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岁月如歌


□ 王本道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
题记
一个人的生命之中,总会有几首歌陪伴着,每当回忆起往事,也就时常有旋律优美的歌声作为注解。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作曲家谷建芬谱写的一曲《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曾唱遍了祖国的长城内外、大江南北。那空灵婉约的声韵、飘逸灵动的风格、谨严唯美的曲式,真是把人带入了一种超凡入胜的佳境,即便是平时拘谨的人也会忘情地放声歌唱,并随着歌曲的旋律手舞足蹈。
“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举杯赞英雄,光荣属于谁?为祖国,为四化,流过多少汗,回首往事心中可有愧?”二十年来,这首歌不知唱过了多少遍,每次唱着唱着,泪水总是渐渐模糊了我的双眼。一九八四年至今,盘锦走过的二十年,正是歌中唱到的“再过二十年”的风雨历程。至今,那遥远而亲切的旋律,总是让我回想起二十年来,在辽东湾右岸的这片热土之上经历过的欢乐和痛苦,梦想和困惑,泪水和汗水,成功和失败。伴随着歌声,出现在眼前的是无数让我心灵颤抖的镜头......

洁白朴素的机关生活

一九八四年秋天,我奉调由大辽河南岸的营口到盘锦工作。其时,改革开放的大潮已在全国各地显露出席卷之势,并在一些地方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而盘锦却还是百业待兴,展示在我们面前的只是一片希望的田野。当时的党政机关房无一间,车无一辆,三百多名机关干部临时借驻在老县城的几处旧房子里。一间屋子摆上几个办公桌,加上几张床,既是办公室又是寝室。一日三餐,大家集中在一个大餐厅里,自备碗筷,一饭一菜,吃得津津有味。每到周末,喜欢喝酒的人用蓝边大碗喝上一碗散装啤酒就算改善生活了。周一上班,谁要是从家里带来了好吃的, 也决不独吞,而是摆在餐桌中央,大家共同享用。
建市之初,由于公务繁忙,机关里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挑灯加班。但是忙里偷闲,每到工作间隙,当时的市委书记白立忱同志时常在走廊临时建起的健身场与同志们一起打乒乓球和康乐棋,你争我夺,时常打得难解难分。那时,机关同志外出开会、办事、调研的交通工具除了辽河油田每月派出的几辆值班面包车外,只有几台脚踏车。出市开会只能乘火车或长途公交车,更多的同志连自行车也轮不到骑,只能步行。市直机关根本没有招待费的概念,无论哪里来了客人,都和大家一样在食堂里吃大锅饭。
记得是一九八八年,与我们签约结好的日本砺波市市长冈部升荣先生率团到我市访问,市政府决定由我负责接待并陪同全程。在北京游览和为日本代表团饯行期间,砺波市代表团的工作人员曾提出要到全聚德吃一次烤鸭。翻译老唐向我传达这一建议后,我让随行的外事办同志报个价,听后真的让我吓了一跳。一顿烤鸭的费用,竟然要三千多元。那时的三千元,对我不啻是个天文数字。于是我立刻婉拒了日本代表团的要求,只陪他们到东来顺吃了顿涮羊肉,用了一千元钱——毕竟也是北京的老字号。现在看来,真是怠慢冈部这位老朋友了。日本代表团离京后,当晚我就搬出了每天二百五十元宿费的北京饭店,住进了一家廉价的旅馆。

钢架铁铸的抗洪精神

建市伊始,一九八五年夏秋之交,辽河上游水位猛涨,加之上游水库溢洪,盘锦境内大小十九条河流沟满濠平,四面八方的洪水滚滚涛涛,肆虐而来。由于堤防年久失修,抗御能力极差,盘锦成了岌岌可危的水中孤岛。在洪水面前,有着吃苦耐劳传统的盘锦人民没有被屈服、被吓倒。在市委、市政府的带领下,全市人民迎着洪水上,众志成城锁洪峰。自一九八五年开始,继之又在一九八六年、一九九四年、一九九五年,连续四年成功地进行了四次抗洪抢险斗争,以艰苦卓绝的努力,保住了盘锦,保住了油田,并因此形成了一种钢架铁铸的抗洪精神。八十年代的两次抗洪,由于刚刚组建的各级领导班子成员连境内河流和堤防的走向都不甚了了,再加上基础条件差,又缺少经验,也曾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连续泄洪,阻断了城市两区的交通,诸多险工要段区域的居民不得不在大堤上搭建临时窝棚。当时,所有的领导同志都按责任区,自觉地守在大堤上,昼夜指挥群众护堤。四十多天的时间里,没有脱衣服睡一个完整的觉,饿了就吃口随身携带的干面包,喝几口八王寺汽水。许多同志因此透支了自己的体能,永远地失去了健康。现在他们中,有的已经调离到别的岗位,有的已经退休,但谈及往事,至今不悔。
记得是在一九八五年抗洪抢险过程中,由于受十九号台风影响,滂沱大雨连夜不开,地处绕阳河右岸的盘山县陆家乡,由于洪水来势凶猛,堤防又十分单薄,市防汛指挥部决定沿河群众全部撤离。当时的陆家乡党委书记齐际昌同志在指挥村民安全撤离后,独自站在一个高岗处的屋顶,眼见着洪水漫过绕阳河大堤汹涌而来,家园即将被淹的场景,一时伤心落泪,竟忘记了自身的安危。危急关头,当时的市长、辽河石油勘探局局长周永康驱车赶来,从房顶拉下老齐急忙钻进吉普车,司机也立刻加大了油门。几分钟后,陆家乡已在一片汪洋之中......九十年代的两次抗洪,年轻的盘锦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济实力和较为丰富的抗洪经验。一九九四年八月抗洪期间,大洼县新兴农场腰岗子分场曾一度告急。据水利部门专家会商,辽河洪峰将于翌晶九时左右通过腰岗子分场一段。由于堤防过窄且走向与洪水相向,很可能导致因洪水压力过大而溃堤。为了增加安全系数,需要立即改变堤防走向,并加高培厚。当时的县委书记徐志强、县长翟鹏飞,调集全县民兵,硬是用一夜时间,重建了一道高五米、宽十米的十里长堤。天蒙蒙亮时,省委副书记曹伯纯闻讯赶来。站在刚刚建起来的辽河大堤上,看到终日与洪水拼搏的上万名民兵仍然气宇轩昂地严阵以待,曹伯纯动情地高声讲道:“感谢同志们!感谢盘锦的父老乡亲!有这样钢架铁铸的队伍,我们将无往而不胜!”作为陪同曹伯纯同志的一员,我听着眼前万名民兵振臂高呼:“人在堤在”那排山倒海的口号声,看着大堤下密匝匝的农用汽车、拖拉机、小手扶组成的钢铁长城,立马想到了战争年代“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景象,想起了当年的老八路和众多的支前民兵。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