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事情


□ 季栋梁


旦子偷了福根家的水,宁肯坐牢,也不赔羊;屠夫阿三和陈树换亲,屠夫阿三的妹妹只有一只眼睛,陈树要屠夫阿三补差价,他们商定补二百五;牛万借了一百块钱给疤疤头,疤疤头不想还了,终于有一天,疤疤头领回一个水灵的妹子,牛万对着他们解裤带……

坐牢

福根坐在大门口看着天空。天空有几朵闲云,一会儿羊一会儿狼地变幻着,似乎有意和人玩耍,没有一点雨样。
大门口的那棵杨树叶子卷得像雨槽,灰蒙蒙的,风掠过时发出金属的声音,像有人心里瞀乱敲着碎犁铧。
远处的马兰河谷赤彤彤的,像着了火一般,在阳光下十分刺眼。
福根揉揉两眼,觉得眼睛生疼生疼的。他想,雨水广的年份,马兰河谷这时间应该是蓝格莹莹的,像一块天掉到了地上。坐在窑门口就能闻见马兰花的香味的。
“日他妈。“福根这样骂了一句,又骂了一句。他吃了一锅子烟后,看看到了饮牲口的时候,便将烟锅收了起来别在腰里。
福根赶着驴去驮水。到了窖口见窖口有狼藉的鞋印。鞋印上纳着很好看的蛇抱九蛋图样。再看看窖口有湿坨,他心里仿佛给人揪了一把。这三伏天,日头像炭火一样,烤得驴毛都一层层地掉哩,昨日的水痕怎么也不会湿到今天,再说他打水小心得像打油,咋会把水洒成这样?他爬在窖口一看,锁子是给人撬过了。狗日的用了啥家伙撬的,水泥沿子都撬坏了。他扑通地瘫坐在窖口,浑身无力。他从腰里取下烟锅又吃了一锅子烟。然后取过斗子,放下窖去,一直放到窖底,一量,他出了一身虚汗,他的水整整下去了一尺一寸五。在这缺水的日子,他每天驮水都要量一量窖里的水。他心里好不后悔,婆姨说这几天许多人家的窖都干了,会有偷水的,让他晚上守水。他撒了个懒,说不咋的,窖口是水泥做的,锁子又大,可是现在……他霍地站起来,踏踪追找,就这样一直找到了旦子家。
来到旦子家门口,福根停下脚步,他想旦子要是不承认,自己该咋说呢?旦子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不进去咋都不行,那是一尺一寸五的水呢!
旦子也正坐在院子里眯着眼睛,看远天那几朵闲云一会儿羊一会狼地变幻着,一会儿又像一群狗在乱追乱咬。旦子心里想狗日的云是下雨的东西,现在却在哪里耍哩。这时间福根的影子就直直地戮到了他跟前。他没有抬头看,他知道是福根,心里一阵发虚。
福根手里提着根杨木棒子,是从旦子家的院墙根拔下来的。旦子怕猪拱墙根,在院墙根栽了些木棒,猪一拱就拱到棒子上去了。
“狗日的,你偷了我家的水!“
福根说。他的影子完全遮盖了旦子。
旦子的眼前出现了短暂的黑暗。他抬起头来,他的眼睛在毒裂的日头下有些模糊,两个眼旮旯有两疙瘩洁白的眼屎,十分刺眼。他挤巴挤巴眼睛说:“你别赖人,我偷了你家的水你有啥证据?“
“你狗日的别装蒜,我赖你?我把脚踪打到你家来了。“
福根这么说着,他用那根棍子不停地捣着干透了的地面。地面上就出现了一个个小窝窝。
旦子站了起来说:“你别赖人,我没偷。“
福根说:“你狗日的不认账?“
旦子眯着眼睛说:“我没偷为啥要认账?这世道越来越日怪了。“
福根想说你婆姨会纳蛇抱九蛋,你鞋底上总纳蛇抱九蛋,可他又想现在我要说出来,他把鞋藏起来或者扔了,不就没证据了。人要耍起赖来,人是没有办法的。他就说:“你说你没偷让老天说话吧。“
旦子就说:“让老天说话吧。“
福根盯了旦子几眼,他听到旦子说这话时底气不足,就又说:“老让天爷说话吧,老天爷说话就要人命哩。“
旦子抬头看看他说:“要就要球子,命有啥值钱的。“之后便不再说什么,继续看天了。那闲云已经游远了。
福根觉得自己要说的话还没有说完,可是又不知道还要说啥,想了想便出来了。到了门口他又回过头来说:“让老天爷说话!老天爷一说话就要人命哩。“
福根回到家把水倒进缸里,喂好了驴就去找村长
村长也在院子里眯着眼睛看那几朵闲云。在村长家看那几朵闲云时,闲云已远到了南山,什么都不像了。村长没有像他和旦子蹲在地上,村长是躺在一把红椅子上。县里有个单位来村子里扶贫,给村子的学校送来些桌椅板凳,最好的一把椅子村长留下了。
村长看看福根,福根就说:“村长,我家的水让人偷了。“
村长说:“噢。“
福根说:“是旦子干的,我把踪一直打到他家去了。“
村长说:“噢。“
福根说:“你是村长哩,你不能不管。“
村长说:“噢。“
福根说:“村长,你不能只是噢,现在的水是啥,你比我清楚。“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