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野女


□ 吉方君

  野女人野,心也野,不认命不服输,上房爬树,胜过男儿身。死里逃生,心比天高,最终站在了奥运赛场上。野女如何锻造如此神奇人生?
  
  一抬头,李伯乐的眼睛突然大了。那座刀削斧劈的山崖上,一个黑点从十几米高的断崖上向下坠落。
  跟在李伯乐身后的孔校长也看到了。
  不会是人吧?
  应该不会吧?
  那十几米高的,是远近闻名的烈女崖。老辈人说,很久以前有个寡妇不堪被族人逼婚,在此跳崖自尽。
  烈女崖下是水库,解放后建起来的,从未干过,深不见底,前几年淹死过人。
  孔校长说,去看看吧?
  李伯乐说,去看看!
  他们气喘吁吁地翻上大坝,又猫腰钻进丛林,好不容易爬到烈女崖下,找到的却是一只摔死的羊。那是一只黑山羊,一只角被摔断,地上淌着一摊血。
  李伯乐倒吸一口冷气。“孔校长,你们这里也太落后了,像这种危险的地方应有警示标志……”见孔校长咧着嘴笑,又连忙改口,“最起码应有安全护栏是吧?这地方也……也太落后了!”
  孔校长脸上有些挂不住,说,要不,我们回吧?
  李伯乐一听就连忙摆手说,别别,没见着妮儿,怎能回呢!
  李伯乐提到的妮儿,是距此不远的孔家大湾的丫头。
  孔家大湾的男孩女孩都叫儿,只是“儿”的前边带个字,比如孔春芬叫春儿,孔立秋叫秋儿,孔亮亮叫亮儿,如此儿啊儿的一大串,长辈们呼着唤着,那种顺顺溜溜的腔调和从容淡定的表情,很像游乡货郎拖长了声音的叫卖:“针头线脑痱子粉八角香烟红糖白糖冰糖葫芦快个买呐——”
  李伯乐是省体校的教练。因为弟子多次在国际大赛中夺金,所以有“金牌教练”之称。被他挑中的弟子,不少人进了国家队,有的成名之后正在电视做广告哩。
  孔校长跟李伯乐是大学校友。听说李伯乐要挑选弟子进省队,就郑重推荐了妮儿。他赌咒发誓,说妮儿如果进了省队,日后肯定拿金牌。李伯乐这次进山,就是冲着被孔校长说得神乎其神的妮儿来的。
  其实,李伯乐对孔校长的话并不全信。不过作为多年未见的校友,他也想来看看。在省城呆久了,到山里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活动一下筋骨,还可会友叙旧和挑选个把队员,也是一举几得的好事。
  进村后,李伯乐没有立即去找妮儿,倒是被村中的景色迷住了。他取下挂在胸前的相机,村前村后一气乱照,口里还不住地嘟哝,说这地方太美了,太有诗意了,怎么就让我给撞上了呢。
  孔家大湾的确是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全湾百来户人家,依山傍水,绿树掩映。湾后是烈女崖延伸至此的一座小山,山上苍松翠柏,一年四季郁郁葱葱,林间满是丛丛灌木和无名小草,一到春天便争芳吐艳竞相绽放,醉人的芬芳便溢出林外,随风弥漫满村飘香。湾前是一条小河。那河水质清纯,清亮见底,从村后的山谷中悄然抽出。像是一条银色的飘带,被徐徐山风骤然吹起,绕着村前的清水塘岸打个弯弯;又像个羞涩少女,一路摇摆着小巧的身躯,低眉掩面却又婀娜多姿地向东飘去。夏日里,孩子们在小河里捉鱼摸虾,戏水嬉闹,不到大人扬起巴掌做出要打的样子,愣是不从水里出来。多少年来,孔家大湾就这么悠然自得地打发着时光,仿佛世外桃源一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