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拜读柳树


□ 泮庆荣

  对柳树的喜爱,缘于儿时。原因简单,莫过有二:一是偷懒,二是贪玩。
  说起偷懒,我需大致做一个小小的交代,我四岁随父母从山东搬到黑龙江,辽阔的黑土地上奔跑着我欢快的童年和少年。八十年代初期,在我们这里上传下达的政策就是“植树造林、造福后代”。云集响应之后,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场异常壮观的劳动场景:漫山遍野,男女老幼,掂锨举镐……快乐如羔羊的我,当然也融入其中。可劳动毕竟是心血和汗水的付出,与游戏绝然有别,不到两个钟头,我就厌倦了。按要求,为白杨、松柏、桦树刨的坑要大要深。从队长在一旁煞有介事的指挥中我得知还有十几卡车的树苗正运在途中。天哪,上不封顶的树苗,上不封顶的坑,又怎能不让年仅九岁的我望而生畏?为不让我打退堂鼓,为让我也能为这个家挣上几个工分,父亲带我到队长那儿领了一捆柳树苗子,并用斩刀将柳条斩成一节一节的,约摸拃码长,嘱我插到房前屋后或渠头塘边。我在发现种植柳树的奇异特性之外,更多的是让我看到了自身的价值,找回了自信。
  说起贪玩,则有趣无比。我与伙伴很会恰到好处地把握住那个时令,总会在柳枝泛青的当儿,取段儿下来,做顺时针轻轻旋拧,然后抽出润湿的杆条,将退下的皮筒一端用指甲轻轻一刮,随着唇儿的一翕一合,你就听吧,悠扬的笛音早已一路顺风传向了春的深处。就是在草木疯长的夏季,柳树同样能让我找到生活的韵致。我常常在帮母亲放鸭之际,任小鸭在河塘嘻戏,而我则自寻我之乐。塘边婆娑纷披的柳枝常常让我灵感大发,凭藉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美的源泉,编副帽檐戴在头上,编只花篮挎在身上,偶尔再点缀几朵小野花,那种情致,那种韵味,用一句老土话来概括——美死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似乎渐渐远离了那些曾经朝夕相伴的柳树,我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了对理想和梦想的追求上。在汲取知识甘露的同时,我这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的女儿也在与命运博弈。然而,我的命运并没有峰回路转。在我梦想破灭后,在一个孤寂的黄昏,我独自一人伫立在柳树下,望着十年前自己亲手栽植的柳树,如今已“万条垂下绿丝绦”了,心中不禁无限感慨……
  “大姐姐,我们老师说‘柳树每天都在钓云朵、钓太阳、钓星星、钓月亮’,你说是吗?”邻居家的小妹妹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后,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在我那张茫然的脸上找寻着答案。我忙俯身下去,深深地点了点头。我知道,小妹妹学到《柳树》这篇课文了。
  “老师还说‘柳树认真,从早钓到晚,能吃苦,不灰心……’”小妹妹的话让我心头一颤,面对绿色的“钓线”,越钓越多,越垂越长,我找回了一种曾经失落的执著,找回了曾经驻留我心中的永不言弃和永不言败。
  柳树,虽没有松树伟岸挺拔,但柳树的百折不挠,柳树的外柔内刚性格,在我懵懂无知的童年和少年,就这样潜移默化地融入了我的血液和心灵。我知道,这是一种不露声色的渗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