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意见箱


羊白

  因为我发表过一些文章,在倒了十几年的夜班后,领导慧眼识珠,把我调到了厂党委宣传部。工友们都夸我,说我功夫不负有心人,凭着自己的努力,总算是谋到了一个轻巧体面的职位。我满脸堆笑,欣然接受他们的祝贺和羡慕。

  和车间比起来,宣传部的工作悠闲多了。然而一旦忙起来又非常紧迫,如同台风来临,必须刻不容缓地运动起来,轰轰烈烈地有所应对。就说昨天中午吧,突然接到电话,说市领导明天要来我厂视察工作。

  厂长把我们宣传部的人召集过去,要我们严阵以待,立即行动起来,写标语,挂条幅。并吩咐各部门全面细致地打扫卫生。

  忙到快下班。门卫老刘过来汇报,说挂在门口的意见箱风吹雨淋的,已经破烂不堪,实在有碍形象,要不要摘下来?

  部长让我去请示厂长。厂长果断地说:“不行,在任何时候,民主不能丢嘛。”

  我说:“现在重新做一个,怕是来不及了。”

  厂长说:“这么吧,取下来,重新刷一遍油漆。”

  我如实汇报:“老刘说,那意见箱上的锁已经锈成了铁疙瘩。”

  厂长手一挥,“砸了,换把新的。”

  我去照办。连砸带撬,意见箱终于打开了。多年不开,里面竟成了虫子们的乐园,狼藉不堪。令我吃惊的是,里面竟然有许多信。一直以为意见箱只不过是个摆设,没人当真的,居然还真有主人翁精神的人!

  我大致看了看,各式各样的信封都有,都是写给厂长的,有的还特别厚,里面像是装着什么材料。因为多年不见天日,都潮乎乎的,粘在了一起,被虫子一咬,就像是一堆破棉絮。

  我不敢擅自处理,请示部长,要不要给厂长拿过去?

  部长抽闷烟,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

  考虑了好半天,部长徐徐说:“这可都是宝贝,是我们厂第一手的‘民主与自由’,不能扼杀。说不定还要保存呢。拿过去。包好给厂长拿过去。”

  我一路小跑,又来到厂长办公室。厂长正在看厂区地图,挺肚抹腰,夹支烟,像个运筹帷幄的将军。我不敢贸然打搅,小兵一样肃立在门口。

  厂长突然扭转头,注视我。

  我把包好的“民主与自由”呈递上去,等待处理结果。

  厂长显得很生气,皱着眉说:“都脏成这样了,还拿来干什么?扔掉!”

  我抱着“破棉絮”灰溜溜地退了出来。刚走几步,厂长又把我叫回,示意我放下,先去忙,还是由他自己来处理吧。

  我舒一口气,及时向部长汇报完情况,便去收拾那个破烂的意见箱。一直忙到了晚上八点多。重新油漆换锁后,意见箱焕然一新。我把新意见箱挂在厂门口最醒目的位置,堂堂正正的,左看右看,确实是好看!

  我回到家,才准备泡碗方便面,厂长打来电话,问我意见箱处理好没有?我说漂亮极了,草绿色的,比邮局的邮箱都气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