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国外环保法立法经验借鉴


摘 要 本文着重从立法目的的确立、谨慎原则的采用、环境法的有效实施等方面来分析总结西方发达国家环境保护立法领域的经验。

  关键词 环境立法;谨慎原则;告发人制度;私人检察官制度

  文/曹明德 黄琰童

  西方国家在经历了环境污染而引发的环境运动之后,开始思考环境不正义、种族歧视、贫困、健康等社会问题,并运用法治方式来矫正环境不正义及其他与其相关的社会不正义现象,最终发展成拥有较为完备的环境污染防治、自然资源保护法律体系。其中,很多经验具有共性,值得我们借鉴。

  国外环境法立法目的之于我国环境法修改的经验借鉴

  德国目的论法学派立的代表人物鲁道夫·冯·耶林认为,法律是人类有意识地创立以达到一定目的的产物。这一观点的做法是在立法过程中甚至在立法前,提前预设一种“理性至上”的产物,这一做法既有基于理性乃善法之保障的考虑,同时通过对法律实施后的蓝图的描绘,以尽量消除法律形成过程中可能遇到的“民主合意”的障碍,降低法律通过所需的民主成本。由此可见,研究环境法的目的是极为重要的。首先,它主导环境法的形成,体现着立法者的价值观,让理性集合度极高的产物——法律原则和法律规范避开“理性有限性”的天生缺陷,在统一目的的支配下尽可能减少冲突和矛盾。进而将其效用充分填充到应然性与实然性之间的沟壑中去。第二,环境立法目的也是检验和评价环境立法是否合理、环境质量高低如何的重要前提预设标准之一。本篇将以美国为代表的海洋法系和德日为代表的大陆法系分别做类别化分析。

  因为受到经验主义哲学思想的长期影响。 “尊崇先例”为原则的英、美两国环境法的发展主要依靠个案向个案的推演。美国环境法中主要法的渊源虽然是成文法,但其成文法也是从判例形成的习惯法以及基本原则中进化而来的。因此,不同于大陆法系往往明确置于成文法典中的做法,美国环境法的相关成文法中很难直接得出美国环境法的完整且明确的立法目的。不过,作为为联邦环境立法设定基调的《国家环境政策法》 (NEPA)中的第1篇第1节第1条,明确规定了此法的立法目的:联邦政府将与各州和地方政府以及有关的公共和私人团体进行合作,采取一切切实可行的手段和措施——包括财政和技术上的援助,发展和增进一般福利,创造和保持人类与自然得以在一种建设性和谐中生存的各种条件,实现当代美国人及其子孙后代对于社会、经济和其他方面的要求,这是联邦政府一如既往的政策。基于NEPA对后来美国环境立法所产生的重大影响等因素,笔者认为有“美国环境保护的宪章”之称的NEPA的立法目的有一定的代表性。美国环境立法目的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已经摆脱了早期立法中呈现出的人类中心主义和纯粹功利主义的特征。二是明确了代际间对于环境的平等权利,肯定了后代人对环境的合理需求。三是从过往只对自然资源的保护,转变到对环境问题的全面关注。

  从法律发展的路径来看,与“自发性”的海洋法系不同,大陆法系的思路往往是“建构性”的。注重法律体系的完整性,从理性出发去构建法律原则和细化法律规范,这些大陆法系的基本特点也深深反映在德日的环境立法中。1993年,德国制定通过了环境法典草案就是其中的代表。 《草案》第1章第1条即对立法目的做了明确的规定,为了环境的持久安全,法律的保护目标是:生物圈的生存能力和效率,以及其他自然资源的可利用能力。环境保护的措施是为了人类的健康和健全。

  我国经济30余年的高速发展是以牺牲环境和资源为代价取得的,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以牺牲公民的生存环境质量和健康为代价取得的。近年来,因环境污染而导致的群体性环境事件接二连三发生,已经成为影响社会稳定和政治稳定的导火线,从表面上看,这些事件是自发性的邻避运动(NIMBY)和一些地方官员缺乏执政能力。究其根源,是我国环境立法、环境执法和环境司法中存在严重的缺陷。以立法为例,我国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是1989年颁布的,已经严重过时。该法第4条规定我国环境法的目的是“使环境保护工作同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相协调”,这为以牺牲环境和资源为代价来发展经济提供了借口。值得欣慰的是,2013年6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对环境法修正案草案二次审议稿进行了审议。其中第4条已经被修改为:国家采取有利于节约和循环经济资源、保护和改善环境质量、促使人与自然和谐的经济、技术政策和措施,使经济社会发展与环境保护相协调。由此可见, “环境优先”原则已经被广泛认可,并且极有可能在未来的正式法案中得以确定下来。这无疑是我国环境立法目的的一次巨大进步。

  国外环境法之谨慎原则于我国环境法修改的经验借鉴

  谨慎原则( precautionary principle),也被译为风险预防原则。最早是在20世纪80年代德国环境法中提出。在国际层面,1987年在伦敦召开的《北海宣言》被首次提出。1992年《里约环境与发展宣言》对于谨慎原则有明确的定义:遇到严重或不可逆转损害的威胁时,不得以缺乏科学充分确定依据为理由,延迟采取符合成本效益的措施防止环境恶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国外环保法立法经验借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