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子香的尖叫


□ 燕华君

  初中毕业,子香爱上了种棉花。父亲娶了后妈,对子香也没有多大的影响,她依然爱种棉花。棉花需要打药。农药巨毒,慢慢地,子香中毒了,她终于晕倒在了棉花田里。子香被送进了医院,被救醒后,她赤裸裸地在医院的走廊奔跑,同时还尖叫。而这一切,是我从一件棉袄里感觉到的。
  
  月光
  
  有时候,人容易在月光下迷失自己,进而想入非非。比如现在,月光正好,我在七楼一间幽暗的房间里看碟。碟名是《疯狂爱你九周半》。故事情节: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超级市场邂逅,两人一见钟情,擦出无尽的火花,但恋爱九周半之后,男人认识了另一个女人,于是两人分手。
  我特别羡慕男人和女人在瞬间的一见钟情。我和我老婆是经人介绍认识的,我们之间没有一见钟情,没有火花,也没有激情。喏,那个睡在另一个房间里的女人,摊手摊脚,嘴里发出难听的“咝咝”声音,一只赤脚,一只脚套着丝袜。大花短裤,上身穿一件男式背心,背心后面有一连串复杂的洞,宛若那张鱼死网破的渔网。这个人是我结婚三年的老婆。
  没劲!
  现实总是与理想之间有着一步之遥,我关掉碟子,懒拖拖地拉开窗帘:满天满地都是月亮光。
  午夜梦回。午夜月光像一匹多情的丝绸缠绕我赤裸的身子:真想找个女人来爱啊!哪怕只有九周半!清纯一点,不要懂得太多,眼睛从不敢直视,身体嘛壮实一点。漂亮不漂亮无所谓,但不能有口臭———都是叫这个恼人的月光给惹的。我说过,有时候人容易在月光下迷失自己,进而想入非非。
  我即将一见钟情的女人名叫子香,她的家在农村,一个疯长棉花的地方。
  
  疯棉花
  
  首先是棉花,满眼睛都是棉花。子香姣好的身段就在棉田里隐约出没。间苗,除草,整枝,杀虫,一直到摘花,上场晒花,子香是村里难得的种棉花好手。
  现在的地头上很难看到姑娘们的身影了———打工的打工,嫁人的嫁人,两样都沾不上边的,索性一样不做,在家蒙头睡大觉。咦?打工太小,嫁人又太早,俺一样不会,只会睡觉,怎么地?都啥年代了,一个姑娘家好吃懒做,据说是难得一见的好品性。
  看不懂。
  子香却有些特别。
  主要是她的家庭特别,母亲死得早,父亲倒是疼她,但是顶不住旺盛的那个东西煎熬,娶了后妈,子香的日子就过得有点漫长。不过,也没什么,名唤金枝玉的后妈对子香倒也客气,毕竟子香自食其力,不劳后妈的神。更绝的是子香话不多,闷在家里,当她是一块木砧板或者一缸老咸菜也不要紧。为了继承香火,子香父亲老桂每天耕耘不止,金枝玉也是使出浑身解数,积极配合,这对男女要忙的事情很多。
  关键问题是子香自己。
  嫁人自然还小,才十六岁。打工却是不行,为什么?因为子香的脑子有点慢,有时候慢半拍,有时候慢到半拍以上或一拍。比如去年,她父亲新娶后妈时,她比村子里任何人都乐,都疯。流水席上吃相难看也罢了,还跟着一伙半大孩子闹老爸新妈的房,两口子被逼着在人面前亲嘴,子香跳到新床上直嚷嚷:噢噢噢,亲上啦!男女亲上啦。还有更邪乎的,临到圆房了,子香赖在新床上不下去,说要跟父亲后妈一起睡,并且死抱住她娘生前睡过的一只鸳鸯戏水枕头,直着嗓子喊:娘!娘!抱抱子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