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小说二题


□ 石庆滨

脑疾

一个人头疼了,感觉脑子里就像钻进了虫子,又像塞进了沙子。这种疼痛是没法形容的,医生问了半天他也说不清楚。
不发热,不感冒,量血压,查肝功,没有任何头疼的病中因或病后症。这就怪了。
医生问最近生过气吗?例如,与妻子吵架了,与儿子顶嘴了,与同事斗气,没评上先进,没当上劳模,丢了钱,被情人骗了,等等一切不顺心倒霉的事。
回答没有。这一切他都处理得很好,该有的他都有了,该没有的他都没有,就是这头疼来得有些莫名其妙。
医生问,吃过什么异物吗?例如:蛇、蝎子、青蛙、娃娃鱼、熊掌、猴脑、猿血……对了,原先人见人厌的豆虫现在有人非常爱吃,这世界是越吃越稀奇古怪了。那东西可不能吃啊,我作过研究,它身上含有杀虫剂毒素,而这种毒素可以导致脑疾啊。
回答还是没有。他有钱也有些文化,知道环保的意义重大,知道什么是绿色食品,更懂得怎样细心生活,妻子给他绿色情感,保姆给他绿色生活原料,没有头疼的物质基础啊。
医生怪怪地看看他,小声问,最近那方面的生活过多吗?
他似乎早就知道医生要问这方面的话,怪怪地笑道,一个星期一次不算多吧。
医生说,少点,也有可能头疼。医生有些敷衍了。
他这下笑得更怪了,说,隔三差五的有个补充。
医生一下子来了兴致,问,是二奶还是街上的?
他笑得更怪了,什么呀,都不是,反正是要情有情要爱有爱的,放心吧,在这方面我比任何人都幸福。
医生好像有些不甘这个结果,那你做这些事就不那个吗?
他干脆哈哈笑出声来,用手指着医生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一切我妻子都是知道的,她很爱我,允许我那样做。
医生看看他身旁的女人,那女人很自然地笑笑,点点头。
医生有些生气了,说,你没生理方面的病,走吧。
他说,可我确实头疼啊。他妻子在一旁补充说,我们去神经病、精神病医院都看了,用进口设备查都没问题。
医生苦笑一下说,叫你们这么一说我也头疼了。心不在焉地问了句,你最近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吗?
医生都觉得这话问得有些多余,收起白大褂,好像要下班了。
他沉默了一会说,我最近在练三个动作:动耳朵、舔鼻尖、看脑门。动耳朵和舔鼻尖都练成了,就是看脑门练不成。
医生转过身目瞪口呆地看了他一会,点点头,说,我明白了,回家照照镜子,看看你的眼长在什么位置。
他回家照了半天镜子,说,眼就长在脑门下啊,谁不知道啊!
妻子在一旁补充说,不光长在脑门下,还凹在里面呢。
他恍然大悟,对呀,凹在里面怎么能看到呢?说着他的头疼病立即消失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