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遍地蛤蟆


□ 杨静龙

  那天晌午,我们正在请神仙花鳖喝酒,许小小的手机响了。电话是村长打来的,村长现在是开发区副主任了,可在我们眼里,他还是一个村长。

  柳四龙回乡了,村长在电话里说,这狗才把我堵在厕所里了!

  我一听.脑壳里就像有一只薄壳鸡蛋啪一声碎了.蛋清蛋黄粘糊糊流了一脑袋。我知道这下坏了.自己又要变成“荡头”了。做“荡头”倒也无所谓,反正村里人一直都这么叫我,我不承认也不行。人家就是不叫你名字,叫你“荡头”,你总不能老躲着不答应吧?在我们江南,人家叫你“荡头”,就是说你愣头愣脑,傻傻呵呵.一半是疯子一半是笨蛋的意思,也算不得太丢人。那就不去说它啦,我是担心浮子岛三年来的平静生活就要走到头了。

  可一开始.许小小并没有说狗才柳四龙的事.只是呆呆地看着我请神仙花鳖喝酒。看得出来,村长的电话让她有点懵。

  吃过午饭.本地的客人陆陆续续乘渡船离开了浮子岛。一些留宿在渔庄的外乡人,听说我要请神仙花鳖喝酒,也不回客房了,叽叽喳喳地围过来看热闹。当然啦,这样的场面是任何一个外乡人都不会放过的。

  柳杨堡匹面有一个漾,叫鳖漾。漾,也就是湖泊。江南人细致,一个湖泊就有三种叫法,大的叫湖,小的叫塘,不大不小的,就叫漾。那漾可是生得古怪,站到高处远看,就像大地上趴着一只水淋淋的巨鳖。圆圆的漾面是它身子,四条蜿蜒而来的港汊是它的腿,向柳杨堡方向伸出去的码头是脑袋。而鳖背呢,就是漾中央的那座小岛,叫浮子岛。把岛屿叫成浮子,那真是天才的想象。你只要想一想鱼线上隐隐绰绰飘着的一粒浮标,就知道那岛的可怜相了。

  浮子岛真是太小了。人们远远望着,就会担心它一不小心随波逐流漂走了。或者像一只神仙花鳖,倏一声沉到漾底下去了。以前,漾边的人是很少去浮子岛的。那儿有什么呀?黑黝黝的礁石,乱莲蓬的茅草,几棵歪树,也就是一座荒岛。要说面积,如果拿岸上的土地打比方,还不够老板们建一个工厂的。这些年镇政府弄经济开发区,土地都被围墙圈起来建厂房了。圈地就像发洪水,从柳杨堡镇区开始,一浪一浪往鳖漾方向推过来。那可真是祸水啊,流到哪里,哪里的村庄就淹没了,土地就消失了。三年前,那股洪水终于涌到了漾边村。大拆迁的时候,漾边几户渔民舍不得放弃祖祖辈辈打渔为业的生活.死活不愿意搬迁到开发区新村去。十几个人咬咬牙,呼啦一声全上了浮子岛,合资建起了一座渔庄。 他们之所以敢那样做,全是凭着鳖漾里的那些鳖。那可真是天下难寻的稀罕宝贝,鳖背上的花纹奇形怪状,有像天上星相的,有像地上山川的:也有像树权,像棋盘的。总之,就像神仙画的符,当地人称神仙花鳖。浮子渔庄的金字招牌菜就是神仙花鳖汤.它让渔庄客源滚滚,生意兴旺。

  其实,这道金字招牌菜除了神仙花鳖,还有柳杨堡的糯米黄酒。鳖和酒就是一对夫妻冤家,谁离开谁都不行。而第一个把鳖和酒弄到一只锅子里去的那个人,就是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