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百年来的魂牵梦萦


□ 汪应果 颜 杰

百年来的魂牵梦萦
汪应果 颜 杰

汪应果先生是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教授中国现代文学多年。其祖父参加过甲午海战,父亲一百年前曾率舰巡守南中国海。在课堂上,汪老师从不提及这些令他魂牵梦萦的旧事,退休后他开始收集资料,准备写系列小说《百年海梦》。三年后的今天,以他父辈投身海军、报国图强的历史事实为主线的纪实小说《海殇》面世,这是《百年海梦》系列的第一部,也是关于中国海军史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开炮!把它轰了

我对爷爷的记忆只有一句话,那是当年提起爷爷时母亲随口说了句:“甲午海战他也打过。”我那时候太小了,也不知道甲午海战是什么意思,没多问。我后来很后悔。
我父亲汪克东是1902年江南水师学堂第三期驾驶班毕业生。江南水师学堂一共七届,不到200名,却人才辈出,像后来最早率清军水师起义的朱孝先,抗战胜利赴广东接收日军海军舰艇和军需仓库的一代名将吴振南,中华民国海军总长陈绍宽。鲁迅也是这个学堂的,低我父亲两届。
父亲毕业后,被萨镇冰看中,到烟台海军学堂做教习(教员)。校长是萨镇冰,教务长是谢葆璋,就是作家谢冰心的父亲。父亲跟他们一起参加了创建学堂的工作。烟台海军学堂后来为中国培养了大量的海军人才,民国时期的很多海军将领都是这个学堂毕业的,包括萨镇冰的侄孙、后来指挥中山舰的萨师俊。

甲午海战之后,清朝政府只保留了四艘巡洋舰:海圻,海容、海琛和海筹。那时萨镇冰、谢葆璋还兼任着“海圻”号的舰长和副舰长。这艘军舰是英国造的,为大清帝国当时最大的巡洋舰,吃水4300多吨。我父亲就跟谢葆璋常常上“海圻”号去操作,直到1906年父亲到“海容”号任帮带。那年“海容”号做了一件大事,萨镇冰派父亲到南中国海巡守,驱逐盘踞在东沙、南沙主要来自日本的海盗。为紧跟其后的大规模海事外交活动做前期准备。
这里需要交待一个历史背景:日本明治维新后,废除了武士制度,于是大批破产的日本武士就跑到南中国海来淘金、落草,大肆掠夺我国海产资源,进行资本的原始积累。其中有一个叫西则吉次,占了东沙群岛,擅自改名为“西则岛”。当时日本的海盗一方面保护西则吉次这样的商人占领岛屿,一方面抢掠、破坏我国从南中国海进出的海上贸易,对我国的海权造成极大的危害。
甲午海战之后的中日海疆斗争转移到了南中国海,我父亲的任务就是把他们赶走。他后来对我讲:“跟海盗船打仗的时候,他们的炮口一亮,我就知道对方能不能打到我!然后,我就喊:‘开炮!’把它轰了。”
百年来的魂牵梦萦图片1
没有1906年的“南巡”海战,1907年的大动作是不可能完成的。1907年我父亲为“海琛”号帮带,慈禧太后接受萨镇冰的建议,派海容、海筹、海圻、海琛从安南(越南)、东印度群岛、菲律宾等地进行环南中国海的U字形大包抄,目的是宣示我对南中国海的主权,驱逐海匪。当年包括西则吉次在内的日本人就全部撤回去了。此后我父亲连升两级,担任长江舰队的参领,正三品,相当于舰队的总参谋长。

平生大志消磨尽

1911年父亲响应辛亥革命,起义归制中华民国。孙中山非常重视海军,他定都南京讲过这么一句话:定都北京属于农牧保守心态;定都南京是海洋心态。
南京是中国的“海军之都”,在中国历史上,有两次大的海军行动,都是发生在南京,而每一次都遥遥领先于世界。第一次是孙权派军舰拿下夷洲(台湾),第二次是明朝的郑和下西洋,以后国民政府的海军部也设在这里。但是海军很快就成了军阀混战的工具。段祺瑞的北洋政府还曾邀请萨镇冰任海军总司令,他不干,我父亲是他的参谋长兼副官,也不干了。他们是希望海军保卫祖国的海疆,不是用来帮助军阀混战的。
中华民国的海军比清朝的海军还要差,差到什么程度?抗日战争开始时,中国海军吨位6万吨,日本60万吨,1比10!这6万吨还包括海圻、海容、海琛、海筹,加起来就一万四千吨,剩下的就是一些老掉牙的炮舰。这批舰船后来统统被炸沉在江阴当时日本炮艇、商船在长江横行无阻,陈绍宽曾请教过我父亲(大概是因为我父亲曾是长江舰队的参谋长,对长江水情熟悉的缘故吧),最后决定将那批舰船炸沉在江阴,以截断滞留在长江江面上的大量日舰的逃路。但由于蒋介石的军事会议泄密,让日本船舰都跑光了,但这次行动也阻止了日舰之后沿长江长驱直入,保证了国民政府的转移。后来就剩一条中山舰,也被日本飞机炸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