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壮阳草


□ 王 石



李大伟眼睛睁开,天已经亮了。他没有扭头看身边的老伴,而是摸索着抓住她的手,顺着他的腹部往下滑,一直滑到他的两腿间,他按着那只还算柔顺的手,紧紧捂住他的阳物.
要死你,也不看看你这一大把年纪,你不怕丑我还怕。
老伴甩开他的手翻身坐起.
李大伟说这又不是发廊,自己家里,什么叫怕丑?一大把年纪怎么啦?你见过从省城来的那个电视台赵主任,有五十多了,还有那几个三十多岁的,他们听我说到壮阳草就两眼放光,私下里都问我这壮阳草怎样才能找到.现在男人都退化了,我估计他们肯定有阳痿的毛病。我比他们都大,可是我没有,这说明什么,说明我还不老.
好好好,你是出了名的老顽童,你不老,我老了行不行,那年我都快五十还跑到医院打胎,没被人笑死,能活下来,就算荣幸,你还想让我再打一胎不成?”
李大伟还想再说什么。老伴用手止住了他,示意门外有响声.
她屏声静气,偏着头,斜睨着眼,耳朵专注地听外面的响声.李大伟也听到了。外面脚步声嘈杂,还伴有同样嘈杂的人声.
外面真的围了不少人,全是李镇的.每人手上都握着一把青草.虽然都是青草,却有着不同的色泽和形状。青草是刚拔下来的,空气中散发着露珠和泥土的气息.李大伟和老伴站在门口,两人都眯着眼,有些纳闷地看着那些期待和兴奋的面孔。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李大爷,我们想请您鉴定一下,谁手上拿的是您说的那种壮阳草,听说省城来的高总要高价收购,您帮我们鉴定鉴定.”
人群后面有人说话.阳光狡黠地从街对面低矮的屋顶直刺过来,逼住了李大伟的眼睛,他眯着眼,看不到后面是谁在说话。他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人们手上的青草说,不是,你们手上的都不是.
那些期待和兴奋的面孔立即就显出了失望,接着就有混乱和不满的议论此起彼伏地蔓延起来.
“告诉您,我们把独山坡上的各种草都弄来了,肯定有一样是的,您是故意不告诉我们吧.”
“您该不是想一个人独吞吧.”
“别瞎说,李大爷要是独吞早就吞了,李大爷可是有情有义的好人,是吧李大爷?”
李大伟说,我的话,是真的,你们不相信,我有什么办法?
他老伴往前冲了一步说,你们听说高总要高价收购,你们就问高总去,跑我家来干什么?上个月是谁往我们家院子里扔臭大粪?站出来!谁敢站出来我们老头子就告诉他,是谁?站出来呀,怎么都不敢站出来了?
“扔大粪的人不在这儿,我们都是没扔大粪的。”
声音仍然是从后面传出的。李大伟说那好,远了我看不清,你们过来,让我仔细看看你们手中的草. 等人们走近聚拢,还没站定,哗地一盆水洋洋洒洒地劈面泼来.人们没注意到院子的花架边就有一只脸盆,脸盆中是满满一盆水,那盆水就在李大伟的手边.躲避的本能驱使着人们纷纭四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