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他杀死了鸽子


□ 王威廉

  很晚了,他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听音乐。夜深人静的时候听音乐别有一番滋味,似乎连琴键的微弱杂音都听得清。听清声音的每一个细节,这成了他不为人知的怪癖。他听的是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充满了不羁的热情和上升的旋律。按理说,一个刚退休的人,听贝多芬可不是一件健康的事情,血压与心脏都得反复接受命运之音的检验与敲打,疏松的骨头像被劲风扫过的树林,簌簌作响……但,他还是喜欢,而且还愈发喜欢了。尤其在生命的冬季已经逼近之时,他尤其需要一股股潮水样涌来的激情,起码在某几个瞬间,他整个人可以忘记外在的世界,宽恕时间及其带来的伤害。

  突然,那优美的旋律中出现了一声异响,那是一种蛮横的杂音,惊醒了他的陶醉,把他狠心地推回到世界的荒凉之中。他有些恍惚,茫然四顾,寻找着杂音的来源。几秒钟后,异响再次出现,他不由站起身来,这时才感到腿脚有些麻木。他蹒跚着向客厅走去,循着那异响来到了阳台边上,原来是一只白色的鸽子站在纱门外边,它的洁白在夜色中格外耀眼,像是一片固执不化的雪地。哦,原来是它看见了里边的光亮,想要进来。他有些好奇了:鸽子也会迷路吗?这分明找错门了。

  阳台的纱门紧紧关闭着,但鸽子仿佛和纱门较上劲了,一次又一次勇猛地扑过来,撞在纱网上,然后被无情地反弹回去。纱网剧烈震颤着,发出鼓面样的颤音。说不上为什么,这样的场景让他紧张,仿佛那不是一只鸽子,而是一只妄图攻击他的可怕的秃鹫。他的脊背涌起了一阵寒流,多少年了,他对生物的恐惧一直如影随形,在那些多种多样的生命形式中,究竟蕴含着什么样的内涵呢?他想不清楚,并对此感到惶然。

  惶然,却遮掩不了好奇。他蹲下身来,看着这白色的精灵,它的小眼睛像两粒速效救心丸,闪着冷森森的寒光,它迎着他的眼睛,没有丝毫的退缩之意。它的翅膀紧紧夹在小身体的两侧,那是一种蓄势待发的姿势。他被它牢牢吸引了,竟然开始期待它的再次起飞。它酝酿的时间却变久了,纹丝不动,像是一件白瓷做的鸽形存钱罐。他有点累了,站起身来,活动起膝盖来……就在他放松警惕的一刹那,它猛然间腾空而起,恶狠狠地撞在了纱门上,纱网明显地凸了进来。他被吓了一跳,惶然再次在心间升起,他的脑袋都不自觉地向后缩了缩。他想不到那幼小的体内蕴含着那么大的能量。它狼狈地跌回地面,挣扎着站起来,勾着头,脖子一扭一扭的,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它的固执令他想起一种名为坚贞的美德,他不由同情起它来了。他想了想,走过去打开阳台的灯,照亮了周围的黑暗,让它能够看清楚,这里不是它的家。

  突然闪耀的灯光让鸽子全身哆嗦了一下,它抬起头,神经质地左右看看,然后又盯着他,依然毫无退缩的意思。鸽子身上有种潜伏的东西吸引着他,使他无法简单地抽身离去。于是,他有些荒诞地和一只鸽子僵持在夜晚的寂静里。夜风从他敞开的衣领钻了进去,从胸前绕到背后,脊背如同战栗似的竖起了一排寒毛。他仔细品味着这场景,竟然从中找到了一丝古怪的诗意。他走回屋里,穿上了一件黑色的马甲,把领口的扣子系上,然后又回到纱门边,鸽子抬起脑袋,轻轻点点头,仿佛在等着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