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南方书


□ 汗 漫


植物园

市区西南角有上海市惟一的植物园。周末,携妻、子,执地图,背食品,乘地铁、轻轨、公共汽车,辗转来到植物园,如同进行一场短暂的避难,又仿佛探亲——探望亲爱的植物们。
园内游人众多。若干穿白色婚纱的新娘与穿燕尾服的新郎一一对应,在松竹梅兰之间作亲爱状,被手持照相机、反光板、化妆盒的一群艺术家或生意人捕捉最动人的瞬间,美好,辛苦。倒是那些一对对粗服乱发、斜依横卧的男女在草地林间无拘无束拥抱亲吻,反显露出与植物园粗犷风格相协调的质朴动人。树密花香之地往往有“儿童不宜”的画面显现。我超前预感,别有用心,带幼儿绕行,省略许多大好风光,依时时猝不及防撞上正在做人工呼吸训练的恋人。好在九岁幼子尚能做到视若无睹,专注于树梢上的鸟巢和风声、林间空地里的阳光和蘑菇、湖上的荷叶和蛙鸣、天上的纸鸢和云朵⋯⋯以及来自俄罗斯、荷兰、蒙古和《堂吉诃德》的风车。我暗舒一口气,窃以为可能是电视中屡见不鲜的男欢女爱,反而使一个男孩增强了“免疫力”吧?
据说,巴黎一家电视台专门为儿童开辟频道,为未成年人讲述成年人们的新闻。这种做法大约也像上海这座城市开辟一个植物园,其意图皆在于拉开与现实生活的距离。但既属尘世而非仙界,上海植物园、巴黎电视台儿童频道与日常生活就不可能绝缘、与男女情事也就不可能无关。君不见,动画片中的动物不也在与人类一样谈情说爱、插足私奔吗?想到这里,不禁怀疑儿子的“视若无睹”是不是一种安慰老爸的狡猾。恰巧此时有一妖娆少妇携一漂亮女孩从小木桥上袅袅婷婷而来,同时吸摄我和儿子的视线,只是各自的兴奋点略有不同。妻子及时推了推我,低声嗔怒:“喂!别那么孩子气了。”转而笑语:“瞧咱儿子,长大了!”我被她一前一后两种表述搞得很惭愧。
转眼间,儿子移情别恋,吵闹着要去河边钓鱼,之后就在厚厚落叶腐殖层中寻找可作诱饵的蚯蚓。我稍稍释然。独自去植物园僻静的一角,与一大片矮小、散发香气的草药植物相遇相识,不禁被它们的“名片”——小木板上标明的草药名字深深吸引:“半夏”——夏天的一半,人到中年?“当归”——一个沉浸于漫游而被母亲思念的浪子?“车前草”——绿色的马,拉着花朵的车;“南天星”——南方的星空,大地之上一部分植物们的反光和倒影;“益母草”——有益于女人们的草,好男人的另一种面貌;“薄荷”——薄薄的荷塘,薄薄的荷香,薄薄的夏日;“灯芯”——大地之灯的核心,握着一棵白色灯芯的人有可能是一位灯神!“大黄”——黄氏家族中的长子,我们单位黄小姐的兄长;“鱼腥草”——我儿子姓名“余行早”的谐音和回声,淡淡散发鱼的腥味,像余行早淡淡散发汗味——如果摒弃某些躁动和欲望,我有没有可能成为一种植物的父亲?
寻找一处绿风如酒的佳处独自卧下,读若干章明清时代散淡的小品——在植物园中不宜读社论,不宜读福尔摩斯、金庸,而只宜于与张岱、沈三白、袁中郎等二三素心人相知相亲。困了,释卷入眠,鼻子嗅着泥土和草叶的清香,有助于作一个虫子类型的梦——竟真的梦见了一地露水、三只美丽的七星瓢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