。而梅城的梅花,却开在庶民百姓家,梅城人,个个爱梅,家家养梅。古时的梅城,园子很多,一般的士大夫,都有庭院,仅史书记载的,就有近园、半园、留园、亲水园。庐园、爱墨园等等,听听这些名字,你就可以想像这些园子该有多美了。士大夫造大园,小市民就造小园,就是一家造不起,也几家合造一个.这样的园子里,一般都有一口水井,井旁种上几棵梅花,形成一道风景。就是造不起园子的,也在门前屋后,栽上几株;就是门前屋后没有地的,也要弄个破缸瓦盆之类的栽种.所以爱梅种梅,似乎成了梅城人的一种嗜好,哪个家庭就是穷得光了屁股,邻里不会看不起,如果不种梅花,人们就会冷眼相待。古时候,梅城也没有轰轰烈烈地搞植树节,也没有闹梅花节,搞什么所谓的经济搭台梅花唱戏之类的活动,可爱梅植梅却成了市民的自觉行动。由于家家种梅,人人爱梅,每到早春,满城梅花盛开,人们就像过节似的热闹开心,城里的香气,几乎将半壁江南都熏醉了。
梅花给梅城带来的,主要的还不是表面的如花似锦,而是对市民心灵潜移默化的影响.由于种梅爱梅,一代代,一辈辈,这种性情的积累,在梅城形成了一种追求高雅的氛围。所以历史上,梅城就出了很多大画家,大书法家,当然,还出过几个状元,几任宰相,仅仅南北朝,就出了两代皇帝。
梅城人为啥这么爱梅花,甚至爱到了几乎痴迷的程度?让我们跟着小说里的一个人物,去市博物馆寻找答案。

二、刘青藤

上午9点整,市博物馆带轱辘的大铁门准时推开,工作人员各就各位,倒水沏茶,一天的工作就这样开始了。地方志阅览室的资料员是个漂亮女子,外号叫太平公主。所以能荣获这个外号,是因为她是市长的儿媳妇。太平公主沏了茶,就从提包里取出一个圆圆的毛线球和两根竹针,开始打起了毛线。按说,在上班时间干私活,是违犯博物馆规章的,但太平公主有特殊情况,她已经怀孕了,怀的当然是市长的孙子或者孙女。太平公主怀孕后,就找来大量胎教书藉进行阅读研究,从一本小杂志里,她看到这样一条信息,说是打毛线可以锻炼大脑,增强记忆力。于是突发奇想:既然母亲的大脑得到了锻炼,那么胎儿的大脑也可以受益,这是一件双赢的事。再说地方志阅览室读者本来就很少,有时坐上半天也不见个人影,闲得人都有点发慌,何不用这种方式进行一番胎教?于是一上班就悄悄教了起来。当然在这之前,太平公主也进行过音乐胎教,可是在单位一打开录放机,音乐楼上楼下乱窜,尽管馆长碍着市长的面子不好说什么,却会在群众中造成不良影响。打毛线就不同了,打毛线没有声音,再说地方志阅览室又在博物馆的最高层,楼下有人上来,木质楼梯会用声音提前向她通报.
太平公主刚教了几针,一个人就轻手轻脚闯了进来,绕过摆在门边的办公桌,径直朝里面闯去。她抬头一看,见是一个老头,手上拎着一只鼓鼓囊囊的黑色旧皮包,也不知里面装的啥东西。便喝道:喂!做啥?
老头这才转过身子,朝她鞠了一躬.没等老头开口,太平公主就用手指着门上贴着的一张纸条,喝道:出去!
那张纸条上写着“谢绝推销”四个大字。近些日子,馆里时不时会闯进一两个乡镇企业的推销员上门来搞推销,其产品也是五花八门,有一回,一个女推销员竟把春药送到了太平公主的桌子上,还说是什么祖传秘方,闹得她哭笑不得。后来她将此事报告了馆长,馆长就在各个阅览室的门上都贴了一张类似的纸条。老头没有看纸条,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太平公主。你想干什么?太平公主问道。我到这里来还能干什么你不明白吗?老头子反问道。我不晓得!太平公主盯着老头拎着的那个旧皮包,没好气地说.那你就去学一学博物馆资料员职责,学懂了你就晓得我是来千什么的了。老头脸上仍然带着笑,语气里还带着几分幽默,太平公主却听得浑身不舒服。于是就转过身子,手朝门外一指,道:你给我出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