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这就是生活(六)


□ [法]韩怀远

画家张寒柏

寒柏,寒柏,你先听听人家的名字,岁寒三友里那个画柏树的,能不厉害吗。老张来法国以前曾是《解放军文艺》杂志社的摄影记者,在他那个圈子里有一定的知名度。哪天你闲下来时去国家图书馆查一下七八年前后一种叫《摄影家》的杂志,首期刊物创始人一栏里应该能看见张寒柏这个名字。
搞摄影的以前比现在牛,随便拿张照片在你我面前一晃,然后强调一下焦距光圈什么的,弄得咱云里雾里的。自打有了傻瓜相机后,搞摄影的那些家伙炫耀的重点明显变了,他们喜欢抖出些什么审美度啦,景象的捕捉啦,还有什么社会的定格,说到底还是要表明他们跟咱们不一样。
一九九三年初秋的一天,老张去香山拍景,事实上也就是背着相机,穿着个到处都能装胶卷的那种背心去郊区呼吸新鲜空气。等到夕阳西下漫山红遍时,老张的镜头里突然闯进一个天使般的外国女孩子。那是个法国姑娘,中文名字叫戴碧,巴黎东方语言学院中文系的博士生,研究诗人王勃的,当时正在北大进修中文。戴碧这姑娘长得苗条清秀,鼻梁高高的,眼睛深深的,嘴唇儿俏俏的,很耐看。
搞摄影的对进入镜头的景物是很挑剔的,可一旦合其味,那是绝对会及时捕捉的。当时没犹豫,说自己是摄影记者,问可不可以给法国姑娘拍几张特写。漂亮女孩儿没有不喜欢照相的,爽爽快快答应了。接下来老张自然是来了情绪,有几张照片竟然是单腿跪在地上斜着照的。按理说这站在原地随便照上几张逗外国女孩高兴一下也就完了,哪儿能想到老张竟如此投入,好几次离开路边,拉着人家法国姑娘的手上到挺难上的地方拍。咱男人们也许都这德行,老张给他老爹照相也不见得下过这工夫。拍得差不多了,老张希望戴碧能留下地址,说过几天把照片给送过去。你看,又来了,他老婆让他出去打瓶醋你能想像出老张那懒熊样儿,可给女孩子照了相还自己提出来给人家送去。这要换了咱俩,最多也就请那姑娘过来吃顿饭,然后顺便把照片交给她,用得着那么犯贱还给人家送过去吗。
三个月之后,戴碧跟老张已经是谁也离不开谁了。又是三个月之后,两个人决定一起回法国。看来如果做事以三个月为周期的话,谁也拦不住。还有就是像咱们这种年龄大了点的男人,如果想讨年轻女孩子喜欢的话,一是要大胆,二是要大方,再就是没事的时候常去香山转转。
两个人先回到巴黎,因为戴碧的论文答辩还需要等些日子,在巴黎那几个月,老张给戴碧花了不少钱,两个人经常去好饭店,有段时间还住过高级宾馆。这也许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老张是艺术家,艺术家来到了艺术之都,不怕以后没饭吃,而对戴碧来说,有个中国文学博士在手,床头上再睡个中国男人,以后的路也宽着呢。
在巴黎那段时间,老张除了逛书店,看影展和到处走走外,还顺便了解了一下他那个行当的生存状况。大致上,活得比较滋润潇洒的有两种人,一种是那些专业杂志或图片社的摄影师,这些人,你叫他艺术家也行,你叫他记者也行,反正有固定工资,挺牛的;另一种是那些所谓的独立摄影家,这些人凭名气吃饭,他们的作品按张论价,也他妈挺横的。老张也试着跟一些专业杂志接触过,知道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人家也都挺客气,可一看简历,知道这是个要像爷一样敬起来的主儿,马上就不再谈了。世界上的事儿就是这样,长着个当爷的脸儿,想当孙子还没那么容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