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东北抗联的悲壮西征


  1937年7月,全国抗战爆发后,东北的抗日斗争出现一个短暂的高潮。青年踊跃参加抗日联军,伪军起义形成潮流,出现了伪军第二十九团整团、第三十八团两个连那样整团整连投奔抗日联军的事件。但是两三个月以后,敌人开始对抗联进行更加野蛮的“讨伐”,加上关内抗战初期受挫的影响,局势很快恶化。到1938年,抗联进入了更加困难时期,被迫进行西征。

  漫漫西征路

  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广州空军后勤部房管部副部长的抗联老战士芦连峰,西征时只有16岁,他对西征的经过感受颇深。

  芦连峰回忆说:

  我们十一军的这次西征路线说来也并不复杂,1938年10月末,在李兆麟领导下,于花马街集结,北上,渡松花江,西折过三江平原,11月中旬,抵达汤东六军老白山密营。12月初,开始西征,沿岔巴气河西行,中旬至汤旺河而西北,到现在的伊春市联军干校,再沿伊春河西行。12月29日,到绥棱白马石与先行到达的六军三师王明贵部会师,完成西征任务。虽路途曲折,但一路向西。屈指算来,这段路程充其量不过千余里,在今天交通便利的条件下,乘车一天便可抵达,然而在当时荒凉闭塞的自然条件下和艰苦的抗战岁月里,这却是一条极其艰难险阻,充满着危险和死亡的路。

  小兴安岭原始森林,人迹罕至,山上深涧乱石,倒木葛藤;山脚“闹瞎”灌丛;山下沟塘沼泽,加上一天比一天寒冷的天气和愈下愈深的积雪。行军在这林海雪原之中,每迈出一步,都要披荆斩棘,费尽全身的气力。山上的倒木横躺竖卧,人马上不能过,下不能钻,只好绕过树根和树冠,弯弯曲曲地前进。缠绕的葛藤,带刺的荆棘,稠密的灌木丛更是难于穿行。最难行的还是山下积雪奇深的沟塘,盘旋呼啸的山风似乎把满山的积雪全都搬到了这里,以至于山上的雪还深不过膝,而这里的雪就有齐腰深了。为了穿越沟塘,行军时,总是由体力较好的同志轮流在前面破雪开路,其余的同志跟在后面。山上行军是这样,在河道上走也并非没有危险。在我们沿伊春河行军时,我们十一军的孙军需就掉进了积雪覆盖的冰缝之中。当大伙七手八脚地把他从冰河里拉上来的时候,已经落汤鸡似的冻得不省人事,我们急急忙忙把他抬到河岸的树林,拢着了火,烤了半天,这才缓了过来。

  刚刚踏上征途时,我们都还是骑兵,有马可骑,或者至少能把枪支弹药、锅碗瓢盆、斧锯粮食放在马背之上。那时候,我们靠着在密营积蓄的体力和马匹的帮助,一天能走上五六十里。可后来,马的草料吃光了,冬天小兴安岭白雪下面只有枯黄坚硬的小叶张和带刺儿扎嘴的塔头樱子,马不能吃,一天天地瘦了下来,又一匹匹地累倒,或者被断了粮食的人们杀了充饥。马没了,五六十斤重的背包只好由人背着走。马刚没的时候,马鞍子我还舍不得扔,背着走了一程又一程,希望着能有一天重新弄到马匹,再当骑兵,可没背上几天,体力不支,只好扔了。险要的山路随着积雪的加大而愈加难行,饥饿的征夫随着衣食的恶化而愈加虚弱,每天的行程由原来的五六十里变成了一二十里。停停走走,走走停停,等到离目的地只有70来里地的六军三师后方密营时,干脆走不动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纪桥·理论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