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诺苏


□ 吉狄兆林(彝族)

风要我黑,我就黑

  我的黑,和火塘边的锅庄的黑是一个妈生的

  我不说

  我是死了,要用火烧掉的人

  雨要我白,我就白

  我的白,是绕山的游云白给太阳看的那种白

  我不说

  我是死了,要葬在那山顶上的人

  为什么我的眼里不含泪水

  因为我的名字叫诺苏①

  原 野

  不期而至的一阵雨中,我看见

  一只黑羊孤独地站在树下听雨

  我停住匆忙的脚步,喊:谁的羊?

  这是谁丢的羊?

  羊也看见了我,但不认识我

  更不知道

  这里是我的火草尔村

  那棵树还曾经被我当成父亲看了一年

  又一年。我的呼唤

  没有得到回答

  加上它对着我摇头

  再摇头,我终于明白:这听雨的羊是羊自己的羊

  剩下的路上,我没有再走那么快

  我在想,我是谁的羊?

  牧羊曲

  看见一只羊打败一只羊

  我的身上

  属于父亲的部分,就傻笑

  看见一只羊被一只羊打败我的身上

  属于母亲的部分,就会疼

  经常地傻笑

  经常地疼

  我就成了现在这模样

  我觉得寂寞

  无事可做的日子

  我总是拿自己的身体

  土豆一样卑贱而结实的身体开玩笑

  比如明知故问:“你是谁?

  为什么还不死?”

  他总是答非所问

  他的强项是劳动,并且

  能够与周围的劳动人民打成一片

  和捡饭吃的傻巴达哥也亲得就像一家人

  “给我顶住。”我说

  我觉得我比他,高,至少一厘米

  我觉得我统治着一个土崩瓦解前的王朝

  我觉得寂寞

  庆 祝

  为了庆祝同一个家族的弟兄,幸福地相聚

  我杀过大公鸡。我总是把鸡头,献给最年长

  的人

  请他代表大家,把最温文尔雅的吃相

  展示给五百年前的吉狄②,一千年前的古伙③

  甚至一万年前的笃姆④看。因为我

  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们的存在;因为这一点

  永远是我,继续做人的基础

  为了庆祝一年一度的火把节,欢乐的火把节

  我杀过大骟羊。我总是把羊头,挂在堂屋

  最显眼的地方,还要告诉儿子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