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思富湾


□ 陈旭红

陈旭红

  陈旭红,出生于湖北浠水,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在《青年文学》《长江文艺》《芳草》等杂志发表中、短篇小说多篇,作品曾被《中篇小说选刊》《小说选刊》《新华文摘》等刊转载。

  一

  思富湾陈氏宗谱第三修完工,正值中秋时节,节一过,在家的老辈们举行了一次隆重的祭祀活动,请来两班和尚念唱了七天经,老人们也跟着叩拜了七天,祈求先祖护佑打工在外的子孙们平平顺顺。可祭祀才过几天,不幸的消息还是来了。

  一个烟霭初弥的傍晚,胡笳叔去村小卖部接一个北京来的电话,电话那端的人急慌慌地告诉他,他女儿清芬出了车祸,让他赶快去北京照料后事。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击得胡笳叔双腿发软,身子歪向一旁的高木凳,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滚。在场的人见了,惊问他出了什么事。胡笳叔已不知应声,有人赶紧从他手中抓过电话,那边却挂了机。胡笳叔好容易缓过来,哽咽着说了事因。众人一听,也给惊怔住,半天不知说什么。幸好店主经见得多,问胡笳叔谁打回的电话。胡笳叔说没听出来。那人说,先别急,兴许那帮小子没事干,故意打电话吓唬你的,快回湾找找谁有北京的电话,再打过去问个清楚。胡笳叔昕他这一讲,心神稍稍归拢了些,擦把泪,急忙回湾。身后一妇女赶着叮嘱他,不要让纺织晓得,这叫她怎么受得了。纺织是胡笳叔的妻子。胡笳叔头也不回应了声,直奔湾里去。

  胡笳叔回湾一打听,得知在北京的大苕有电话,便急忙往大苕家去。大苕的老婆荷花见他慌里慌张,问出了什么事儿?胡笳叔只说有事,直要大苕的电话。荷花找出一张纸片,刚写下号码,胡笳叔抢一样夺过去,直往小卖部奔。荷花在后面赶着说,不晓得停机没。胡笳叔根本没听见,一口气奔到小卖部,由人拨了电话,电话回音已停机。胡笳叔一下子义瘫软了,众人赶紧扶他坐下来,东一句西一句地劝导。有人抱怨店主没安部有来电显示的,尽误事儿。有别湾的人叫胡笳叔等等,他们回湾打听打听能不能和北京的谁联系上,若有,让他们帮忙问个准信。可没一会他们也打了回头转,仍没找到一个联系电话。

  一时间,不祥如同暮黑向人们围漫过来,不南让人想起祭祀时的预兆,断响的鞭炮无故打翻的烛台,曾恐得他们一命祷告,希望不过是凑巧,谁料不测来得这么快,真叫人骇怕。

  天全黑了下来,胡笳叔没敢回家,去了他大叔家。大叔听他断续讲过,断然说:“这不是准信,莫往坏处想。”

  叔侄俩正说着,小卖部那边又有人喘吁吁地跑来,说:“胡笳叔,刚才云中叔的二小子春风来电话,说你家清泉问要不要清芬回来,如果要她回来,让明天一早去北京。”一听这话,大叔又急又恼,说:“这都是些什么话,没个完整意思的,清芬到底么样了?”

  “我来不及问,他就挂线了,听上去那边乱得很。”来人分辩道。

  胡笳叔的哭声噎在喉管处发出可怕的呜咽声响,让人担忧他那一下过不来便去了。他大叔也不由长长叹了口气。

  胡笳叔的婶娘端了碗开水令胡笳叔喝下,替他抚了抚前胸后背,胡笳叔渐渐止了哭,缓了缓,说:“大叔,明儿我去北京,家里的事你帮忙安当,这事先瞒纺织两天。”他大叔说:“你回家放平和些,不是确信,莫让纺织跟着急,明儿让志中陪你去。”

  胡笳叔回到家,只说清芬在北京生了病,要去看看。纺织婶一听,急着追问清芬得了什么病,也要跟去。胡笳叔故作烦乱,说:“孩子生病要钱花,你跟着去干什么,去帮我清两件衣裳带上。”说完倒在床上闭目佯装睡觉,不敢再理会纺织婶的左疑右问,独自流了一晚的泪。

  第二天一早,胡笳叔便来他大叔家,堂兄志中和大叔正商量着去北京的事情。已上任村长的志中见他去了,在他肩上拍了拍,没说话。一夜之间,胡笳叔的二叔三叔和湾中另两位长辈得了消息,也来了他大叔家。他二叔问:“胡笳,这事要做两个准备。一是芬儿只是受了伤;二是如果孩子真的走了,你要受住,这是命。另外要不要告诉对河的姚家,婚是离了一年多,可她毕竟给姚家生了儿子延了后,是不是去姚家落葬?”

  胡笳叔完全没料想到世上还有这事儿搁在他面前,这话在他听来.心如刀割,除了流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湾人称易初爹的接着说:“胡笳,这事儿我们也心痛,可女儿毕竟嫁了,老规矩我们还得遵循,动了脚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若硬性将她收回来,往后湾中有个什么不测,只怕遭众怨,还是通知姚家吧。”

  胡笳叔低头不看谁,过了好久默默点了点头。旋即志中便叫人去了忘河对岸的姚家坪清芬先前的婆家,约一个时辰,去的人回来说:“姚家儿子又结了亲,不在家,他老子说新社会了不兴讲究这个,不同意。”胡笳叔听了,更是心疼女儿,泪唰唰地流,大家一时没说话,一个个一声声只知叹气。

  那会,蒙古大爹拄着刺杖棍顶着一身明净的秋阳进来了,他暖暖地坐下,见一屋人这架势.问出了什么事。便有人来龙去脉告诉他发生的事情。听完,蒙古大爹站了起来,将手中的杖棍狠狠往地上拄,说:“亏你们有脸活在世上,女儿生来姓陈,百岁也姓陈,能生她养她怎么收不得她,还特别告知姚家,丢尽了先祖的脸。”他喘了喘气,对着胡笳叔说:“你,百岁也成不了人,这事儿要谁拿主意,你的女儿你不给她做主谁替她做主。你,早些上京城看个究竟啊,我家的姑娘十磨九难,我就不信她会短命!”

分享:
 
更多关于“思富湾”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