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推倒写作教学的樊篱


□ 王大绩

  面前放着一篇“别笑,我是高考零分作文(真话篇)”,其中收录了十四篇高考“零分”作文,并逐篇作了点评。这里的“真话篇”,我相信是一种文学语言,因为它绝对不是高考作文的实录,而是一篇文艺性杂文。
  近二十年,我一直参与北京高考作文的阅卷工作。除了空白卷之外,从没有过零分作文。这篇“真话篇”里的作文,从行文到篇幅(最长的达三千多字),也不会是考场作文。因为它们并非“高考零分作文”,所以“别笑”也就变成无的之矢。这篇“真话篇”,无非是每年高考之后,媒体、专家(各类专家,但不是高考作文专家)、学者(各类学者,但不是高考作文学者)评说高考作文大军的一支偏师,一种“恶搞”。从这层意义看,倒有些评说价值。
  这些虚构的“零分”作文,其构思的基本用意是嘲弄。为了实现调侃,它们或者对高考作文题目断章取义、错读误用,或者率先以自己的角度、空间或高度,为高考作文题目圈出一道樊篱,然后钻出圈外,向着圈内扮出一个鬼脸。这种儿童心态,固有其可爱的一面,但也使自己坐上“自嘲”的交椅。不要信那些评说高考作文题目的专家、学者,他们不是在评说作文题目,而是在竞相展示自己狭隘、片面的认识,也别信这些虚构的“零分”作文,它们实际是在自我示众。
  例如,2009年天津卷的作文题目“我说90后”(不是“我说九零后”),是有明确提示语的:
  当前,出生于20世纪90年代被称作“90后”的青少年,越来越多地受到社会的关注,有人对他们赞扬嘉许,有人对他们表示担忧,也有人认为他们是在以自己的方式诠释自己的青春……不管怎样,“90后”终将担当起社会和历史赋予的重任,请你联系个人或社会实际,以“我说90后”为话题,写一篇文章。
  这里的“90后”专指“出生于20世纪90年代被称作‘90后’的青少年”。“别笑我是高考零分作文(真话篇)”先虚拟出“我说九零后”一文,罗列“九十一”到“二百四十九”的数字,再点评为“惊天地,泣鬼神!全文挑不出一处错误!实现了全数字化,真可谓是高技术型人才!”岂不是自我嘲弄?但是,我相信,如果确有这样一篇作文出现在天津阅卷现场,也不会是“零分”。因为作文结尾“到点了快打铃了我要回家吃饭了。老师若是有缘明年再见。”还是写出了某些极个别的“90后”调皮的心态,也不失为“以自己的方式诠释自己的青春”的一种表现,语言也还是有些个性的。
  诸如此类,对作文题目的断引或误引,在此恕不尽举了。
  这种断引误引,固然可以映射出一种“猴气”,但我们尽可以付之一笑;而“率先圈定一道樊篱,再跳出调侃圈内”的思维,却有更深刻的渊源。
  例如2009年广东卷的作文题目,本是有明确提示语的:“我们生活在常识中,常识与我们同行。有时,常识虽易知而难行,有时,常识须推陈而出新……”
  “被‘常识’害死的二傻”一文,立意的基本点并没有超出题目范围,决不会是“零分”。其实,就是没有提示语,考生仍然可以就“常识须推陈而出新”表达见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