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西凉(外二篇)


□ 刘梅花

  刘梅花 原名刘玫华。一九七二年十二月生。二〇〇〇年开始散文和散文诗写作。作品陆续发表于《甘肃法制报》《散文诗》《散文百家》《岁月》《阳关》《武威日报》《华商报》《西凉文学》等报刊,其中有作品被《青年文摘》转载。
  
  千年的千年,是个什么样的概念?不知道。我觉得几百年已经很漫长了,几十年都快沧桑了。
  但我是宿命的。相信这个古城亘古的岁月里,肯定有我的思绪会抵达它的内心,我的脚步将会游移于它洁净的肌肤。
  它会等我的,无论这一天有多遥远,注定它要等待。等待一个晚风里拾秋叶,晓起又煮清茶的小女子。瞬间是一念,千年是一等。
  我凝视着西凉古城的时候,是在这个初秋的天气里,日头古老的手,轻抚我沾着汗水的发丝。一座古城,以一种固有的文化气息,积淀了岁月的深邃。温软,却又粗砺。
  
  文庙,青瓦的屋脊沉红的墙
  
  曾有一个梦。说不清是多久了,总之是隔了一年又一年的旧梦。和所有的梦一样,醒来时只用几秒钟回想,然后又用几秒钟忘记。最后,清净内心,搬运下一个新梦。
  但是,这天我走到文庙门口的时候,那个梦倏然的,一下子,弹在眼前:连初阳都是一样的,连走动的行人都是一样的,连落去的那瓣花在柔风里滚动的小模样都是一样的,连升腾起的热气举在文庙上空的形态都是一样的。我在门口徘徊好久,驾驭那满心的惊讶。
  红墙青瓦,很民间的颜色。碧木盆花,很家常的味道。可是,又不一样的。红墙,是凝重的那种,是被岁月层层翻阅后的那抹古色。那青瓦,端庄而古朴,落满青苔的潮气。
  树呢,是古古的,谦谦的绿着一个独有的姿态。不像我常见的别处的树木,都是大咧咧的绿给你看,一点儿也不含蓄。雨水多,就给你把绿意全抖出来。天要是旱,就蔫给你瞧,摆出呆兮兮的模样,多么浮浅的样子。
  此处的树木,绿着,且淡泊的古典着,风雅着。那种绿,是经过千年古文化熏过的厚重,是千年的日头晒得不曾褪色的碧。有风踩着阳光慢慢走来,一树的叶子微微摇晃。我想这儿的每棵树,都可以吟诵卷卷古风。之乎者也的韵律在无声的抑扬顿挫,大智而不若愚。
  那墙的颜色,红的深沉。即便入梦,也是那种透彻,没有一点点的浮。盆里的花呢,开得正酣,却是种素面朝天的红,仿佛是从古城的内心一点点唤出的颜色,纯正,厚实,绝无浓艳的意思。倒是有些开在如此厚重文化氛围里的显赫,与众不同。
  这花如果开在市井,肯定会开成一种招摇的姿势。若开在乡野,也只会循入淡淡疏篱间,开不开都不会有人在意的。就算偶有才子相逢,喜欢它轻雾欲遮的娇俏模样,顶多也就是为它挥一首诗缠绵一番,注定还是要离去的。留下花朵兀自惆怅。
  那么,开在文庙的花朵就很有福了。清雅的,约略有些庄重的,在古文化气息里舒展花瓣。生活在平平仄仄的空气里,多么的嫣然而洁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