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党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生没有趟不过去的河


□ 曹中云(口述) 崔玉和 高沿蜻


突遭厄运

我出生在沈阳市新城子区一个工人家庭。1989年,我职高毕业后,来到辽电一公司职工医院当了一名护士。1992年9月,我结了婚,不久有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1996年我又考入了辽宁省职工医学院。正当我家庭幸福、事业有成的时候,不幸却悄悄降临到我的头上。
1998年1月24日,我在给女儿试穿毛衣时,猛然发现女儿的耳垂儿上有几处出血点,凭着职业的敏感,我便马上抱起女儿来到铁岭市妇婴医院。经过检查,女儿血液里有幼稚细胞。一听血液有问题,我一下懵了,我跌跌撞撞地跑回家,第二天一大早便和婆婆带着孩子赶到中国医科大学第二临床医院。
经确诊女儿患的是“L2型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高危型”。听到这一诊断结果,我一下晕倒在地。我深知这种病是无法根治的,但怎能轻易放弃自己的孩子呢?只要有一线希望,我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一定要治好女儿的病。从此,我带着女儿开始了漫长而又艰辛的治疗历程。
经过近一年的化疗,女儿的病情终于得到了控制,我也欠下了7万元的债,而这仅仅是开始。为保证孩子治疗的开销,我经常把药开回家,按照医生的嘱咐自己给女儿化疗。我还找了份推销化妆品的工作。
我知道,要治好女儿的病,目前只有采取同胞脐血干细胞移植,但这不仅要需花十几万元钱,而且同胞脐血配型的成功率只有四分之一,万一生下第二胎却配不上血型,对这个风雨飘摇、极度困难的家庭来说,岂不是雪上加霜?
但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要全力争取。我开始再次向亲朋好友借钱。可半个月仅借到四五万元。这时,有人建议我到社会上寻求帮助,我想:“有困难的不只我一家,我怎么好意思向社会伸手呢?”就在我举步维艰之时,我们公司知道了我女儿患重病的情况后,为我捐了2万多元钱,又借给我15万元。当时,我感动得泪流满面。
2000年6月9日,我顺利生下了一个男婴,经过血型对比,姐弟俩完全可以进行脐带血造血干细胞移植。两个多月后,中国医科大学第二临床医院为女儿进行了脐带血移植并获成功。我欣喜若狂:我的女儿终于得救了!
2000年末,由于单位精简,我下岗了。面对一大堆外债和下岗,我没有怨天尤人,开始自谋职业。可是,找了一个月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
一天晚饭时,丈夫见我闷闷不乐,便半开玩笑地对我说,要是他下岗就好了! 原来丈夫领女儿到青岛看病时,见有人吊在高楼外墙清洗楼房,这虽然是一项危险性工作,但他觉得铁岭还没有,市场潜力一定很大,不过,丈夫认为妇女不能干这个。我一听,激动得差点跳起来:“谁说女的干不了?我就开一家清洁公司!”

另谋职业

对于我来说,清洁服务是一个全新的、陌生的领域,为干好这一行,我专门到北京中关村与美国朗洁清洁服务公司签订了合同,用3万元下岗费购买了清洁专用工具,又接受了专业培训,成立了美国朗洁清洁服务公司在辽北的第一家加盟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党员文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党员文摘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