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凶牛


□ 萧重声

坡根村的人家好不惊讶,如今的30元连只猪娃子也捉不回来,可老董叔上集的时候,却用这点抓药治病的钱买回一头大犍牛!这老头上辈子积了什么阴德,居然在快要蹬腿之前,还捡了这么个大便宜?
待到看过这头牛之后,一伙人才撇着嘴偷偷地笑了: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哟!骨架倒大着哩,只是像一根根麻秆儿拼扎起来的,挂不住那张纸糊的松塌塌的黄皮,黄皮上红一道青一道,纵横交错,皮裂肉绽,看样于是木棒子树条子狠命抽打的结果。脖梁上也是红拉拉血糊糊,一群苍蝇嗡嗡乱叮,看着就瘳人恶心。再看那双核桃般的眼睛,一派痴呆、委屈、哀伤,泪水滴溜溜打转,随时都可能冲决四周的粘糊之物。惟有那两只犄角还可爱,弯如镰,尖如锥,还残留着昔日的威武和骁勇。
儿子心里暗暗嘀咕:老爷子哪根神经出了毛病?自己得了治不好的瞎瞎病,这些年来看病吃药就像喝凉水,弄得家里打油称盐都缺钱,还要平白无故地买回一头病牛,例图啥呢?图它能驾车拉犁拽碾拽磨,还是你一口气不得上来的时候,指望它披麻戴孝把你那副五寸厚的松木棺材拽到坟里去?
儿媳一见这头牛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老爷子哦,你爱牛养牛一辈子,各村堡寨谁家有牛,那牛的牙口、脾性、筋力怎么样,你心里还不一清二楚?这不就是俺娘家北垛村白狗娃家的那头凶牛么?谁不知道它把白狗娃给活活地顶死了?这头牛没人敢要,卖都卖不出去,想不到你却把这凶神请进了屋!
老董叔却不声不哼不辩白,他有他的老主意。
他这辈子命里注定是牛犊子托生的,从小就给人家放牛;那些年给生产队当饲养员,一圈的黄牛归他管,哪一头没喂得滚瓜溜圆?这些年自家老了病了,也没牛可喂了,出来进去老觉得闷得慌,心里空荡荡的,就像把魂丢了。自家养牛一辈子,临到倒头的时候,身边连头牛都没有,这叫怎么回事儿?因此,他在集上一见这头牛皮包骨头一身伤,像个没爸没妈的娃子,心里就作酸作瘅,二话没说就接过了缰绳。
自打这头牛一进门,老董叔硬是让它“坐月子”,一天到晚啥活都不干,只吃只睡只攒膘。每天三顿三晌,按时喂料饮水,不在话下。只要这头牛“妈——”长叫一声,老董叔跟脚就到,股勤侍候。他还请来兽医,又敷药又灌汤,治好了牛背上和脖项里的烂伤。左邻右舍取笑他,莫非想让这头牛给你怀个孙子?老董叔只是嘿嘿地笑,不搭理。他想,人病了也得卧床休息,这头牛都病成这样子了,还能忍心再让它做活?
老董叔虽是病身子,但手脚闲不下来,一闲下来浑身就更不舒服。每逢雨后天晴,或者自家心里烦闷,他就把牛拉到河滩里放牧。自家还要跪在地上,挣挣巴巴地捎带着割些青草。“唉,人心到底是个啥东西?”他割着割着,不禁长叹一声,想起了原来的牛主人白狗娃——
生产队散伙的时候,你既然要了这头牛,你就得好好饲养它么。可你,每天三顿单料都懒得给牛喂,拉牛到涝池里饮回水都嫌麻烦,心里只记着没黑没明的“搬砖”,这不是要把牛硬往死里饿么?尽管这头牛瘦成一把骨头,可你用起来却没完没了,好像觉着既然我养活了你,就要把你用狠用死,否则就划不来。你的性子也暴得叫人害怕,肚皮里塞的好像不是五谷而是炸药。那回犁地,牛走得慢了点,你就狠动地抽;牛走得快了点,你又慌得扶不住犁把,枕把牛迎头拦住往死里打;牛都卧到地上了,你还不解恨,干脆把犁杖卸下来往牛身上砸。你这人,看来天生就是个生生货,几十年的饭菜白吃了,哪有点主人家的味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