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法律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泼妇”刘丽萍的维权之路


□ 杨建民


“泼妇”刘丽萍的维权之路图片1
平静的海水,不平静的权益之争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用李白的这个诗句来形容安康村村民的维权之路,也许并不过分。而安康村一个普通的渔家妇女刘丽萍,则又是处于安康村渔民维权抗争之风口浪尖上的一个风云人物。这个人不出众、貌不惊人、身高一米五几、多少年来一直围着锅台转的家庭妇女,现在在安康村是一个一呼百应的领军人物,即使是安康村的书记村长,也难在百姓中享有她那样的声望。
但是对于另一类群体,她又是一个“泼妇”,“泼”得让人头疼:不听吆喝,不服使唤,软硬不吃,打抓不怕,越是不想让她知道的她偏要知道,越是不想让她吱声她越要大声地喊,她所做的这一切不单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要给渔民们讨个说法。
是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了这个另类“秋菊”?话还要从十年前说起。
辽宁省东港市位于黄海西北部,与朝鲜的新义州隔鸭绿江相望,是一个人口65万的县级市,隶属丹东管辖。在东港市沿海,有八个完全靠渔业为生的渔业村,安康村就是其中之一。他们没有土地,赖以生存的惟一资源就是海洋,但是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他们的主要捕捞区域大部分在朝鲜领海附近,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之前,海域区分及控制并不严格,中朝两国渔民可以自由出入捕捞,安康村是个渔业大村,在捕捞业最好的时期曾拥有多达400多条渔船,曾经是东港市有名的富裕村。
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后,双方边境控制趋严,再加上过度捕捞导致的海洋资源日益减少,这些纯粹以捕鱼为生的渔民,其生存环境一下子变得严峻起来,不得已转向以前看不上眼儿的滩涂和浅海养殖。为了让这些没有土地的渔民维持生计,1994年东港市政府将其所有的36万亩浅海水域,划归给这些纯渔业村用于养殖,为渔民开辟新的生存空间。但是,政策执行到下边就走了样。
事实是:东港市这八个渔业村总共只拿到8.5万亩浅海水域,安康村从中分到1.5万亩,另有27万多亩被东港市党政机关及其属下的事业单位截留瓜分。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安康村分到的这1.5万亩浅海水域在当时成了“高度机密”,安康村村民在此后九年多的时间里对此一无所知,直到2003年才知道真相。而揭开这一谜底的,就是刘丽萍。为此,她付出了痛苦的代价。

零度生存空间下的呐喊

见到刘丽萍是在她家里,这时的刘丽萍已经是安康村的村长夫人了,这是记者见到的最穷的村长住宅:没有院墙,没有大门,只有数米长东倒西歪的篱笆。家里没人,没有任何防护的窗子大敞着,房门上没有锁,任何人都可以从从容容地进到她的房间,拿走任何想要的东西,对此,刘丽萍毫不在意,因为她家除了一台旧电视,没有一件能让小偷看得上眼的东西。
记者在她家里等了有半个小时,刘丽萍进来了,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她吊在领子上的那枝硕大的钢笔。村里人说,刘丽萍没上过几年学,却总爱边说边用笔在纸上比画,别看她文化不高,说起话来却是滔滔不绝,伶牙俐齿:
“去年年初,我隐隐约约听人讲起安康村曾经于1994年至1997年间分两次分得1.5万亩浅海,被前任村长伙同当时的管理区主任高俊秘密发包,我就去找前任村委和前任管理区主任高俊问个究竟,但是问谁谁都不告诉我,我通过种种努力最后在一个朋友那里得到了政府颁发的安康村拥有这片浅海证明的执照,这后来成为我挨整的祸根。
“拿到了文件,我就开始到市政府上访,想问清楚安康村的这片浅海哪里去了?谁在经营?为什么安康村二十年的账目从来不向村民公开?村子里现在3000万元的银行债务是怎么负上的?没有人回答我,起先是我自己去,慢慢的不少村民加入到上访的队伍。去市政府多少次,我已经记不清了,几乎是天天吧,去年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别人都在过节,我自己在市政府大门口站了一天。
“因为上访,我被拘留过两次,第一次在警车上,我被打得尿了裤子,我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是‘你那个执照是哪里来的’,这是我死也不能说的,人家冒着生命危险帮助我,我不能出卖人家,到现在我也在保守这个秘密。
“在拘留所,我绝过食,十五天后放我出来,第二天我又去了市政府,这1.5万亩浅海也有我一份,为什么问一问都不行?这件事老百姓不应该知道吗?百姓心里有杆秤,这片浅海仅以每亩每年6元钱的超低价发包,谁在这方面起了作用,谁拿了黑钱,百姓心里清楚,他们自己也清楚,这就是所有信息不能向村民公开的原因。”
刘丽萍指责说:“从去年起,村里的账目由新兴管理区直接掌管,村里二十年来的账目不公开,以前是村委会的责任,现在是管理区的责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方圆 2004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