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说是怎样写成的(评论)


□ 张志忠

《狗头金》对于文坛和读者而言,可能不是什么惊世之作,就石钟山的创作道路而言,却可能是值得考察和予以评析的。
对于石钟山,我应该是属于比较早地关注到他的小说创作的。在80~90年代之交的两三个年头里,我们曾经有过深入的交流,我曾经目睹着石钟山怎样一步一步地在文坛上趟出一条路子,以一种看似平常却奇崛的叙述方式,将平淡无奇的和平军营里一群士兵和班长们的淡如流水的日子,铺排得有滋有味,渲染得神韵十足。他的一篇小说,就命名为《兵舍三味》。那个时期,他的小说,可能没有大起大落的跌宕起伏和生死相搏的剧烈冲突,在恬淡和疏朗中,却可以看到他的精心雕刻的痕迹。换句话说,他的小说,是“琢磨”出来的,尤其是琢磨小说背后的蕴含,琢磨小说叙述的节奏和语感,琢磨军营特有的那种或浓或淡的“兵味”。读那个阶段石钟山的小说,初闯文坛的举步维艰,和新来乍到者的自我节制,是他得以在文坛立足的一个基本前提。虽然说,他还没有大红大紫,在圈子里,他的创作却也逐渐引人注目了。在各种年度性的中短篇小说的选本里,逐渐可以看到他的作品,他的那些描写机关生活的小说,譬如说《夏日机关》,也被包括我在内的一些选家,选入各种以“官场小说”“反腐败小说”为主打招牌的小说汇编中。
那个时候,石钟山已经走出军营,在京城的某个机关工作。因此,《夏日机关》也就成为他对于身边生活的一次写真。从军营官兵写到机关单位,生活体验和写作对象的转换,对于石钟山来说不算什么难事,不过,要想借助机关生活做出什么大的文章,恐怕也需要扪心自问:北有刘震云,南有王跃文,两支笔杆子写起机关里的形形色色,无论是杯水风波,还是宦海浮沉,两大高手早已跑马圈地,捷足先登,在相关领域想要与他们比肩,谈何容易?何况,石钟山进机关坐办公室的日子不算长,要参透个中三昧,谙熟人情世相,再经历几次升迁降陟的经验,要费多少时日?
石钟山非常明智,于是就有了《父亲进城》,也就是后来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激情燃烧的岁月》并且大红大紫的。说起来,这也仍然是一种依靠自身的经验性写作。出身于军队干部家庭,在部队的环境中长大,对于50年代头上有着诱人光环的“革命军人”而且是团长师长的老资格,与身上带着雪花膏香气的女中学生的爱情,以及随之在结婚后的许多年月里家庭生活中的斑斓与曲折,石钟山显然是深有体会的———还是那句话,不必与石钟山自己的家庭对号入座,在他成长的环境里,那一代部队干部中有这样的家庭组合的不在少数。不过,这样的题材,也并非石钟山的艺术独创,在邓一光的《我是太阳》、徐贵祥的《历史的天空》中,就都曾经有过类似的家庭组合与时代变迁的场景;描写那些无法适应时代转型,在和平年代里感到失落和烦恼、一味怀恋战争年代的战火硝烟的“一根筋”似的人物,也不自石钟山始。不过,石钟山是个“福将”,他借助于电视剧的走红而暴得大名,在同类题材影视剧中占得先机,甚至还实现了再度混入“我军”的梦想,他的文坛知名度也水涨船高,令人刮目相看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