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经验五书


□ 蒋 蓝


蝴蝶之书
智慧是一只翩翩的蝴蝶
而不是一只阴鸷的猛禽
——巴·叶芝
从花冠出发,然后对花影规避
在一个点犹疑,扑出去的翅膀忘记折返
类似缎子把褶皱的光摊开
侧起的身体,竖立一个突然的瓷器

煅烧的黑暗,没有在比喻的高处解体,却用脆亮的触须
与爆开的花瓣缠绕,反诘闪电
蝴蝶把预设的线路演绎为可能或不可能,从蝴与蝶的缝隙飞离
这容易联想起高峰时期的爱情
不可重复和积累,只能在回忆里虚构,蝴蝶
总以慢和偶然的姿态回去
字外的蝴蝶不同于字面的蝴蝶
梦喂养的纸蝴蝶具有超验的面具
一个大写的花体字横架在玫瑰与迷宫之间
不断异位
光辉被塑造成柔和的幅度,去照亮背面的事物
倒过来的天空,人是今非,花在反对花
蝶翅的黑金
均匀地覆盖呜叫的思想,无声,也没有表现欲
蝴蝶甚至惊险地穿过树叶的琴弦,把低音提起来,染绿
让高音更高,高到发亮,直到预感的触须与事实合一
任其融化
而蝴蝶却是花的动词,它在玄学的后花园设计楼台
平衡了身体遥望灵魂的斜雨
和曲径
作为象征的终结者,一切譬喻放在蝴蝶身上都是沉重的
合起是一本书,摊开是一根线。似有所悟,却又回到茫然的起点
美总是以谦逊的生活,展开它自己以及所能触及的秘密
蝴蝶将所有的表象还给双翅
翻翅为生,覆翅为死,而蝴蝶从翅尖出走
在韵的腰肢环绕,舞蹈简捷,只剩点、线、面和圆
庄子看到的,纳博科夫看到的,都是纸蝴蝶,在修辞中成为格式
蝴蝶依然脱壳而去,它从窗前掠过,世界被对折
连风也没有惊醒
葵花之书
我看到的葵花,不是盛开在体制的粉墙上,表意的
那种。也不是阿尔镇野地上,融化梵高耳朵的那十五朵
它们被提取了火焰与声音,剩下喘气,作废的身体
我看到葵花,从光的顶颠委顿,谢幕,以熔化的液态滑落
舒缓而慢,在黄昏的某个拐角,在烧造的尾端
葵花的圆桌骑士,返到失败的半途,仍有出刀的冲动
几瓣轮叶不均匀的速率,盛满于枝叶的灰烬突然醒来
爱情被黑丝绸擦出的一身碎金
置身不确定的日照下,葵花浸入更深的冷却
但生长于记忆的葵花,却是多向度的。它把真实埋于焦土
只以肢体完成规定动作。黑暗中,它弯曲下来,纤夫一样
疼痛着回到硬土。就像一把被持续的高温消解了硬度的刀
只能久远依恋地气,拣回韧性以及充盈的泪水
灌浆的声音一直轰荡着,足以将一块银子熔开,用来封闭
画笔和字的噪音
那被花朵遮蔽的心脏,被黑夜托举起来
陨石般地跳
膨大到使黑暗的思想逐一显形、塌缩,构成镜子的玻璃
葵花隐没于一种无边的冷意,似睡非睡
风在高处乱飘,使葵花的花盘侧弯,如一个殇悼的头颅
逸出冥想的域,找不到回来的路
它把自己端起来,像一盘装满的子弹,露出
金属牙齿的时候
风,正吻到葵花的腰肢
我难以分辨,是葵花的颤动,还是背景的抽搐
或者是自己眼睛泼下的阴翳
世界浸至深水的暗处,泛起偶然的白
宙斯的老鹰正忙于消化
普罗米修斯的肝赃
又在冷血里成长
当葵花还没有被称作向日葵的时候
我实在不忍,用光和隐喻
把它吵醒
水晶之书
我无法想象一块水晶的历史
就像我不明了玄机在笑容里展开的纹理
水晶从虚无中现身,把词的祖国
从石头的核心拯救出来。读音和灰尘在外部,但也可能有
痛的叫喊嵌在其中。水晶把影子的肉身视作累赘,统统抛开
剩下词的实体和动作,点与线的分离,我们就能目睹
血仇是怎样顺着刀锋洁净为依恋的。光的潮水熄灭了
它倡导一种隐身的法术和祛魅作业
纯化了尘世的生活,也让思想日趋锐直,无须弯曲
分享:
 
摘自:十月 2004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