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惩罚


□ 王 手

惩罚
王 手

  王 手 男,浙江温州市人。写小说多年,作品散见于《收获》《当代》《人民文学》《钟山》等刊。
  
  具体地说,李红旗这个名字是有来由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叫李红旗的,这和小城的一个独特的现象有关。小城有许多喜欢打架的人,打得好的,或者是某一方面的头头,大家就叫他红旗。
  当时李红旗还在南郊一带做散工,做的是竹器行当,比如竹椅、竹床、竹篮、竹饭蒸、竹水勺等。工场租在农民的房子里。南郊一带的农民房子有个特色,像一个凹字,三面是房子,那凹进去的便是道坛,也有叫天井的。
  工场前面的道坛是个习武的场所,三三五五的摆着水泥浇铸的哑铃。南郊的农民喜欢扳手,所以也偏爱练二头肌,觉得扳手和二头肌有关,一个个练得两臂威猛,像青蟹一样。李红旗当时算有力的,也喜欢哑铃,有事没事在道坛里舞弄。不过他知道协调,练二头肌,也练三角肌,也练胸大肌,也练背阔肌,也蹲腿。还琢磨出一些技巧,比如怎样运用二头肌、三角肌、胸大肌的力一起扳手,比如怎样在力量悬殊的扳手时“金蝉脱壳”,不至于被人抓住扳死。
  有一次,工场的房东出了一个意外,在乡下扫墓回来时和别人为争一条船起了口角,他说他先,对方说自己先,双方互不相让。但房东这边占了人多,稍稍的有点优势。对方无奈就吃了眼前亏,硬是把怒气咽下,但也放出话来说,有本事报上姓名住址,晚上不在家等狗生。这话房东这边也不要听,也接住说,我等着,你不过来也狗生。
  那天晚上,发誓的对方真的攻了过来。这边也早有准备,战场摆在前面的马路上,马上就对峙起来。小城的打架有许多规矩,比如攻的一方可优先挑一种过招形式,这规矩似乎有一定的道理,像古时候战场上的单挑,意在提倡硬码,不是乱来。对方挑了扳手,也许对方那地段也流行这个。房东这边稍稍有点迟疑,想自己左右谁扳手好呢?有人在黑暗里悄悄提醒,说,工场的李红旗可以应对。于是,就拼命差了人去请。
  李红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扳手是个娱乐,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懵懵懂懂的去了。战场上,一张小方桌已摆了起来,方桌后早立了一人,手大脖子粗,一看就是个有力的家伙。李红旗也不管对方怎么看他,反正这场合已没有退身的余地了,也就抱了拳,象征性的拱了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然后蹲了马步,握好桌角,捉住了手。
  事情就是在这时候发生了变化,对方没有用力,却惊讶地啊了一声,撒开手说,不扳了不扳了。对方的伙计也觉得奇怪,一个个张了嘴,好像在问他为什么为什么?那人说,我扳过这么多手力,从没碰到过这种手的,它这是化骨为绵嘛,这样的手怎么好扳呢?要扳也扳不赢的。都说男人绵手是有名堂的,是内功深厚的表现。李红旗后来说,我也莫名其妙,我有什么内功呢?笑话,会缩手倒是真的。
  一场剑拔弩张的过招就这样结束了,接下来的规矩是,放弃的一方拿出三十元钱请一场唱词,算和好,也表示双方成了朋友。李红旗就是这时候叫起来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